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光 LED 水草栽培实验(06):一周年更新

我在弱光 LED 水草栽培实验(05):十个月后的意外发展一文中提到了,
由于水族缸的照明熄灭不得不仔细检查,
竟然发现兰花的根部穿透了背景岩板的缝隙,
也看到了红蝴蝶(Rotala macrandra)竟然在弱光无添加碳元素的环境中存活了下来,
算是意外达成了多年来始终无法如愿的目标。
由于大致了解自己的水族环境设置与红蝴蝶存活下来的可能原理,
我开始把目标集中于陆生兰花的培养,
尤其是如何促使南美拖鞋兰(Phragmipedium)开花,
所以我针对陆生植栽区的照明做了非常大的调整。
当我把背景岩板的防水撕开以后,
发觉原本用来固定陆生植物照明的 L 型铁架安装得并不稳固,
况且现有的铁架长度也太短了无法安装更多的灯条。
于是我一不做二不休把原本的 L 型铁架给拆除了,
到五金行寻找更尺寸更大的 L 型铁架来安装。
为了防止新的较大铁架因本身的重量与承载灯条过重导致倾斜倒塌,
我这次的施工丝毫不敢马虎,
除了以螺丝钉和螺丝帽将 L 型铁架锁紧在背景岩板之外,
也透过白色防水板与一片木条锁紧在两支 L 型铁架上,
这么一来两支 L型铁架产生彼此的连动,
至少不会发生单一支 L 型铁架倾斜倒塌的悲剧。
横跨在两支 L 型铁架之间的灯条则是一口气增加到了六支 IKEA OMLOPP LED
我采用弱光 LED 水草栽培实验(02):水族灯具 DIY一文中所描述的方式,
以两支灯条为一组锁钉在木条上,
不过为了美观的考量,
陆生植栽照明灯组的防水布胶带用的是白色的。

重新安装的 L 型铁架尺寸比原来的大很多,整个照明距离水面达 31 cm,不论高度和深度都变出了更多的空间可以让陆生植栽发挥。为了和谐美观,灯条是锁钉在贴着白色防水布胶带上。

背景岩板上方的陆生植栽照明可说是增加了一倍,
​从原本的三支 IKEA OMLOPP LED 增加至六支,
可想而知对于植物光合作用的影响肯定非常的大。
在促进陆生植物生长开花的同时,
我其实也很关注对于水中植物的影响,
尤其是红蝴蝶好不容易在弱光不添加碳元素的环境中栽培成功,
会不会由于背景岩板的照明倍增促进生长,
导致红蝴蝶因碳元素缺乏而从此缩顶凋零?
这个两难的困境还是得想办法解决的。
新换上的这两支 L 型铁架比原本的尺寸大了不少,
换句话说背景岩板的照明虽然增加了一倍,
不过照明的距离高度也有所提升,
我们在弱光 LED 水草栽培实验(04):一个月成长纪录一文中提到了,
背景岩板上方的灯条距离水面 25 cm,
而重新安装 L 型铁架后的距离提高为 31 cm。
照明距离水面越远则进入水中的光照越弱,
再加上陆生植栽区的照明距离加高了,
陆生植栽有更大的空间得以伸展,
这也会造成遮蔽光源的效果。
也由于陆生植栽区的可用立体空间变大了,
我又开始动歪脑筋了:
把家里阳台种植的观赏植物气根剪裁下来,
并交缠成两条藤蔓状挂在 L 型铁架上,
让后在这两条藤蔓上塞入了 14 棵(种)空气凤梨(Tillandsia),
不但丰富了陆生植栽也能进一步的遮蔽光线。

​除了植栽区的蕨类和兰花之外,L 型铁架上挂了两条藤蔓,空气凤梨因此顺理成章的加入造景阵容。水族灯条则是往后方移动以增强后景的照明,中前景的水草的光源则是透过来自铁架上的照明。

水中的植栽我也没忘了要整理。
在今年(2017 年)三月底更新之后我修剪了红蝴蝶,
将原本两株即将顶水的红蝴蝶剪下来重新种植。
此外也陆续补充了一些新的水草,
例如红雨伞(Proserpinaca palustris)和红菊花草(Cabomba furcata),
红雨伞长久以来都是我水族缸中的常客,
各种实验几乎都没缺席过,
一方面是我个人很喜欢红雨伞的叶型,
很容易与其他水草做搭配,
另一方面红雨伞的色彩和叶型变化很大,
在不同的环境中会产生不同的韵味。
虽然有许多水草爱好者前仆后继地追求如何令水草变得更红,
但近年来我的观念已经产生了很重大的变化:
许多水草并非天生就是红色的,
乃是因为环境紧迫导致变红,
而强光是水族缸环境最常见的紧迫因子,
换句话说,
红色水草反而才可能是真正的弱光水草。
这一点至少在红蝴蝶身上我得到了证实。
而我种植红菊花草的目的就不单纯了,
早在娘家天然水草缸 64 周更新一文中我们就记录了,
红菊花草在不添加碳元素的环境下生存了如此久的时间,
完全推翻了红菊花草必须打二氧化碳才能种得活的传说。
如今我重新实验红菊花草栽培的目的,
​是想要观察弱光的环境下是否也能长期种得活。

