水族造景分析:流木計畫

作者:Art Pennom(美國 APC 水草論壇創辦人)
翻譯:Erich Sia


前言

這一回,
我很榮幸能夠分析波蘭水族造景師 Pawel Mielniczek 的作品「流木計畫(Project Ryuboku)」。
當我看到他在水族造景世界(Aquascaping World)論壇裡貼出時,
那種多種風格、簡潔和開放的融合方式迷住了我。
我立刻就和他聯繫,
看看是否有機會能夠加以分析。

遇到沉木和岩石同時出現並且形成硬景觀,
水族造景世界對於「流木(Ryuboku)」一詞的使用是越來越頻繁。
流木在日語的意思是沉木。
我個人的看法是,
這其實不是另一種不同的水族造景風格,
而更像是在某種風格內所運用的技術。
在這個水族造景內,
Pawel 以非常熟練的技巧運用這個技術來刻畫出一個美妙的景觀。

本次分析的內文有好幾千字,
算是相當長的一個。
先備好一杯自己喜歡的咖啡或茶,
啤酒也可以,
放輕鬆坐好囉。


受限於時間的簡短總結

對我而言,
「流木計畫」所使用的鐵皇冠,
對於傳遞出那種狂野且自然的樣貌,
可說是至關重要的。
水草纖細的葉片提供了很好看的紋理。
我很欣賞 Pawel 的定力,
只用了非常少的水草品種,
就讓整體的水族造景看起來很自然。
如果水族造景師想營造的是狂野的樣貌,
運用太多的水草品種,
將使得藝術作品看起來更像是一團失控的混亂,
這種混亂在大自然裡我們是絕對找不到的。

流木(沉木)的使用促進了自然的感覺,
同時提供水草某些支柱。
我發覺 Pawel 所使用的流木數量很可觀,
因為大量的流木增加了創作水族造景的難度。
不過,
從大量流木在最後成果所提供的複雜性來看,
這樣的做法是很值得的。
右上方很巧妙地放置了一根較粗的流木,
創造出一個次要聚焦點,
增添了觀賞者的興致。

Pawel 對於色彩的運用方式,
使得最終成果看起來很自然且愉悅。
透過鄰近色彩的使用,
將對比性保持在最低的程度。
興致實際上是從佈景的結構產生的,
大都是透過鐵皇冠的運用。
對於在背景添加了紅色水草的做法,
是否令水族造景更加的有活力,
我覺得至今還有爭議。
答案或許是肯定的,
但是這可能改變了 Pawel 原本想追求的那種感覺。

終究,
「流木計畫」吸收了多種風格進而轉變成與眾不同且新穎的作法,
是混合水族造景的一個優秀案例。
我在這個造景很明確地看見了一些自然水族風格的外觀,
大量的水草就像是森林中聳立在樹幹上的樹冠層;
魚隻則像是表現出鳥類的移動和規模。
然而,
這個作品也具備生境風格的意味,
因為水草品種的選用很少,
而鄰近的色彩使得造景看起來非常的自然,
就像是一個真正的棲息地樣貌。
最後,
強烈的三角型佈景方式,
很清楚地顯示出 Pawel 運用這種風格來當作構圖架構的意圖。


最初印象

我們在欣賞一個水族造景時,
第一個會想到的事是甚麼?
這是我們必須捫心自問的。
就我自己而言,
我第一個閃過的字眼就是「三角型」。
我經常寫道,
我們的大腦與生俱來會以三角型來思考,
而「流木計畫」的模式當然就是個三角型的佈景。
事實上,
我會說,
這個造景很接近教科書裡的範例,
具備了三角型的佈景,
以及負空間(留白)和正空間(填滿)之間的正確平衡。

我所感受到的第二件事是這個作品的簡單性。
這個水族造景運用很少的水草品種,
來傳達一種更為自然的感覺。
同時,
前景、中景和後景的區隔也很明確且容易辨識。
這並不是個很複雜的構圖,
尤其是佈景非常依賴單一個向右傾斜的三角型。
同樣的,
色彩種類也保持在一種最低的限度,
主要是綠色和黃色。
鄰近色彩如綠色和黃色,
彼此之間很和諧並傳遞出一種平靜與歸屬感的感覺。

