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光 LED 水草栽培實驗(06):一週年更新

我在弱光 LED 水草栽培實驗(05):十個月後的意外發展一文中提到了,
由於水族缸的照明熄滅不得不仔細檢查,
竟然發現蘭花的根部穿透了背景岩板的縫隙,
也看到了紅蝴蝶(Rotala macrandra)竟然在弱光無添加碳元素的環境中存活了下來,
算是意外達成了多年來始終無法如願的目標。
由於大致了解自己的水族環境設置與紅蝴蝶存活下來的可能原理,
我開始把目標集中於陸生蘭花的培養,
尤其是如何促使南美拖鞋蘭(Phragmipedium)開花,
所以我針對陸生植栽區的照明做了非常大的調整。
當我把背景岩板的防水撕開以後,
發覺原本用來固定陸生植物照明的 L 型鐵架安裝得並不穩固,
況且現有的鐵架長度也太短了無法安裝更多的燈條。
於是我一不做二不休把原本的 L 型鐵架給拆除了,
到五金行尋找更尺寸更大的 L 型鐵架來安裝。
為了防止新的較大鐵架因本身的重量與承載燈條過重導致傾斜倒塌,
我這次的施工絲毫不敢馬虎,
除了以螺絲釘和螺絲帽將 L 型鐵架鎖緊在背景岩板之外,
也透過白色防水板與一片木條鎖緊在兩支 L 型鐵架上,
這麼一來兩支 L型鐵架產生彼此的連動,
至少不會發生單一支 L 型鐵架傾斜倒塌的悲劇。
橫跨在兩支 L 型鐵架之間的燈條則是一口氣增加到了六支 IKEA OMLOPP LED
我採用弱光 LED 水草栽培實驗(02):水族燈具 DIY一文中所描述的方式,
以兩支燈條為一組鎖釘在木條上,
不過為了美觀的考量,
陸生植栽照明燈組的防水布膠帶用的是白色的。

重新安裝的 L 型鐵架尺寸比原來的大很多,整個照明距離水面達 31 cm,不論高度和深度都變出了更多的空間可以讓陸生植栽發揮。為了和諧美觀,燈條是鎖釘在貼著白色防水布膠帶上。

背景岩板上方的陸生植栽照明可說是增加了一倍,
​從原本的三支 IKEA OMLOPP LED 增加至六支,
可想而知對於植物光合作用的影響肯定非常的大。
在促進陸生植物生長開花的同時,
我其實也很關注對於水中植物的影響,
尤其是紅蝴蝶好不容易在弱光不添加碳元素的環境中栽培成功,
會不會由於背景岩板的照明倍增促進生長,
導致紅蝴蝶因碳元素缺乏而從此縮頂凋零?
這個兩難的困境還是得想辦法解決的。
新換上的這兩支 L 型鐵架比原本的尺寸大了不少,
換句話說背景岩板的照明雖然增加了一倍,
不過照明的距離高度也有所提升,
我們在弱光 LED 水草栽培實驗(04):一個月成長紀錄一文中提到了,
背景岩板上方的燈條距離水面 25 cm,
而重新安裝 L 型鐵架後的距離提高為 31 cm。
照明距離水面越遠則進入水中的光照越弱,
再加上陸生植栽區的照明距離加高了,
陸生植栽有更大的空間得以伸展,
這也會造成遮蔽光源的效果。
也由於陸生植栽區的可用立體空間變大了,
我又開始動歪腦筋了:
把家裡陽台種植的觀賞植物氣根剪裁下來,
並交纏成兩條藤蔓狀掛在 L 型鐵架上,
讓後在這兩條藤蔓上塞入了 14 棵(種)空氣鳳梨(Tillandsia),
不但豐富了陸生植栽也能進一步的遮蔽光線。

​除了植栽區的蕨類和蘭花之外,L 型鐵架上掛了兩條藤蔓,空氣鳳梨因此順理成章的加入造景陣容。水族燈條則是往後方移動以增強後景的照明,中前景的水草的光源則是透過來自鐵架上的照明。

水中的植栽我也沒忘了要整理。
在今年(2017 年)三月底更新之後我修剪了紅蝴蝶,
將原本兩株即將頂水的紅蝴蝶剪下來重新種植。
此外也陸續補充了一些新的水草,
例如紅雨傘(Proserpinaca palustris)和紅菊花草(Cabomba furcata),
紅雨傘長久以來都是我水族缸中的常客,
各種實驗幾乎都沒缺席過,
一方面是我個人很喜歡紅雨傘的葉型,
很容易與其他水草做搭配,
另一方面紅雨傘的色彩和葉型變化很大,
在不同的環境中會產生不同的韻味。
雖然有許多水草愛好者前仆後繼地追求如何令水草變得更紅,
但近年來我的觀念已經產生了很重大的變化:
許多水草並非天生就是紅色的,
乃是因為環境緊迫導致變紅,
而強光是水族缸環境最常見的緊迫因子,
換句話說,
紅色水草反而才可能是真正的弱光水草。
這一點至少在紅蝴蝶身上我得到了證實。
而我種植紅菊花草的目的就不單純了,
早在娘家天然水草缸 64 週更新一文中我們就記錄了,
紅菊花草在不添加碳元素的環境下生存了如此久的時間,
完全推翻了紅菊花草必須打二氧化碳才能種得活的傳說。
如今我重新實驗紅菊花草栽培的目的,
​是想要觀察弱光的環境下是否也能長期種得活。

