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Annika Reinke 和 Jan Simon Knispel

Picture
譯序:


有別於其他水族造景攝影比賽,
可以慢慢琢磨並修飾造景的內容,
德國的「水草缸之藝術(The Art of the Planted Aquarium)」現場造景的殊死戰,
其困難度之高相信是玩過水族造景的草友都能領會的。
本文的受訪造景師 Annika Reinke 和 Jan Simon Knispel,
在過去幾屆的「水草缸之藝術」比賽中,
不論是"超大組"或"奈米組"都有獲得非常優異的成績,
他們接受了德國「Fowgrow 水族造景網(Flowgrow Aquascaping Network)」的專訪,
讓我們一起來看看他們的心得分享和心路歷程吧。

作者:Marcel Dykierek http://www.flowgrow.de/
翻譯:Erich Sia

流動成長水族造景網(以下簡稱 FAN):
Annika 和 Jan 兩位好,
我們很高興你們花時間回答我們的問題。
你們人真好,
請簡短的介紹一下自己。

Jan:
我是 Jan Knispel(26 歲),
目前是消防系統領域的設計工程師。

Annika:
我是 Annika Reinka(29 歲),
目前在呂納堡草原(Lüneburger Heide)的醫家獸醫院當特助。

Jan Simon Knispel(圖左)和 Annika Reinka(圖右)。
Picture

FAN:
你們可算是這方面的"狂野青年"了,
你們是怎麼進入水族造景領域的?
最吸引你們的又是什麼?

Annika:
從 2008 年起基於職業和教育的需要,
我們暫居在布萊梅(Bremen)。
由於我們的休閒嗜好在這段期間裡,
只能利用週末的時候進行,
而對於飼養寵物的渴望又日益熱切,
我倆(加上房東的規定)一致決定購買水族缸。

Jan:
Annika 從一開始就聲明不想要一般的"魚湯",
於是乎我的任務就是,
要搞出一個特定的水草缸,
在視覺上要很吸引人,
而且和週遭要相搭調。
就和每個水族初學者一樣,
我的水族相關知識都源自書籍和各個寵物店的店員。
這第一個水族缸剛開始時水草生長很好,
但很快的就出現廣泛的缺乏狀態了。

造景本身對 Annika 的要求來說也是不合格的,
在 2008 年十二月的時候,
她指示我到"Flowgrow"這個網站來,
這是她在搜尋"自然水族缸"這個主題時發現的。
在經過幾個星期的爬文後,
我了解到那缸肯定是巨量元素缺乏造成的水草成長惡化。
(二氧化碳和肥料在先前的"專業建議"時就已經購買了)
我們很快的從網購再買了新貨回來,
換掉狀況不佳的水草,
進行許多的水質測試,
並且放入紅色的沉木。
那個缸子的後續發展求證了很多事,
伴隨著腦海裡的知識,
未來在搬回老家後打算找更大的地方,
短期內就購買更多的魚缸。

Annika:
看見水族造景比起養魚,
與住家與生活型態有更密切的關連性,
是件很有趣的事。
最常見到的情況是,
當我們來到一個陌生的人家時,
在這戶家裡有一缸漂亮的水族造景和週遭很融洽,
馬上就會讓人感到很自在。

作品名稱:漫無目的(Nowhere fast)。100x50x50 公分。榮獲 2010 年德國「水草缸之藝術」水草造景比賽超大組第二名。
Picture

FAN:
靈感是怎麼來的?
有沒有造景範例讓你們多少有些大方向?

Jan:
範例是有一些,
讓我印象最深刻的,
要算是葡萄牙 Filipe Oliveiras 的"笠松"了,
目前則特別是香港許錦汶的造景很吸引我。
日本天野尚當然也不可忘了,
他可當作所有人的範例。

Annika:
我當然也曉得造景比賽的照片,
而且每次看到新的"偉大"造景缸子時,
例如許錦汶等人的作品,
總是讓我一再感到很驚訝,
不過至今為止最令我感到感動且有趣的,
還是我能實際欣賞的一些"Flowgrow"網友的造景。
直接站在面前而不只是觀看一張照片,
會給人更深刻的印象。

FAN:
你們如今有自己的靈感了,
或許在腦海裡也有基本的想法,
那你們怎麼進行新的布景?

