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族造景分析:流木计画

作者:Art Pennom(美国 APC 水草论坛创办人)
翻译:Erich Sia


前言

这一回,
我很荣幸能够分析波兰水族造景师 Pawel Mielniczek 的作品“流木计画(Project Ryuboku)”。
当我看到他在水族造景世界(Aquascaping World)论坛里贴出时,
那种多种风格、简洁和开放的融合方式迷住了我。
我立刻就和他联系,
看看是否有机会能够加以分析。

遇到沉木和岩石同时出现并且形成硬景观,
水族造景世界对于“流木(Ryuboku)”一词的使用是越来越频繁。
流木在日语的意思是沉木。
我个人的看法是,
这其实不是另一种不同的水族造景风格,
而更像是在某种风格内所运用的技术。
在这个水族造景内,
Pawel 以非常熟练的技巧运用这个技术来刻画出一个美妙的景观。

本次分析的内文有好几千字,
算是相当长的一个。
先备好一杯自己喜欢的咖啡或茶,
啤酒也可以,
放轻松坐好囉。


受限于时间的简短总结

对我而言,
“流木计画”所使用的铁皇冠,
对于传递出那种狂野且自然的样貌,
可说是至关重要的。
水草纤细的叶片提供了很好看的纹理。
我很欣赏 Pawel 的定力,
只用了非常少的水草品种,
就让整体的水族造景看起来很自然。
如果水族造景师想营造的是狂野的样貌,
运用太多的水草品种,
将使得艺术作品看起来更像是一团失控的混乱,
这种混乱在大自然里我们是绝对找不到的。

流木(沉木)的使用促进了自然的感觉,
同时提供水草某些支柱。
我发觉 Pawel 所使用的流木数量很可观,
因为大量的流木增加了创作水族造景的难度。
不过,
从大量流木在最后成果所提供的复杂性来看,
这样的做法是很值得的。
右上方很巧妙地放置了一根较粗的流木,
创造出一个次要聚焦点,
增添了观赏者的兴致。

Pawel 对于色彩的运用方式,
使得最终成果看起来很自然且愉悦。
透过邻近色彩的使用,
将对比性保持在最低的程度。
兴致实际上是从布景的结构产生的,
大都是透过铁皇冠的运用。
对于在背景添加了红色水草的做法,
是否令水族造景更加的有活力,
我觉得至今还有争议。
答案或许是肯定的,
但是这可能改变了 Pawel 原本想追求的那种感觉。

终究,
“流木计画”吸收了多种风格进而转变成与众不同且新颖的作法,
是混合水族造景的一个优秀案例。
我在这个造景很明确地看见了一些自然水族风格的外观,
大量的水草就像是森林中耸立在树干上的树冠层;
鱼只则像是表现出鸟类的移动和规模。
然而,
这个作品也具备生境风格的意味,
因为水草品种的选用很少,
而邻近的色彩使得造景看起来非常的自然,
就像是一个真正的栖息地样貌。
最后,
强烈的三角型布景方式,
很清楚地显示出 Pawel 运用这种风格来当作构图架构的意图。


最初印象

我们在欣赏一个水族造景时,
第一个会想到的事是什么?
这是我们必须扪心自问的。
就我自己而言,
我第一个闪过的字眼就是“三角型”。
我经常写道,
我们的大脑与生俱来会以三角型来思考,
而“流木计画”的模式当然就是个三角型的布景。
事实上,
我会说,
这个造景很接近教科书里的范例,
具备了三角型的布景,
以及负空间(留白)和正空间(填满)之间的正确平衡。

我所感受到的第二件事是这个作品的简单性。
这个水族造景运用很少的水草品种,
来传达一种更为自然的感觉。
同时,
前景、中景和后景的区隔也很明确且容易辨识。
这并不是个很复杂的构图,
尤其是布景非常依赖单一个向右倾斜的三角型。
同样的,
色彩种类也保持在一种最低的限度,
主要是绿色和黄色。
邻近色彩如绿色和黄色,
彼此之间很和谐并传递出一种平静与归属感的感觉。