當我的左腦開始發揮作用時,
我便問自己,
Pawel 所採用的是哪一種風格?
在我看來不是很明確,
因為 Pawel 取材自多種風格。
我認為,
當我們使用了一種很強烈的組合性布景,
例如一種強烈的三角型,
水族造景的風格屬性就會變得很模糊。
在這個案例中,
我能看見暗示出是一個生境(Biotope),
裏面出現了一個河床岸邊。
為數不多的水草品種,
也是生境風格的特色。
可是,
當我注視著右側的密植水草,
以及高聳流木令人聯想起樹幹的樣貌,
這又潛藏着一個自然風格的水族缸。
我的最初印象就是,
這是個混合的水族造景,
且具備着非常強烈的三角型構圖。

最後,
我是着想像這件作品的聚焦點所在。
最初,
我認為應該是大量的鐵皇冠和黑木蕨。
可是,
我的視線被那根較粗的流木給吸引了,
那根流木突出右側 1/3 的上方,
似乎也是個聚焦點。
我認為這兩個點之間應該有些競爭關係,
我們稍後再來加以確認。

所以,
我們就來進行分析,
看看我的最初印象是否合情合理。


分析-設計元素是如何運用的

有些讀者可能是第一次看到我的水族造景分析文章,
不太清楚我的分析流程。
我的分析過程是:
遵循傳統美術品的批判方法,
介紹/描述並分析藝術家是如何運用設計的元素,
解讀並找出其含義,
最後提供某種看法或評判。
我將這些原理做了修正,
以適合淡水魚缸和水族造景的奇形怪狀。

三分法
三分法可說是真正的「經驗法則」或指引,
適用於構成視覺圖像的過程。
三分法建議,
一個圖像應想像成以兩條等距的平行線和兩條等距的垂直線劃分成九等份,
而且重要的構成元素應放置在這些線條上或線條的交叉點上。
此一技巧的支持者主張,
將物件調整至這些交叉點上,
比起只簡單地放置在中心位置,
創造出更具張力、活力並引起更大的興趣。


在上圖中我們把三分法套用至水族造景。
我們能看見,
密植的水草區域有點兒太集中了,
致使沒法均勻的分佈在左側 1/3。
左側垂直線的交叉點似乎沒有凸顯出任何的聚焦點。
還記得我所過嗎?
我覺得密植的水草區塊對我而言是個聚焦點。
那麼,
水草區塊如果往右偏移一點,
似乎意味着將會是個更有強有力的聚焦點。
這或許是我在判斷哪個是最初聚焦點時會有問題的原因,
到底是密植的水草區域?
或者是頂端的粗流木塊?

請注意看流木塊座落在右側垂直線的右邊,
如果往左邊稍微偏移靠近右側垂直線一點點,
會不會就更醒目?
可能吧。
不過那是假設 Pawel 意圖把那塊流木當作一個聚焦點。

從三分法運用的角度來看,
另一個迷住我的東西,
是這件作品描繪出一個往右傾斜的三角型。
請注意看這個三角型從左下方至右上方的斜角切線。
我相信稍後我們透過黃金三角型來討論時,
肯定能強調出來。

黃金比例
黃金比例也稱為神聖切割、黃金分割或簡單的稱為 Φ(Phi)。
黃金比例是 1:1.618 且在大自然隨處可見。
黃金比例被用於大自然、埃及人、羅馬人,
甚至是米開朗基羅(Michael Angelo)在自己所畫的「最後晚餐(Last Supper)」內(譯註:此畫應是達文西的作品)。
我在此與三分法一起運用,
試着要看看這個水族造景是否遵循着一種創作佈景,
而這種佈景很自然地與我們先天直覺或後天學習而來的愉悅感相吻合。
在水族造景之中,
黃金比例很適合用來找出作品的透視圖,
有時候還能找出對稱性與旋律。