Jan:
靈感有各種的來源,
例如影片、照片或者帶狗散步的途中。
當然也常常有別的造景能夠指引"方向"。
最困難的是合適硬景觀的蒐集,
這往往又費很長的時間才能夠真的找到適合的,
通常是得不到。
為此我們開車到各個店裡去找,
或者在野外蒐集。
我們是不會考慮從網路購買硬景觀的,
硬景觀一定要親眼看到,
才能夠想像出在缸子內能有何作用。
以找到的硬景觀為基礎,
構想就會一步一步地實現了。
我們也可以這麼說,
硬景觀怎麼呈現法,
缸子的主要樣子就會是什麼,
原本的構想通常也會因此有所改變。
要不然就沒有甚麼意義了,
而缸子永遠也無法設立起來。

FAN:
哪一種硬景觀的材料是你最喜歡也最常用的?

Jan:
我最喜歡用的是岩石,
我愛極了石組造景,
雖然就算到今天我也還不是處理得很好。
過去的時間裡我用的大都是青龍石,
最主要的原因是有相當現成的數量。
岩石不可以提升水質的硬度,
在一開始的時候我覺得非常的重要,
但目前我的看法又不太一樣了。
沉木的話至今一直只有兩種,
但現在的選擇性更多了。

FAN:
Annika,
這方面妳的看法如何?

Annika:
我大都是用現成的材料來造景,
通常是上一個造景所留下來的,
其他的都是我在路上意外遇見的,
和是否為新設計的缸子是無關的。
我看起來喜歡的就拿來用,
不管是岩石或沉木。
是先有蒐集到的材料才會產生的構想。

FAN:
這麼說來基本上和 Jan 的作法相反的。
你們會遵循硬景觀的擺設規則或者說是"黃金比例"嗎?

Jan:
沒注意到。
我們就簡單的試著取得一些和諧,
或多或少就會自動遵守黃金比例,
這是很自然的東西。
我在 2010 年漢諾瓦(Hannover)寵物展聽過 Karen Randall 的演講以後,
就更加試著保持黃金比例,
有時候做得到,
有時候不行。
不過我最多就是用一把尺來把底床整平。

FAN:
懂了,
我很能夠了解。
我們來談談,
怎麼讓造景栩栩如生。
你們有偏愛的水草嗎?
如果有,
是哪一種?

Jan:
迷你矮珍珠和珊瑚墨絲。

Annika:
大百葉(Pogostemon stellatus)。

FAN:
Anikka,
你覺得你們每次在造景時提出自己的創意風格嗎?

Annika:
會的,
我倆在這方面的品味差很多。
通常我們對另一半的缸子也不是特別喜歡。

作品名稱:綠色的特定陰影(A Certain Shade of Green)。60x40x55 公分。
Picture

FAN:
真的?
品味的的差距果然很大。
我們很想知道,
你們的缸子內有哪些典型的魚類和無脊錐動物?
又是為什麼?

Jan:
我們對動物的放養非常的小心,
新缸還不是很穩定,
所以我們大都從螺類和蝦類開始。
在過了三個月之後,
才會放入魚類,
不論是一群小魚或一對大一點的魚。
有關魚類方面,
我們不會單純只養一種特別賞心悅目的魚,
也不會養造成其他魚類緊迫的品種。

FAN:
你們的日常管理如何?
每個星期大概花多少時間?