当我的左脑开始发挥作用时,
我便问自己,
Pawel 所采用的是哪一种风格?
在我看来不是很明确,
因为 Pawel 取材自多种风格。
我认为,
当我们使用了一种很强烈的组合性布景,
例如一种强烈的三角型,
水族造景的风格属性就会变得很模糊。
在这个案例中,
我能看见暗示出是一个生境(Biotope),
里面出现了一个河床岸边。
为数不多的水草品种,
也是生境风格的特色。
可是,
当我注视著右侧的密植水草,
以及高耸流木令人联想起树干的样貌,
这又潜藏着一个自然风格的水族缸。
我的最初印象就是,
这是个混合的水族造景,
且具备着非常强烈的三角型构图。

最后,
我是着想像这件作品的聚焦点所在。
最初,
我认为应该是大量的铁皇冠和黑木蕨。
可是,
我的视线被那根较粗的流木给吸引了,
那根流木突出右侧 1/3 的上方,
似乎也是个聚焦点。
我认为这两个点之间应该有些竞争关系,
我们稍后再来加以确认。

所以,
我们就来进行分析,
看看我的最初印象是否合情合理。


分析-设计元素是如何运用的

有些读者可能是第一次看到我的水族造景分析文章,
不太清楚我的分析流程。
我的分析过程是:
遵循传统美术品的批判方法,
介绍/描述并分析艺术家是如何运用设计的元素,
解读并找出其含义,
最后提供某种看法或评判。
我将这些原理做了修正,
以适合淡水鱼缸和水族造景的奇形怪状。

三分法
三分法可说是真正的“经验法则”或指引,
适用于构成视觉图像的过程。
三分法建议,
一个图像应想像成以两条等距的平行线和两条等距的垂直线划分成九等份,
而且重要的构成元素应放置在这些线条上或线条的交叉点上。
此一技巧的支持者主张,
将物件调整至这些交叉点上,
比起只简单地放置在中心位置,
创造出更具张力、活力并引起更大的兴趣。


在上图中我们把三分法套用至水族造景。
我们能看见,
密植的水草区域有点儿太集中了,
致使没法均匀的分布在左侧 1/3。
左侧垂直线的交叉点似乎没有凸显出任何的聚焦点。
还记得我所过吗?
我觉得密植的水草区块对我而言是个聚焦点。
那么,
水草区块如果往右偏移一点,
似乎意味着将会是个更有强有力的聚焦点。
这或许是我在判断哪个是最初聚焦点时会有问题的原因,
到底是密植的水草区域?
或者是顶端的粗流木块?

请注意看流木块座落在右侧垂直线的右边,
如果往左边稍微偏移靠近右侧垂直线一点点,
会不会就更醒目?
可能吧。
不过那是假设 Pawel 意图把那块流木当作一个聚焦点。

从三分法运用的角度来看,
另一个迷住我的东西,
是这件作品描绘出一个往右倾斜的三角型。
请注意看这个三角型从左下方至右上方的斜角切线。
我相信稍后我们透过黄金三角型来讨论时,
肯定能强调出来。

黄金比例
黄金比例也称为神圣切割、黄金分割或简单的称为 Φ(Phi)。
黄金比例是 1:1.618 且在大自然随处可见。
黄金比例被用于大自然、埃及人、罗马人,
甚至是米开朗基罗(Michael Angelo)在自己所画的“最后晚餐(Last Supper)”内(译注:此画应是达文西的作品)。
我在此与三分法一起运用,
试着要看看这个水族造景是否遵循着一种创作布景,
而这种布景很自然地与我们先天直觉或后天学习而来的愉悦感相吻合。
在水族造景之中,
黄金比例很适合用来找出作品的透视图,
有时候还能找出对称性与旋律。

