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水(1):大自然的水

水( H2O),
對地球上的所有生命都具有極重要的意義.
水是生物的第一個生存空間,
水是最好的天然溶劑.
水能夠接納最多樣的氣體和離子結合的化合物,
所以所有的生物系統都以水當作這些物質的運輸工具.

早在西元前 460 年希波克拉底(Hippokrates)就認識了水對人類健康的重要性:
「想要正確研究醫學技術的人...
也必須觀察水體的作用原理.
水體因味道和重力而有所區別,
所以每一個別水體的作用也就不同...
我們更進一步的要注意,
水質是否泥濘,
軟的或硬的,
天上來的或山上來的,
或者含鹽而非軟化的水質...
因為我們想要健康的話,
就和水質最息息相關.」
(摘錄自 "Wasser und Wasseruntersuchung", L. A. HÜTTER)



我們很容易了解,
特別是有些生物的生存環境從來就離不開水(魚,許多無脊椎動物和藻類),
而有些種類則是又回到了水中的生存環境(許多植物和動物),
例如兩棲動物和水草,
極度的依賴水中對本身有益的內容成分;
可是對於生存環境中的有害物質,
也蒙受極大的傷害.

自然水域和水族缸中的生態平衡

對於自然水域我們比較感興趣的是表層水域.
表層水域基本上區分成流動水域(河流和小溪),靜止水域(湖泊,水池,池塘)和暫時水域(大都是雨水累積而成).
我們的觀賞魚絕大多數來自流動水域,
有一些族群來自大型的湖泊(例如馬拉威湖和坦噶尼喀湖),
而有一些種類消失於暫時水域(「季節魚」).

流動水域以兩種方式和地下水相連結.
在高水位季節,
表層流水會因壓力而流向地下水,
在低水位時則是地下水往上流出.
永久流動水域不斷的將污染的水質送走,
同時也平衡了微量元素的營養缺口.
在靜止水域的形式可又不同了,
因為在此發生了許多不同的生態變化,
這在流動水域所扮演的角色卻很小.
無論如何,
如果靜止水域不是小到只靠雨水暫時出現的積水而已,
那麼其存在幾乎完全要依賴流入和流出的河流.
尤其是水族界很感興趣的大型內陸湖泊,
受到所注入的大型河川之水質的影響,
地區性的變化之大超乎了我們的想像(馬拉威湖,維多利亞湖和坦噶尼喀湖).

在水源地區由於不間斷的大量水質交換,對水草和魚類而言是很理想的條件.



水族缸,
尤其是「舊水」水族缸或者只偶爾小量換水的水族缸,
由水族科學的觀點來看,
只能和數量絕少的暫時水域相提並論.
有害物質和水質污染日漸累積,
同時水中的微量元素因不間斷的消耗和氧化而損失.
況且和天然水域比較起來,
水族缸的環境更加的擁擠,
所以污染和消耗的速度更快,
後果也更加嚴重.
除此以外,
水族缸中的魚隻大都漫無節制的過度餵食.
自然環境中完整的水域實際上所存在的生態平衡,
對水族缸而言則是視系統而定,
一個不換水或者絕少換水的水族缸是不可能達成的.

永久「換水」,某一河流水源不遠處的魚隻密度稀少且水草成長茂盛.


對於一個生態平衡而言,
如果要符合這個誇張的詞語的話,
就必須維持進與出從不間斷的平衡.
在完整的天然環境中,
水質交換持續的進行,
因此得以達成平衡.
這樣的方式在水族缸中以目前為止的常用的換水量來看,
幾乎要完全投降了.
在非人為影響的天然水域中,
營養和空間的供給受到了生產者,消費者和破壞者的調節.
在水族缸則不是這樣的,
初級生產者(藍綠菌和真正的藻類)受到無情的攻擊,
同時飼養者相較於自然界又將很大量的營養物質丟入水族缸.
養殖密度的自然毀滅理所當然的受到了制止,
因為我們並不飼養掠食性的種類.
相反的,
我們對於繁殖成功感到很驕傲,
並且以沉重的心情將仔代隔離.

傳統使用的過濾器能否改善這個情況?
一般的過濾器除了在視覺上淨化水質之外,
將日漸累積的代謝產物之氧化能力可說最強.
這些物質必須透過還原過程,植物成長(包括藻類)來去除或消耗.
然而每天都有新的代謝產物加進來,
透過植物的消耗和還原至少得和增加量相平衡才行,
在一般的環境下是不可能達成的.
有一些的確有效的特殊濾材能夠去除硝酸和磷酸,
這種過濾器操作流程的缺點大都不願多談,
況且去除硝酸和磷酸的做法也是幾乎無法取代換水的.

Ich danke Herrn Bernd Kaufmann für die Zustimmung der chinesischen Übersetzungen.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魚缸維護資訊?下載【香港水族網】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最新文章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