紅蝴蝶在歷經三個多月的無添加碳元素環境中生長良好,目前的八棵植株都沒發生縮頂的情形。雖然紅蝴蝶的色彩不如強光打二氧化碳的環境中那麼通紅粗壯,但這已經是取得很大的成果了。

​種植紅菊花草的另一個目的是當作監測的指標。
無二氧化碳流木水草缸(03):設缸六週更新一文中提到了,
原本成長最好且頂芽呈現紅色的紅菊花,
在連續添加戊二醛三日以後幾乎全溶解光了。
這已經是我第二次遇到紅菊花因添加戊二醛而陣亡的狀況,
看來紅菊花不太適合種植在添加戊二醛的環境中。
我目前的水族缸已經停止添加戊二醛至少三、四個月的時間,
相信應有些水草愛好者仍無法置信紅蝴蝶能在無添加碳元素的環境中存活,
只要水族缸內的紅菊花草沒發生溶解陣亡,
那就意味着我的這個實驗是果真並無添加戊二醛。
雖然我已經有過兩次試驗證實紅菊花草不需要添加碳元素便能種活,
​包括娘家天然水草缸 64 週更新無二氧化碳流木水草缸(03):設缸六週更新兩次實驗,
但我從未在如此弱光的環境中種植過紅菊花草,
是否會因照明太弱導致陣亡或凋零,
這有待時間來提供我們答案了。
此外為了加強水中後景的照明強度,
我把橫跨在水族缸前景的燈條往後移動至中央,
一方面增強了後景的光照強度,
另一方面中前景目前已經能接受到更多來自上方的照明,
不太需要水族缸正上方的直接照明,
況且也避免中前景的水草接收到太強的光照。
根據我使用照度計測量的結果:
水族缸中央水面所能接受到的最大照度不足 3000 lux,
水族缸兩側水面照明最弱的位置之照度不足 1000 lux。
這個數值嚴格說起來也不是非常弱的照明了。

種植在水族缸角落最弱光處的紅菊花草,我曾經兩度在無添加碳元素的環境中成功栽培紅菊花草,但未曾嘗試過以弱光的環境種植。很期待紅菊花草也能在弱光的環境中有所表現。

家裡的水族缸在重新更換 L 型鐵架和增加照明至今也已經一個多月了,
剛好又遇上了一週年的日子,
很值得記錄一些最新的觀察。
這個水族缸設缸一年來始終沒換過水也沒清洗過濾機,
肥料也已經忘記多久沒添加了,
不過從水草目前的生長狀況來看,
至少在短暫的未來依舊沒必要進行換水或清洗過濾器,
水草的營養也只需透過殘餌和魚屎等有機質來供應即可。
​​今日重新測量了一次水族缸的碳酸硬度(KH),
測得了 1 ˚dKH 的漂亮數據。
從目前的觀察來看,
鹿沼土並未發生崩解也還能維持住水族缸的超低碳酸硬度,
至於鹿沼土的崩解或失效時間是何時,
就有待時間來證實了。
不論如何,
一種底材能維持一年不發生崩解且持續發揮降低酸鹼值的效果,
已經是很值得廣泛推薦了,
更何況這種底材的價格低廉且色澤光鮮,
肯定會受到更大的歡迎。
我還在這個弱光環境記錄到了一個很有趣的現象:
除了水草的生長速度非常的緩慢之外,
沒有任何一種水草因弱光發生莖節抽長的情形。
雖然水草的莖節長度無法和強光照射下的肥短想比擬,
但至少沒發生莖節抽長的醜陋現象,
而且是所有的水草均如此。

兩粒在水族缸中存活已經一年的笠螺。詭異的是,水族缸內幾乎沒啥看得見的藻類,笠螺卻沒餓死。我發覺笠螺能否長期在水族缸生存的關鍵並非缸壁藻類的多寡,而是水中流木數量的多寡。

隨着炎炎夏日的來臨水族缸溫度目前已經上升至 26 ˚C,
水溫上升所伴隨的水草生長速率增加,
未來的碳元素供應勢必成為一項重大的考驗。
在不添加碳元素的水族環境下,
紅蝴蝶與其他水草的榮景還能維持多久,
我們不得而知。
由於水族缸內種植了紅菊花草,
意味着我鐵了心不再添加戊二醛當作碳元素,
只能經由過濾器和底沙內的的微生物繁衍,
產生水草光合作用所需的碳元素。
在水族缸內提高養殖密度和餵食份量與頻率,
也有助於提供微生物生長所需的有機質。
微生物隨着溫度上升所促進的繁衍速率,
能否因此供應足夠的二氧化碳給水草使用,
就有待時間來考驗了。
這個弱光 LED 水草實驗缸過去一年來還有個令人激賞的優點:
毫無藻類的困擾!
水族缸內的確出現了兩種藻類:
鹿沼土下方的藍綠菌和老葉上的綠斑藻。
但這兩種藻類從未造成困擾,
也就是說一年已經過去了,
我從來沒有刷過水族缸的玻璃面。​
水族缸的日常管理除了每日餵魚、偶爾修剪水草和補水,
其它的煩人雜事如定期換水、洗過濾器和刷玻璃一概全免,
這不正是大部分水草愛好者所追求的理想境界嗎?
​​
炎炎夏季的高溫即將來到,紅色水草在不添加碳元素的環境中,還能持續維持多久的榮景,有待時間來考驗。不論如何,至少過去幾個月來,我終於以弱光不添加碳元素的方式種活了紅蝴蝶。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水草知識資訊?下載【香港水族網】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最新文章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