将黄金比例套用至“流木计画”,
我看见了 Pawel 处理得很好,
把作品较重的一边放在右侧,
而在左侧则留有充分的负空间(留白)。
读者看见了吗?
大部分的植栽和沉木都放置在左边垂直线的右侧,
这个区域就是 1.618。

可是,
黄金比例在此没法很清楚地界定透视图。
有关这一点,
我会在稍后谈论透视图的时候,
再进行分析。
到目前为止,
就只看中景是如何的座落在两个分割之间。


黄金螺旋
黄金螺旋是一种依据黄金比例为发展因子的对数。
黄金螺旋在大自然里的海贝和螺旋状的银河系看得到。
在艺术的领域里,
有时候被用来找出聚焦点。
我也是这么的用法。
换句话说,
放置在螺旋终点位置的品项,
倾向于就是被人聚焦的地方。

正如同我们在前面谈过的,
竖立在水草丛后方和上方那根较粗的流木枝干,
我觉得是在和水草丛竞争引人注意。
我觉得那可能是这件作品里的一个首要或次要聚焦点。
我在下图中以橘色标示出来,
读者以为如何?
是否有吸引读者的目光?


我们可以看得出来,
当我们运用黄金螺旋时,
的确座落在非常靠近我们所预期看到的聚焦点。
这或许也是我为何先前要加以辩解。
从先前的三分法讨论来看,
较粗的流木枝干如果往左边移位一点点,
或许会变成更有强烈的聚焦点。
不过,
由于这根较粗的流木枝干很靠近我们所寻找的聚焦点,
况且也是唯一的一块较粗流木,
这就需要我们的注意力了。

读者认为 Pawel 是蓄意这么做的吗?
如果是读者的话,
会在那里放置一块单独的沉木吗?
读者对于这个聚焦点的看法如何?
嗯......除了疑问还是疑问。
这就是美术品分析所要做的工作!
分析就要回答读者这些问题,
同时也要回答 Pawel 的问题。
透过艺术作品的解构过程,
我们才能发掘更深层的意义和意图!

黄金三角型
黄金三角型是一种等腰三角形,
其中较小的一边在黄金比例内与其侧边相邻。
就像上面提过的其他比例一样,
黄金三角型是一种简单的工具,
可用来协助设置聚焦点以及构图的摆设。
黄金三角型的交岔点可作为聚焦点。

“流木计画”是个三角型很强烈的布景,
所以我推测,
黄金三角型能允许我们更深入的看事情,
并且了解为何整个水族造景如此的强而有力。
我们看一看下图,
我把黄金三角型堆叠加在水族造景之上。


还记得我们先前认为右上方那根较粗的沉木枝干可能是个聚焦点吗?
那么,
请注意那块枝干几乎就很准确的座落在上方的交岔点上。
这支持了我们认为那是个聚焦点的想法。
不过,
我们还是想想看。
到底 Pawel 在设置水族造景的时候,
知不知道这个位置将代表着一个聚焦点?
或者,
更可能的是,
读者认为他之所以这么做,
是出于直觉或经验?
有可能,
他只是后退个几步看看布局,
并听由自己的直觉吧?

朋友们,
这其实并不容易呀。
我们来看看 Pawel 在建构硬景观时所看见的模样。
想要把那根大树干很精准的放在形成聚焦点的位置,
是件非常难的事。
至少,
在开始种植水草之前或者水草成长了以后,
都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做得非常的好,
Pawel,
很令人印象深刻。


既然我们在探讨三角型了,
我也总爱指出一个水族造景的中心位置。
我们的聚焦点不可以位于中心点,
通常而言,
如果聚焦点位于中心点,
会产生一种平淡的构图且缺乏活力。
请看看下图。
如果 Pawel 把整个植栽就直接放在中心点,
让布景看起来更像个岛屿,
会如何呢?


