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Annika Reinke 和 Jan Simon Knispel

Picture
译序:


有别于其他水族造景摄影比赛,
可以慢慢琢磨并修饰造景的内容,
德国的“水草缸之艺术(The Art of the Planted Aquarium)”现场造景的殊死战,
其困难度之高相信是玩过水族造景的草友都能领会的。
本文的受访造景师 Annika Reinke 和 Jan Simon Knispel,
在过去几届的“水草缸之艺术”比赛中,
不论是"超大组"或"奈米组"都有获得非常优异的成绩,
他们接受了德国“Fowgrow 水族造景网(Flowgrow Aquascaping Network)”的专访,
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他们的心得分享和心路历程吧。

作者:Marcel Dykierek http://www.flowgrow.de/
翻译:Erich Sia

流动成长水族造景网(以下简称 FAN):
Annika 和 Jan 两位好,
我们很高兴你们花时间回答我们的问题。
你们人真好,
请简短的介绍一下自己。

Jan:
我是 Jan Knispel(26 岁),
目前是消防系统领域的设计工程师。

Annika:
我是 Annika Reinka(29 岁),
目前在吕纳堡草原(Lüneburger Heide)的医家兽医院当特助。

Jan Simon Knispel(图左)和 Annika Reinka(图右)。
Picture

FAN:
你们可算是这方面的"狂野青年"了,
你们是怎么进入水族造景领域的?
最吸引你们的又是什么?

Annika:
从 2008 年起基于职业和教育的需要,
我们暂居在布莱梅(Bremen)。
由于我们的休闲嗜好在这段期间里,
只能利用周末的时候进行,
而对于饲养宠物的渴望又日益热切,
我俩(加上房东的规定)一致决定购买水族缸。

Jan:
Annika 从一开始就声明不想要一般的"鱼汤",
于是乎我的任务就是,
要搞出一个特定的水草缸,
在视觉上要很吸引人,
而且和周遭要相搭调。
就和每个水族初学者一样,
我的水族相关知识都源自书籍和各个宠物店的店员。
这第一个水族缸刚开始时水草生长很好,
但很快的就出现广泛的缺乏状态了。

造景本身对 Annika 的要求来说也是不合格的,
在 2008 年十二月的时候,
她指示我到"Flowgrow"这个网站来,
这是她在搜寻"自然水族缸"这个主题时发现的。
在经过几个星期的爬文后,
我了解到那缸肯定是巨量元素缺乏造成的水草成长恶化。
(二氧化碳和肥料在先前的"专业建议"时就已经购买了)
我们很快的从网购再买了新货回来,
换掉状况不佳的水草,
进行许多的水质测试,
并且放入红色的沉木。
那个缸子的后续发展求证了很多事,
伴随着脑海里的知识,
未来在搬回老家后打算找更大的地方,
短期内就购买更多的鱼缸。

Annika:
看见水族造景比起养鱼,
与住家与生活型态有更密切的关连性,
是件很有趣的事。
最常见到的情况是,
当我们来到一个陌生的人家时,
在这户家里有一缸漂亮的水族造景和周遭很融洽,
马上就会让人感到很自在。

作品名称:漫无目的(Nowhere fast)。100x50x50 公分。荣获 2010 年德国“水草缸之艺术”水草造景比赛超大组第二名。
Picture

FAN:
灵感是怎么来的?
有没有造景范例让你们多少有些大方向?

Jan:
范例是有一些,
让我印象最深刻的,
要算是葡萄牙 Filipe Oliveiras 的"笠松"了,
目前则特别是香港许锦汶的造景很吸引我。
日本天野尚当然也不可忘了,
他可当作所有人的范例。

Annika:
我当然也晓得造景比赛的照片,
而且每次看到新的"伟大"造景缸子时,
例如许锦汶等人的作品,
总是让我一再感到很惊讶,
不过至今为止最令我感到感动且有趣的,
还是我能实际欣赏的一些"Flowgrow"网友的造景。
直接站在面前而不只是观看一张照片,
会给人更深刻的印象。

FAN:
你们如今有自己的灵感了,
或许在脑海里也有基本的想法,
那你们怎么进行新的布景?