Jan:
每天監控缸子是理所單然的,
餵一點飼料和施肥花約十分鐘。
星期天是水族日,
這一天用了六個小時來換水、修剪水草等等。

FAN:
這看起來像是星期天的快樂時光。
雖然有越來越多的科技,
但總還有些東西只能或者至少應該"親自動手"。
我們知道 Jan 你是你倆中"負責"科技面的,
能不能告訴我們,
有哪些技術設備是你特別看重的?

Jan:
就整體的技術設備來說,
我會堅持使用高價值的產品,
尤其是要確保能補給後續的零件更換。
同樣重要的是,
盡可能要節省能源。
對我來說意思就是,
要使用反射效果良好的燈具,
對於外置式過濾機的使用也盡量減少,
根據需要可用泵浦來取代。
缸子的水溫也大都是在 22°C,
再加上白天的照明加溫。

FAN:
我們來到真正的重點了:
你的水族缸照明有多強?
你對新設缸也就是初始階段的做法如何,

Jan:
我特別注重照明的選擇,
缸子的照明要很充足。
透過 T5 HE 和 HO 燈管的使用,
整個系統很有彈性,
足夠讓水草有最理想的生長。
我至目前為止的最佳經驗值是每公升 0.4 至 0.5 瓦的光,
超過的話就會很累。
養魚的缸子照明時間就會比較短。

FAN:
你提到了泵浦,
用在自己或你們部分的缸子中。
你對於過濾和水流循環的議題看法如何?

Jan:
在這方面目前我並不太一致。
目前我用的水流循環每個小時約有 15 次,
是不是還要往上提高,
我還要試試看。
相反的在過濾方面我卻是偏少,
我的意思是說,
自從"特殊"的肥料上市以後,
較少的過濾也能有很好的成果。
總結來說我喜歡,
但還無法評斷。

FAN:
你有特別喜歡的缸子尺寸嗎?

Jan:
我到目前為止的缸子都很高,
未來想買寬一點的缸子。
當前我最喜歡的是 60x30x30 公分的標準尺寸。
這種缸子設缸很快,
也不太需要特別的技術設備。

作品名稱:馬丘比丘(Machu Picchu)。25 公升。榮獲 2010 年德國「水草缸之藝術」水草造景比賽奈米組第三名。
Picture

FAN:
我們現在對你們缸子的技術設備有相當廣泛的印象了,
也知道你的思考出發點。
非場感謝。
你也是兩人中掌管施肥的,
我們也很想請教你這方面的議題。
你會遵循特定的施肥方式嗎?
你對於底床施肥的看法又如何?

Jan:
目前我在進行減少沉澱的工作。
例如在水體內降低磷酸(PO4)的濃度。
底床施肥剛好提供絕佳的機會。
基本上我只是想試著要有很好的水草生長,
同時又不會出現缺素症狀。

FAN:
我們剛剛提到了初始階段的照明;
你怎麼讓一個新設缸開始"運轉"的?

Jan:
就像先前講過的,
剛開始的時候會降低光照。
此外我會注意到,
盡可能種植健康的沉水水草,
讓缸子有足夠的時間來達成平衡。

FAN:
有沒有特定的水質是你後來要達到或保持的?

Jan:
我不再測試水質了。
水族缸每個星期會添加 20 ppm 的硝酸、0.5 ppm 的磷酸、10 ppm 的鉀、0.075 ppm 的鐵和 10 ppm 的鎂。
此外我還會大量換水超過 50%,
並試著把二氧化碳濃度維持在 20-30 mg/L。
這是我的標準數據,
當缸子時間久了以後,
換水量會變得比較少,
或者二氧化碳濃度會降低。
這要看需求來調整。

FAN:
在缸子的運轉期間有可能出現藻類,
這要看作是正常的嗎?
或者要去防止?
如果在你的缸子裡發現了藻類,
你會怎麼做?

Jan:
藻類對我來說絕對是"不通過的"。
我只要一看到藻類,
就會試著動手移除,
而且會調整施肥。
就連綠斑藻我都無法接受,
並且會調整施肥。

FAN:
你已經觸及"換水"的議題了。
你對於反對派的看法如何?
定期換水能夠承諾你甚麼?