將黃金比例套用至「流木計畫」,
我看見了 Pawel 處理得很好,
把作品較重的一邊放在右側,
而在左側則留有充分的負空間(留白)。
讀者看見了嗎?
大部分的植栽和沉木都放置在左邊垂直線的右側,
這個區域就是 1.618。

可是,
黃金比例在此沒法很清楚地界定透視圖。
有關這一點,
我會在稍後談論透視圖的時候,
再進行分析。
到目前為止,
就只看中景是如何的座落在兩個分割之間。


黃金螺旋
黃金螺旋是一種依據黃金比例為發展因子的對數。
黃金螺旋在大自然裡的海貝和螺旋狀的銀河系看得到。
在藝術的領域裏,
有時候被用來找出聚焦點。
我也是這麼的用法。
換句話說,
放置在螺旋終點位置的品項,
傾向於就是被人聚焦的地方。

正如同我們在前面談過的,
豎立在水草叢後方和上方那根較粗的流木枝幹,
我覺得是在和水草叢競爭引人注意。
我覺得那可能是這件作品裏的一個首要或次要聚焦點。
我在下圖中以橘色標示出來,
讀者以為如何?
是否有吸引讀者的目光?


我們可以看得出來,
當我們運用黃金螺旋時,
的確座落在非常靠近我們所預期看到的聚焦點。
這或許也是我為何先前要加以辯解。
從先前的三分法討論來看,
較粗的流木枝幹如果往左邊移位一點點,
或許會變成更有強烈的聚焦點。
不過,
由於這根較粗的流木枝幹很靠近我們所尋找的聚焦點,
況且也是唯一的一塊較粗流木,
這就需要我們的注意力了。

讀者認為 Pawel 是蓄意這麼做的嗎?
如果是讀者的話,
會在那裏放置一塊單獨的沉木嗎?
讀者對於這個聚焦點的看法如何?
嗯......除了疑問還是疑問。
這就是美術品分析所要做的工作!
分析就要回答讀者這些問題,
同時也要回答 Pawel 的問題。
透過藝術作品的解構過程,
我們才能發掘更深層的意義和意圖!

黃金三角型
黃金三角型是一種等腰三角形,
其中較小的一邊在黃金比例內與其側邊相鄰。
就像上面提過的其他比例一樣,
黃金三角型是一種簡單的工具,
可用來協助設置聚焦點以及構圖的擺設。
黃金三角型的交岔點可作為聚焦點。

「流木計畫」是個三角型很強烈的佈景,
所以我推測,
黃金三角型能允許我們更深入的看事情,
並且了解為何整個水族造景如此的強而有力。
我們看一看下圖,
我把黃金三角型堆疊加在水族造景之上。


還記得我們先前認為右上方那根較粗的沉木枝幹可能是個聚焦點嗎?
那麼,
請注意那塊枝幹幾乎就很準確的座落在上方的交岔點上。
這支持了我們認為那是個聚焦點的想法。
不過,
我們還是想想看。
到底 Pawel 在設置水族造景的時候,
知不知道這個位置將代表着一個聚焦點?
或者,
更可能的是,
讀者認為他之所以這麼做,
是出於直覺或經驗?
有可能,
他只是後退個幾步看看布局,
並聽由自己的直覺吧?

朋友們,
這其實並不容易呀。
我們來看看 Pawel 在建構硬景觀時所看見的模樣。
想要把那根大樹幹很精準的放在形成聚焦點的位置,
是件非常難的事。
至少,
在開始種植水草之前或者水草成長了以後,
都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做得非常的好,
Pawel,
很令人印象深刻。


既然我們在探討三角型了,
我也總愛指出一個水族造景的中心位置。
我們的聚焦點不可以位於中心點,
通常而言,
如果聚焦點位於中心點,
會產生一種平淡的構圖且缺乏活力。
請看看下圖。
如果 Pawel 把整個植栽就直接放在中心點,
讓佈景看起來更像個島嶼,
會如何呢?