透视
透视乃是物件基于其空间的分布,
呈现给我们眼睛的方式;
或者说是在我们眼里某个物件相对于其他物件的尺寸和位置。
对此有两个主要的术语:
线性透视法(Linear Perspective)和空间透视(浓淡远近)法(Aerial Perspective)。
线性透视法是基于与眼睛的相对尺寸和位置。
距离越远的东西就越小。
空间透视法是透过空气看见物体的概念。
倘若使用空间透视法,
色彩就变得很重要,
因为距离越远的物体,
其对比度、饱和度就会降低,
而且色调就会越模糊。

在水族造景领域,
我用黄金比例来雕刻出线性透视法,
因为线性透视法让我能轻易地划分出前景、中景和后景。
请参见下图。
这三个区块之间的区分多多少少算是明确。
后景座落在上面水平线的上方,
中景大约是在中间区块,
前景则是在下方区块。

但是,
我在此造景没能看到运用大量的线性透视法。
那也没关系。
线性透视法使得水族缸的景深看起来比实际上还要大,
但并非是必要的手法,
而且在本案例中,
我认为是有其作用的。
这个造景并不是个自然水族缸风格,
那才需要很大的景深和扩展的感觉。
这个造景看起来更像是一种特殊的剖面。

在另外一方面,
空间透视法表现得相当的好。
请注意后景的淡色小圆叶,
其色调与对比比中景和前景淡很多。
这的确提供了一种往后方推移的透视法,
至少在造景的上半部是如此的。

我不太清楚这个选择如何,
对我而言,
淡色小圆叶提供了前/中景与后景之间很大的差异。
我在思考的是,
如果有个主体的顶部是放在更后景的部位,
我认为较少的空间透视法或许会更好,
但那只是我个人的选择。
不知读者以为如何?


我同时也把负空间(留白)和正空间(填满)放入透视图内。
负空间或留白,
对于避免营造不安的感觉而言非常的重要。
在某些的水族造景中,
负空间的重要性不亚于作品的其他部位。
但是,
我只见过相当少的水族造景师确实去注意到这个议题。
请看一眼下图,
看看 Pawel 在划分“流木计画”这件作品的负空间(留白)和正空间(填满)时,
做得是多么的好。


我们也可以将负空间标示出来,
就如我在下图所做的一样。
与其他具有某些物体的区域比较起来,
这让我们真正地感受到一种空荡的感觉。
我把所有的东西都变成了黑色的,
除了留白的空间染成了一种橘色的色调。
读者看得出空间的划分有多么均匀吗?



运用色彩当成设计元素
我们前面探讨了运用色彩来提供空间透视(浓淡远近)法。
色彩也以许多其他方式运用于水族造景之中。
色彩能够传达某种情绪,
用于提供对称性或节奏,
并且支持某个聚焦点。
在“流木计画”这件作品之中,
我感受到了黄色和绿色特别引我注意,
而且给我一个大大的震撼。
这两种是最占优势的色彩。
为了证实此事,
我在下图中强化了黄色。
请注意到当我增加了黄色的饱和度后,
水族造景中黄色增艳的区域。


我也想知道明暗对于图像的作用。
我把图像转成了黑白的,
所以能看见整个水族造景内所有显示非常浅色(鲜亮)的区域。
我们能够从下图看到,
鲜亮黄色似乎从作品的顶部延伸至几乎底部。
在顶部有大量的黄色,
而且过渡至中景并触及底部。
这是融合色彩的一种不至于令人不安的方式。
这一点和荷兰式水族造景相反,
荷兰式水族造景蓄意要营造高对比的飘移(街道)。


我也想要知道色彩本身的作用是否也很和谐。
对我而言,
黄色和绿色的优势,
创造出一种愉悦且镇静的景象,
可是这让我觉得水族造景不是非常的有活力。
这让我觉得想要多一点精力。
不过这是我个人的品味。