Jan:
換水是超級棒的方法,
可以把缸子重新設定在一個監控的營養濃度內,
對我來說在初始階段尤其如此。
當缸子隨著時間適應了肥料和營養的消耗,
我會降低換水的頻率和容量。
無論如何,
換水是遇到問題時的最佳"急救"方法。

作品名稱:靠近(Closer)。100x50x50 cm。榮獲 2011 年德國「水草缸之藝術」水草造景比賽超大組冠軍。
Picture

FAN:
在漢諾瓦舉行的 2011 年"水草缸之藝術"的造景比賽有個特色,
就是缸子要在會場上"滯留"兩三天的時間,
要看參賽者完成布景的速度有多快。
這種情況有個很大的危險性,
因為缸子看起來會是"才剛設置"的樣子,
可是我們想要的,
卻是盡可能很自然的印象,
很顯然是相反的。
Jan 你可曾試著以智取勝超大組(XL)的 250 公升缸嗎?
你在家裡有這樣的缸子造景嗎?
如果有,
又是多久了?

Jan:
我在比賽前大約六個月就設缸了,
最後一的水草也在六個星期前就種植了。
可是我在運送和搬遷過程中,
遺失了兩個重要的設計元素,
所以在漢諾瓦時,
這個缸子還需要一些改進。
感謝 Flowgrower 網友在會場的協助,
我最後取得了足夠的水草,
讓這個缸子有"成熟"的效果。

FAN:
你對完成缸有何憧憬?
為何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Jan:
目標是擷取大自然的一個細節,
並且以 1:1 的比例來呈現。
細節的工作耗時好幾個星期,
而且越來越費工。
由於使用了"特殊"的肥料,
水草的成長實在很難以想像,
使我不可能再保持各個小細節了。
整個缸子的最後關鍵是在迷你矮珍珠。
我們可以這麼說,
肥料才是整體外觀的關鍵所在。

FAN:
為什麼你要在這個造景裡使用這棵水草?

Jan:
我就是特別喜歡前景草,
一方面和構想吻合,
另一方面很容易修剪。

作品名稱:來到日落(Come around Sundown)。25 公升。榮獲 2011 年德國「水草缸之藝術」水草造景比賽奈米組冠軍。
Picture

FAN:
關於奈米缸就讓人有些困惑了。
在缸子旁的標示寫著,
這是 Jan 的缸子。
可是我們後來知道,
這個缸子都是 Annika 在照顧。
Annika 你要稍作說明嗎?

Annika:
這個缸子在去年來過漢諾瓦一次。
這個缸子陪伴我們已經約有 1.5 年了,
在 2010 年時我們以"馬丘比丘(Machu Picchu)"獲得了第三名。
這個缸子先前在家裡被受到了忽視,
有三個月的時間不曾施肥,
也不曾做過任何的維護。

不過這個缸子的狀況卻很穩定,
我就慫恿 Jan 把缸子讓給我來管。
約在 2010 年六月時進行了一次相當大的修剪,
之後就放在我們的廚房。
慢慢地就被我給改變了,
鳳尾苔和迷你矮珍珠被拿掉了,
並且造出了一條"矽石鋪設的小徑",
石頭的擺設也改變了。
以些幾毫米大的鹿角苔碎片,
塞入了每個岩石的縫隙之中。
其他的水草則全部留下,
因為我覺得這些水草尺寸很小,
而且也很好照顧。

後來我們意外獲得了一小撮的馬蹄溝繁縷(Elatine hydropiper),
我就決定在小徑上種水草。
由於黑毛藻在珊瑚墨絲上蔓延,
我不加思索的就很勇敢的把珊瑚墨絲完全拿掉,
直到底下的岩石露出為止。
結果是,
珊瑚墨絲順著岩石的形狀再長了回來。