透視
透視乃是物件基於其空間的分佈,
呈現給我們眼睛的方式;
或者說是在我們眼裡某個物件相對於其他物件的尺寸和位置。
對此有兩個主要的術語:
線性透視法(Linear Perspective)和空間透視(濃淡遠近)法(Aerial Perspective)。
線性透視法是基於與眼睛的相對尺寸和位置。
距離越遠的東西就越小。
空間透視法是透過空氣看見物體的概念。
倘若使用空間透視法,
色彩就變得很重要,
因為距離越遠的物體,
其對比度、飽和度就會降低,
而且色調就會越模糊。

在水族造景領域,
我用黃金比例來雕刻出線性透視法,
因為線性透視法讓我能輕易地劃分出前景、中景和後景。
請參見下圖。
這三個區塊之間的區分多多少少算是明確。
後景座落在上面水平線的上方,
中景大約是在中間區塊,
前景則是在下方區塊。

但是,
我在此造景沒能看到運用大量的線性透視法。
那也沒關係。
線性透視法使得水族缸的景深看起來比實際上還要大,
但並非是必要的手法,
而且在本案例中,
我認為是有其作用的。
這個造景並不是個自然水族缸風格,
那才需要很大的景深和擴展的感覺。
這個造景看起來更像是一種特殊的剖面。

在另外一方面,
空間透視法表現得相當的好。
請注意後景的淡色小圓葉,
其色調與對比比中景和前景淡很多。
這的確提供了一種往後方推移的透視法,
至少在造景的上半部是如此的。

我不太清楚這個選擇如何,
對我而言,
淡色小圓葉提供了前/中景與後景之間很大的差異。
我在思考的是,
如果有個主體的頂部是放在更後景的部位,
我認為較少的空間透視法或許會更好,
但那只是我個人的選擇。
不知讀者以為如何?


我同時也把負空間(留白)和正空間(填滿)放入透視圖內。
負空間或留白,
對於避免營造不安的感覺而言非常的重要。
在某些的水族造景中,
負空間的重要性不亞於作品的其他部位。
但是,
我只見過相當少的水族造景師確實去注意到這個議題。
請看一眼下圖,
看看 Pawel 在劃分「流木計畫」這件作品的負空間(留白)和正空間(填滿)時,
做得是多麼的好。


我們也可以將負空間標示出來,
就如我在下圖所做的一樣。
與其他具有某些物體的區域比較起來,
這讓我們真正地感受到一種空蕩的感覺。
我把所有的東西都變成了黑色的,
除了留白的空間染成了一種橘色的色調。
讀者看得出空間的劃分有多麼均勻嗎?



運用色彩當成設計元素
我們前面探討了運用色彩來提供空間透視(濃淡遠近)法。
色彩也以許多其他方式運用於水族造景之中。
色彩能夠傳達某種情緒,
用於提供對稱性或節奏,
並且支持某個聚焦點。
在「流木計畫」這件作品之中,
我感受到了黃色和綠色特別引我注意,
而且給我一個大大的震撼。
這兩種是最佔優勢的色彩。
為了證實此事,
我在下圖中強化了黃色。
請注意到當我增加了黃色的飽和度後,
水族造景中黃色增艷的區域。


我也想知道明暗對於圖像的作用。
我把圖像轉成了黑白的,
所以能看見整個水族造景內所有顯示非常淺色(鮮亮)的區域。
我們能夠從下圖看到,
鮮亮黃色似乎從作品的頂部延伸至幾乎底部。
在頂部有大量的黃色,
而且過渡至中景並觸及底部。
這是融合色彩的一種不至於令人不安的方式。
這一點和荷蘭式水族造景相反,
荷蘭式水族造景蓄意要營造高對比的飄移(街道)。


我也想要知道色彩本身的作用是否也很和諧。
對我而言,
黃色和綠色的優勢,
創造出一種愉悅且鎮靜的景象,
可是這讓我覺得水族造景不是非常的有活力。
這讓我覺得想要多一點精力。
不過這是我個人的品味。