红蝴蝶在历经三个多月的无添加碳元素环境中生长良好,目前的八棵植株都没发生缩顶的情形。虽然红蝴蝶的色彩不如强光打二氧化碳的环境中那么通红粗壮,但这已经是取得很大的成果了。

​种植红菊花草的另一个目的是当作监测的指标。
无二氧化碳流木水草缸(03):设缸六周更新一文中提到了,
原本成长最好且顶芽呈现红色的红菊花,
在连续添加戊二醛三日以后几乎全溶解光了。
这已经是我第二次遇到红菊花因添加戊二醛而阵亡的状况,
看来红菊花不太适合种植在添加戊二醛的环境中。
我目前的水族缸已经停止添加戊二醛至少三、四个月的时间,
相信应有些水草爱好者仍无法置信红蝴蝶能在无添加碳元素的环境中存活,
只要水族缸内的红菊花草没发生溶解阵亡,
那就意味着我的这个实验是果真并无添加戊二醛。
虽然我已经有过两次试验证实红菊花草不需要添加碳元素便能种活,
​包括娘家天然水草缸 64 周更新无二氧化碳流木水草缸(03):设缸六周更新两次实验,
但我从未在如此弱光的环境中种植过红菊花草,
是否会因照明太弱导致阵亡或凋零,
这有待时间来提供我们答案了。
此外为了加强水中后景的照明强度,
我把横跨在水族缸前景的灯条往后移动至中央,
一方面增强了后景的光照强度,
另一方面中前景目前已经能接受到更多来自上方的照明,
不太需要水族缸正上方的直接照明,
况且也避免中前景的水草接收到太强的光照。
根据我使用照度计测量的结果:
水族缸中央水面所能接受到的最大照度不足 3000 lux,
水族缸两侧水面照明最弱的位置之照度不足 1000 lux。
这个数值严格说起来也不是非常弱的照明了。

种植在水族缸角落最弱光处的红菊花草,我曾经两度在无添加碳元素的环境中成功栽培红菊花草,但未曾尝试过以弱光的环境种植。很期待红菊花草也能在弱光的环境中有所表现。

家里的水族缸在重新更换 L 型铁架和增加照明至今也已经一个多月了,
刚好又遇上了一周年的日子,
很值得记录一些最新的观察。
这个水族缸设缸一年来始终没换过水也没清洗过滤机,
肥料也已经忘记多久没添加了,
不过从水草目前的生长状况来看,
至少在短暂的未来依旧没必要进行换水或清洗过滤器,
水草的营养也只需透过残饵和鱼屎等有机质来供应即可。
​​今日重新测量了一次水族缸的碳酸硬度(KH),
测得了 1 ˚dKH 的漂亮数据。
从目前的观察来看,
鹿沼土并未发生崩解也还能维持住水族缸的超低碳酸硬度,
至于鹿沼土的崩解或失效时间是何时,
就有待时间来证实了。
不论如何,
一种底材能维持一年不发生崩解且持续发挥降低酸碱值的效果,
已经是很值得广泛推荐了,
更何况这种底材的价格低廉且色泽光鲜,
肯定会受到更大的欢迎。
我还在这个弱光环境记录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
除了水草的生长速度非常的缓慢之外,
没有任何一种水草因弱光发生茎节抽长的情形。
虽然水草的茎节长度无法和强光照射下的肥短想比拟,
但至少没发生茎节抽长的丑陋现象,
而且是所有的水草均如此。

两粒在水族缸中存活已经一年的笠螺。诡异的是,水族缸内几乎没啥看得见的藻类,笠螺却没饿死。我发觉笠螺能否长期在水族缸生存的关键并非缸壁藻类的多寡,而是水中流木数量的多寡。

随着炎炎夏日的来临水族缸温度目前已经上升至 26 ˚C,
水温上升所伴随的水草生长速率增加,
未来的碳元素供应势必成为一项重大的考验。
在不添加碳元素的水族环境下,
红蝴蝶与其他水草的荣景还能维持多久,
我们不得而知。
由于水族缸内种植了红菊花草,
意味着我铁了心不再添加戊二醛当作碳元素,
只能经由过滤器和底沙内的的微生物繁衍,
产生水草光合作用所需的碳元素。
在水族缸内提高养殖密度和喂食份量与频率,
也有助于提供微生物生长所需的有机质。
微生物随着温度上升所促进的繁衍速率,
能否因此供应足够的二氧化碳给水草使用,
就有待时间来考验了。
这个弱光 LED 水草实验缸过去一年来还有个令人激赏的优点:
毫无藻类的困扰!
水族缸内的确出现了两种藻类:
鹿沼土下方的蓝绿菌和老叶上的绿斑藻。
但这两种藻类从未造成困扰,
也就是说一年已经过去了,
我从来没有刷过水族缸的玻璃面。​
水族缸的日常管理除了每日喂鱼、偶尔修剪水草和补水,
其它的烦人杂事如定期换水、洗过滤器和刷玻璃一概全免,
这不正是大部分水草爱好者所追求的理想境界吗?
​​
炎炎夏季的高温即将来到,红色水草在不添加碳元素的环境中,还能持续维持多久的荣景,有待时间来考验。不论如何,至少过去几个月来,我终于以弱光不添加碳元素的方式种活了红蝴蝶。

想在手机阅读更多水草知识资讯?下载【香港水族网】Android应用
分享到Facebook

最新文章

技术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