在漢諾瓦比賽之前的三個星期,
缸子還是順其自然的發展,
那時候 Jan 問我想不想參賽。
說完就立刻動手了:
改善照明、增加施肥,
然後期待結果。
因為我沒有足夠的勇氣置身比賽,
可是 Jan 覺得這個缸子發展得很好,
就用他自己的名義在參賽截止前三天報名了。
所以這個缸就以"來到日落(Come around Sundown)"的名稱第二度出遊了,
結果獲得了奈米組的第一名。

作品名稱:色彩與形狀(The Color and the Shape)。 63x36x36 公分。
Picture

FAN:
感謝你們這麼詳盡地回答。
我們還想問你倆幾個很一般的問題,
很簡單的回答就可以了,
只要第一個反應就可以了。

你們怎麼定義水族造景?

Jan:
和周遭很契合的缸子,
結合了高價值的材料。

Annika:
就像電視...只會越來越好!

FAN:
你們對德國的"造景"發展有何看法?
你們對目前的趨勢看法如何?

Jan;
水族造景在未來的幾年會是水族界最重要的議題,
趨勢會走向"即插即用式的水族造景"。
我們對此已經抱持批判的看法,
目前有許多的"水族缸造景師"和"書籍作者",
他們往往忘記了,
要深入探討缸子維護和施肥等基本的議題。
我希望,
這兩個議題在未來能受到更多的重視。

從國際的角度來看,
德國的造景缸不斷的在進步,
我認為目前從水草的品質來看,
我們是屬於前端的。

Annika:
我認為,
未來在市場上會有越來越多的水族造景議題。
對水草和特定水質之重要性的意識會強化。
然而總是還有一小群人的造景,
會造國際比賽中獲得成功,
願意花很多錢在設備上,
而且瘋狂的程度就像個小孩子一樣天真快樂。

尚在發展中的造景缸。60x45x45 公分。
Picture

FAN:
你們目前最喜歡的外國造景是?

Jan:
香港許錦汶的"緣(Destiny)"。

Annika:
菲律賓 Joey L. Gatus 的"大草原的生命循環(Savanna's Cycle of Life)"。

FAN:
Jan 你自己的哪個造景是你最喜歡的?
為什麼?

Jan:
我目前的缸子,
因為還在發展當中,
我覺得非常興奮。

FAN:
Annika 你自己的哪個造景是你最喜歡的?
為什麼?

Annika:
"岩石(Rocks)",
因為我喜歡奈米缸,
而且是從迷你矮珍珠發展而來的。

作品名稱:岩石(Rocks)。40x25x25 公分。
Picture

FAN:
你們對未來的期望和計畫是甚麼?
你們有想要實現的夢想計畫嗎?

Jan:
夢想計畫是一個"低科技"的七彩神仙缸,
不過還要好幾年才能夠實現。
下一步應該是客廳的一個大型石組缸。

Annika:
除了客廳的一個大型石組缸,
我希望和 Flowgrow 的網友能有共同的策劃,
讓整個社群能夠更緊密的聚在一起。

FAN:
你們對有類似願景的人有何建議?

Jan:
遍試各種水草,
要了解肥料和水質的化學。
一個水族的 90% 是由水草組成的,
如果水草生長不夠理想,
就算這個缸子有最好的硬景觀也沒用。
要累積自己的經驗,
不要因被批評而喪失勇氣,
這些都是每個人都要經歷過的。
Flowgrow 網站目前是個難以置信的知識庫,
我相信不需要在此提出各種問題,
就能成功的讓水草缸運行了。

FAN:
我個人以 Flowgrow 水族造景網的名義,
非常感謝你們撥冗回答我們的問題!
我們都希望你們能更成功!

初次造景試作缸。60x40x55 公分。
Picture


原文網址:
http://aquascaping.flowgrow.de/aquascaping/interviews/177-interview-mit-annika-reinke-und-jan-knispel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魚缸/造景資訊?下載【香港水族網】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最新文章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