无论如何,
我们能从下图看出,
黄色和绿色在水族缸内占有优势。
这两种在色轮之中是相邻的色彩,
通常具有愉悦和镇静的效果。
较少的对比意味着较没活力,
如果我们所追求的是这种效果,
那这样是非常完美的。
这在大自然里肯定看得到,
因此,
这个水族造景对我来说就像是个生境。
这是我在自然栖地内看得到的色彩组合。


下图描绘了从原始“流木计画”的色彩中撷取某些颜色所形成的三色组合。
我们能看得出,
在三色一体的组合中,
色彩因更具对比性而获得了更多的活力,
但当一起使用时仍旧很愉悦。


使用这个三色组合套用至水族造景,
或许能够证实可提供了那些我感觉有所缺少的活力。
可是,
如果我把这个色彩组合添加进去,
可能会危及作品的整体印象。
让我们来看看。
在下图中,
我把黄色的小圆叶换成了红色的。
这产生了两个作用:
空间透视(浓淡远近)法变得较不明确了,
因为现在小圆叶距离水族造景的主体更靠近而非更后退。
同时,
红色和绿色的组合变得更充满活力。
和原本在后景使用黄色的比较起来,
读者要如何描述这个新的水族造景呢?
会更喜欢这个新色彩的水族造景吗?

还记得顶端那块较粗的流木枝干吗?


读者或许会想知道,
我是怎么把蓝色加入构图之中的?
当然了,
透过观赏鱼!
在下图当中,
我把红鼻剪刀随意的转变成了红莲灯。
我也可以使用略带蓝色调的石板。



细节
细节是谈些什么?
魔鬼藏在细节里吗?
嗯,
那并不适用于水族造景。
我偏爱较古老的版本:
“上帝在细节里”,
意思是说,
小东西却有重大影响。
这种细节才适用于水族造景。

请看下图,
并注意其纹理。
细节创造纹理,
在此处,
是指叶子的形状。
透过强调叶片,
很容易就能感觉到纹理,
以及为何 Pawel 会选择这些水草。
请记得,
他想要的是原野的样貌,
而这种极度的纹理履行了这个意图。


我也很好奇在白砂上很微妙的黑砂放置方式。
这是蓄意的,
还是无法避免的漏出?
因为我们都知道这会发生在使用多种色彩的底床时。
看看下图我把黑色底砂移除了。
读者觉得比较喜欢吗?
不会变成光秃秃的对比吗?
不会不自然吗?


我们继续针对细节方面做思考,
如果 Pawel 没在顶部放置较粗的枝干会如何?
这会对水族造景产生何种影响?
看看下图我把较粗的流木枝干移除了。
在我看来,
整体的作品比较没那么好,
所以那块较粗的流木枝干属于那个位置。
做得好呀,
Pawel!
读者以为如何呢?


我们现在正在移除一些东西来看看为何那些东西要放在该处,
那么我们就进一步的来移除左侧岸边的树枝。
读者觉得如何呢?
虽然这些树枝只是可有可无的细微项目,
如果加以移除之后,
感觉上这些树枝增添了整体作品的感觉,
对吧?
对我来说,
这个水族造景有这些树枝时,
似乎比没有时看起来还要自然。


见鬼了,
我们来试试如果“流木计画”没有流木的话会如何!
下图移除了水族造景上端部分的沉木。
整件作品似乎变得没那么复杂也较无趣。
很显然的,
树枝增添了感觉且应归属于该处。


我们来看看“流木计画”在刚种植水草时的图片,
以了解 Pawel 所需要运用的想像力程度,
好决定必须使用多少根的沉木。
这就是为何在开始进行之前,
我们就必须对于最终的水族造景有个愿景,
是一件至关重要的事。
这会变成我们的指引。
在本案例中,
Pawel 利用大自然的照片来协助他发展出那种内心的图像。