無論如何,
我們能從下圖看出,
黃色和綠色在水族缸內佔有優勢。
這兩種在色輪之中是相鄰的色彩,
通常具有愉悅和鎮靜的效果。
較少的對比意味着較沒活力,
如果我們所追求的是這種效果,
那這樣是非常完美的。
這在大自然裡肯定看得到,
因此,
這個水族造景對我來說就像是個生境。
這是我在自然棲地內看得到的色彩組合。


下圖描繪了從原始「流木計畫」的色彩中擷取某些顏色所形成的三色組合。
我們能看得出,
在三色一體的組合中,
色彩因更具對比性而獲得了更多的活力,
但當一起使用時仍舊很愉悅。


使用這個三色組合套用至水族造景,
或許能夠證實可提供了那些我感覺有所缺少的活力。
可是,
如果我把這個色彩組合添加進去,
可能會危及作品的整體印象。
讓我們來看看。
在下圖中,
我把黃色的小圓葉換成了紅色的。
這產生了兩個作用:
空間透視(濃淡遠近)法變得較不明確了,
因為現在小圓葉距離水族造景的主體更靠近而非更後退。
同時,
紅色和綠色的組合變得更充滿活力。
和原本在後景使用黃色的比較起來,
讀者要如何描述這個新的水族造景呢?
會更喜歡這個新色彩的水族造景嗎?

還記得頂端那塊較粗的流木枝幹嗎?


讀者或許會想知道,
我是怎麼把藍色加入構圖之中的?
當然了,
透過觀賞魚!
在下圖當中,
我把紅鼻剪刀隨意的轉變成了紅蓮燈。
我也可以使用略帶藍色調的石板。



細節
細節是談些什麼?
魔鬼藏在細節裡嗎?
嗯,
那並不適用於水族造景。
我偏愛較古老的版本:
「上帝在細節裡」,
意思是說,
小東西卻有重大影響。
這種細節才適用於水族造景。

請看下圖,
並注意其紋理。
細節創造紋理,
在此處,
是指葉子的形狀。
透過強調葉片,
很容易就能感覺到紋理,
以及為何 Pawel 會選擇這些水草。
請記得,
他想要的是原野的樣貌,
而這種極度的紋理履行了這個意圖。


我也很好奇在白砂上很微妙的黑砂放置方式。
這是蓄意的,
還是無法避免的漏出?
因為我們都知道這會發生在使用多種色彩的底床時。
看看下圖我把黑色底砂移除了。
讀者覺得比較喜歡嗎?
不會變成光禿禿的對比嗎?
不會不自然嗎?


我們繼續針對細節方面做思考,
如果 Pawel 沒在頂部放置較粗的枝幹會如何?
這會對水族造景產生何種影響?
看看下圖我把較粗的流木枝幹移除了。
在我看來,
整體的作品比較沒那麼好,
所以那塊較粗的流木枝幹屬於那個位置。
做得好呀,
Pawel!
讀者以為如何呢?


我們現在正在移除一些東西來看看為何那些東西要放在該處,
那麼我們就進一步的來移除左側岸邊的樹枝。
讀者覺得如何呢?
雖然這些樹枝只是可有可無的細微項目,
如果加以移除之後,
感覺上這些樹枝增添了整體作品的感覺,
對吧?
對我來說,
這個水族造景有這些樹枝時,
似乎比沒有時看起來還要自然。


見鬼了,
我們來試試如果「流木計畫」沒有流木的話會如何!
下圖移除了水族造景上端部分的沉木。
整件作品似乎變得沒那麼複雜也較無趣。
很顯然的,
樹枝增添了感覺且應歸屬於該處。


我們來看看「流木計畫」在剛種植水草時的圖片,
以了解 Pawel 所需要運用的想像力程度,
好決定必須使用多少根的沉木。
這就是為何在開始進行之前,
我們就必須對於最終的水族造景有個願景,
是一件至關重要的事。
這會變成我們的指引。
在本案例中,
Pawel 利用大自然的照片來協助他發展出那種內心的圖像。