Jan:
灵感有各种的来源,
例如影片、照片或者带狗散步的途中。
当然也常常有别的造景能够指引"方向"。
最困难的是合适硬景观的蒐集,
这往往又费很长的时间才能够真的找到适合的,
通常是得不到。
为此我们开车到各个店里去找,
或者在野外蒐集。
我们是不会考虑从网络购买硬景观的,
硬景观一定要亲眼看到,
才能够想像出在缸子内能有何作用。
以找到的硬景观为基础,
构想就会一步一步地实现了。
我们也可以这么说,
硬景观怎么呈现法,
缸子的主要样子就会是什么,
原本的构想通常也会因此有所改变。
要不然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而缸子永远也无法设立起来。

FAN:
哪一种硬景观的材料是你最喜欢也最常用的?

Jan:
我最喜欢用的是岩石,
我爱极了石组造景,
虽然就算到今天我也还不是处理得很好。
过去的时间里我用的大都是青龙石,
最主要的原因是有相当现成的数量。
岩石不可以提升水质的硬度,
在一开始的时候我觉得非常的重要,
但目前我的看法又不太一样了。
沉木的话至今一直只有两种,
但现在的选择性更多了。

FAN:
Annika,
这方面妳的看法如何?

Annika:
我大都是用现成的材料来造景,
通常是上一个造景所留下来的,
其他的都是我在路上意外遇见的,
和是否为新设计的缸子是无关的。
我看起来喜欢的就拿来用,
不管是岩石或沉木。
是先有蒐集到的材料才会产生的构想。

FAN:
这么说来基本上和 Jan 的作法相反的。
你们会遵循硬景观的摆设规则或者说是"黄金比例"吗?

Jan:
没注意到。
我们就简单的试着取得一些和谐,
或多或少就会自动遵守黄金比例,
这是很自然的东西。
我在 2010 年汉诺瓦(Hannover)宠物展听过 Karen Randall 的演讲以后,
就更加试着保持黄金比例,
有时候做得到,
有时候不行。
不过我最多就是用一把尺来把底床整平。

FAN:
懂了,
我很能够了解。
我们来谈谈,
怎么让造景栩栩如生。
你们有偏爱的水草吗?
如果有,
是哪一种?

Jan:
迷你矮珍珠和珊瑚墨丝。

Annika:
大百叶(Pogostemon stellatus)。

FAN:
Anikka,
你觉得你们每次在造景时提出自己的创意风格吗?

Annika:
会的,
我俩在这方面的品味差很多。
通常我们对另一半的缸子也不是特别喜欢。

作品名称:绿色的特定阴影(A Certain Shade of Green)。60x40x55 公分。
Picture

FAN:
真的?
品味的的差距果然很大。
我们很想知道,
你们的缸子内有哪些典型的鱼类和无脊锥动物?
又是为什么?

Jan:
我们对动物的放养非常的小心,
新缸还不是很稳定,
所以我们大都从螺类和虾类开始。
在过了三个月之后,
才会放入鱼类,
不论是一群小鱼或一对大一点的鱼。
有关鱼类方面,
我们不会单纯只养一种特别赏心悦目的鱼,
也不会养造成其他鱼类紧迫的品种。

FAN:
你们的日常管理如何?
每个星期大概花多少时间?

Jan:
每天监控缸子是理所单然的,
喂一点饲料和施肥花约十分钟。
星期天是水族日,
这一天用了六个小时来换水、修剪水草等等。

FAN:
这看起来像是星期天的快乐时光。
虽然有越来越多的科技,
但总还有些东西只能或者至少应该"亲自动手"。
我们知道 Jan 你是你俩中"负责"科技面的,
能不能告诉我们,
有哪些技术设备是你特别看重的?

Jan:
就整体的技术设备来说,
我会坚持使用高价值的产品,
尤其是要确保能补给后续的零件更换。
同样重要的是,
尽可能要节省能源。
对我来说意思就是,
要使用反射效果良好的灯具,
对于外置式过滤机的使用也尽量减少,
根据需要可用泵浦来取代。
缸子的水温也大都是在 22°C,
再加上白天的照明加温。

FAN:
我们来到真正的重点了:
你的水族缸照明有多强?
你对新设缸也就是初始阶段的做法如何,

Jan:
我特别注重照明的选择,
缸子的照明要很充足。
透过 T5 HE 和 HO 灯管的使用,
整个系统很有弹性,
足够让水草有最理想的生长。
我至目前为止的最佳经验值是每公升 0.4 至 0.5 瓦的光,
超过的话就会很累。
养鱼的缸子照明时间就会比较短。

FAN:
你提到了泵浦,
用在自己或你们部分的缸子中。
你对于过滤和水流循环的议题看法如何?