解读-找出涵义以及所使用的风格

对我而言,
“流木计画”运用铁皇冠来传达狂野自然的感觉是非常重要的。
水草的细致叶片提供了很好看的纹理。
我很欣赏 Pawel 很克制只使用非常少的水草种类,
使得整体水族造景看起来很自然。
当一个水族爱好者想要的是狂野的感觉觉,
使用太多的水草种类会让艺术作品像是一种失控的杂乱,
这在大自然是绝对看不到的。

沉木的运用增进了自然的感觉,
提供了水草一些支柱。
我发现 Pawel 所使用的数量很令人印象深刻,
因为沉木数量增加了创作水族造景的难度。
但是,
最终成果所呈现的复杂度,
证实了这是值得的。
巧妙的在右上方放置一块较粗的沉木,
创造出一个次要聚焦点,
增添了观赏者的兴致。

Pawel 对于色彩的运用,
使得最终成果看起来很自然且愉悦。
对比性透过相邻色彩的使用保持在最低程度。
真正引起兴趣的是透过纹理,
大都是透过铁皇冠的使用。
对于增加红色水草是否能令水族造景更具活力,
这点我还有争论。
答案或许是肯定的,
但是那将改变 Pawel 原本想追求的感觉。

终究,
“流木计画”吸收了多种风格进而转变成与众不同且新颖的作法,
是混合水族造景的一个优秀案例。
我在这个造景很明确地看见了一些自然水族风格的外观,
大量的水草就像是森林中耸立在树干上的树冠层;
鱼只则像是表现出鸟类的移动和规模。
然而,
这个作品也具备生境风格的意味,
因为水草品种的选用很少,
而邻近的色彩使得造景看起来非常的自然,
就像是一个真正的栖息地样貌。
最后,
强烈的三角型布景方式,
很清楚地显示出 Pawel 运用这种风格来当作构图架构的意图。


我的个人看法

Pawel 告诉我说,
对于这个水族造景,
他的目的是要提供一种绿意盎然的荒野岛屿之印象。
当他在设计这个水族造景时,
他使用了自然景观的照片。
一般认为水族造景是没法预测的,
狂野与细致难以兼得。

我个人以为,
Pawel 的确达到了他想要的目的。
我不认为会他的意思是要创作出一种岛屿风格的布景,
因为那要把岛屿放在中央并且在两旁留白。
毋宁说是,
这是个岛屿岸边,
我们欣赏到的,
是岛屿结束与水域开始之处。

每一个水族造景,
在按照原本的意图和照顾下完成后,
传递出创作者的某些想法和我们的大自然。
此时水族造景比起单纯的水族缸更具意义。
以“流木计画”来说,
我认为 Pawel 提醒着我们,
大自然就像我们自己一样,
有着无法预测的狂野之一面。
然而,
当我们很从容的静静观察时,
里面蕴含着朴素与美感。

对我来说,
“流木计画”具有一种自然美能令我放松,
提醒着我虽然我们的生活可能极为忙碌,
但有个地方仍旧很简朴、完好无缺而且就是维持着本来该有的样貌。

Pawel,
感谢你将“流木计画”与我们分享,
并给我这个机会来探讨并学习你的艺术作品。
期盼早日见到你的下一个艺术作品。

Pawel Mielniczek 与“流木计画(Project Ryuboku)”


原文网址
重要声明:本文中所使用“流木计画”之未修改影像,版权均为 Pawel Mielniczek 所拥有,且在此经授权使用。修改过之“流木计画”影像以及其他影像之版权则为 ScapeFu.com 所拥有。

Important notice: All original images of Project Ryuboku are copyrighted by Pawel Mielniczek
 and used here with permission. Modified images of Project Ryuboku and all other images are copyrighted by ScapeFu.com.

想在手机阅读更多水草知识资讯?下载【香港水族网】Android应用
分享到Facebook

最新文章

技术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