解讀-找出涵義以及所使用的風格

對我而言,
「流木計畫」運用鐵皇冠來傳達狂野自然的感覺是非常重要的。
水草的細緻葉片提供了很好看的紋理。
我很欣賞 Pawel 很克制只使用非常少的水草種類,
使得整體水族造景看起來很自然。
當一個水族愛好者想要的是狂野的感覺覺,
使用太多的水草種類會讓藝術作品像是一種失控的雜亂,
這在大自然是絕對看不到的。

沉木的運用增進了自然的感覺,
提供了水草一些支柱。
我發現 Pawel 所使用的數量很令人印象深刻,
因為沉木數量增加了創作水族造景的難度。
但是,
最終成果所呈現的複雜度,
證實了這是值得的。
巧妙的在右上方放置一塊較粗的沉木,
創造出一個次要聚焦點,
增添了觀賞者的興致。

Pawel 對於色彩的運用,
使得最終成果看起來很自然且愉悅。
對比性透過相鄰色彩的使用保持在最低程度。
真正引起興趣的是透過紋理,
大都是透過鐵皇冠的使用。
對於增加紅色水草是否能令水族造景更具活力,
這點我還有爭論。
答案或許是肯定的,
但是那將改變 Pawel 原本想追求的感覺。

終究,
「流木計畫」吸收了多種風格進而轉變成與眾不同且新穎的作法,
是混合水族造景的一個優秀案例。
我在這個造景很明確地看見了一些自然水族風格的外觀,
大量的水草就像是森林中聳立在樹幹上的樹冠層;
魚隻則像是表現出鳥類的移動和規模。
然而,
這個作品也具備生境風格的意味,
因為水草品種的選用很少,
而鄰近的色彩使得造景看起來非常的自然,
就像是一個真正的棲息地樣貌。
最後,
強烈的三角型佈景方式,
很清楚地顯示出 Pawel 運用這種風格來當作構圖架構的意圖。


我的個人看法

Pawel 告訴我說,
對於這個水族造景,
他的目的是要提供一種綠意盎然的荒野島嶼之印象。
當他在設計這個水族造景時,
他使用了自然景觀的照片。
一般認為水族造景是沒法預測的,
狂野與細緻難以兼得。

我個人以為,
Pawel 的確達到了他想要的目的。
我不認為會他的意思是要創作出一種島嶼風格的佈景,
因為那要把島嶼放在中央並且在兩旁留白。
毋寧說是,
這是個島嶼岸邊,
我們欣賞到的,
是島嶼結束與水域開始之處。

每一個水族造景,
在按照原本的意圖和照顧下完成後,
傳遞出創作者的某些想法和我們的大自然。
此時水族造景比起單純的水族缸更具意義。
以「流木計畫」來說,
我認為 Pawel 提醒着我們,
大自然就像我們自己一樣,
有着無法預測的狂野之一面。
然而,
當我們很從容的靜靜觀察時,
裏面蘊含着樸素與美感。

對我來說,
「流木計畫」具有一種自然美能令我放鬆,
提醒着我雖然我們的生活可能極為忙碌,
但有個地方仍舊很簡樸、完好無缺而且就是維持着本來該有的樣貌。

Pawel,
感謝你將「流木計畫」與我們分享,
並給我這個機會來探討並學習你的藝術作品。
期盼早日見到你的下一個藝術作品。

Pawel Mielniczek 與「流木計畫(Project Ryuboku)」


原文網址
重要聲明:本文中所使用「流木計畫」之未修改影像,版權均為 Pawel Mielniczek 所擁有,且在此經授權使用。修改過之「流木計畫」影像以及其他影像之版權則為 ScapeFu.com 所擁有。

Important notice: All original images of Project Ryuboku are copyrighted by Pawel Mielniczek
 and used here with permission. Modified images of Project Ryuboku and all other images are copyrighted by ScapeFu.com.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水草知識資訊?下載【香港水族網】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最新文章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