Jan:
在这方面目前我并不太一致。
目前我用的水流循环每个小时约有 15 次,
是不是还要往上提高,
我还要试试看。
相反的在过滤方面我却是偏少,
我的意思是说,
自从"特殊"的肥料上市以后,
较少的过滤也能有很好的成果。
总结来说我喜欢,
但还无法评断。

FAN:
你有特别喜欢的缸子尺寸吗?

Jan:
我到目前为止的缸子都很高,
未来想买宽一点的缸子。
当前我最喜欢的是 60x30x30 公分的标准尺寸。
这种缸子设缸很快,
也不太需要特别的技术设备。

作品名称:马丘比丘(Machu Picchu)。25 公升。荣获 2010 年德国“水草缸之艺术”水草造景比赛奈米组第三名。
Picture

FAN:
我们现在对你们缸子的技术设备有相当广泛的印象了,
也知道你的思考出发点。
非场感谢。
你也是两人中掌管施肥的,
我们也很想请教你这方面的议题。
你会遵循特定的施肥方式吗?
你对于底床施肥的看法又如何?

Jan:
目前我在进行减少沉淀的工作。
例如在水体内降低磷酸(PO4)的浓度。
底床施肥刚好提供绝佳的机会。
基本上我只是想试着要有很好的水草生长,
同时又不会出现缺素症状。

FAN:
我们刚刚提到了初始阶段的照明;
你怎么让一个新设缸开始"运转"的?

Jan:
就像先前讲过的,
刚开始的时候会降低光照。
此外我会注意到,
尽可能种植健康的沉水水草,
让缸子有足够的时间来达成平衡。

FAN:
有没有特定的水质是你后来要达到或保持的?

Jan:
我不再测试水质了。
水族缸每个星期会添加 20 ppm 的硝酸、0.5 ppm 的磷酸、10 ppm 的钾、0.075 ppm 的铁和 10 ppm 的镁。
此外我还会大量换水超过 50%,
并试着把二氧化碳浓度维持在 20-30 mg/L。
这是我的标准数据,
当缸子时间久了以后,
换水量会变得比较少,
或者二氧化碳浓度会降低。
这要看需求来调整。

FAN:
在缸子的运转期间有可能出现藻类,
这要看作是正常的吗?
或者要去防止?
如果在你的缸子里发现了藻类,
你会怎么做?

Jan:
藻类对我来说绝对是"不通过的"。
我只要一看到藻类,
就会试着动手移除,
而且会调整施肥。
就连绿斑藻我都无法接受,
并且会调整施肥。

FAN:
你已经触及"换水"的议题了。
你对于反对派的看法如何?
定期换水能够承诺你什么?

Jan:
换水是超级棒的方法,
可以把缸子重新设定在一个监控的营养浓度内,
对我来说在初始阶段尤其如此。
当缸子随着时间适应了肥料和营养的消耗,
我会降低换水的频率和容量。
无论如何,
换水是遇到问题时的最佳"急救"方法。

作品名称:靠近(Closer)。100x50x50 cm。荣获 2011 年德国“水草缸之艺术”水草造景比赛超大组冠军。
Picture

FAN:
在汉诺瓦举行的 2011 年"水草缸之艺术"的造景比赛有个特色,
就是缸子要在会场上"滞留"两三天的时间,
要看参赛者完成布景的速度有多快。
这种情况有个很大的危险性,
因为缸子看起来会是"才刚设置"的样子,
可是我们想要的,
却是尽可能很自然的印象,
很显然是相反的。
Jan 你可曾试着以智取胜超大组(XL)的 250 公升缸吗?
你在家里有这样的缸子造景吗?
如果有,
又是多久了?

Jan:
我在比赛前大约六个月就设缸了,
最后一的水草也在六个星期前就种植了。
可是我在运送和搬迁过程中,
遗失了两个重要的设计元素,
所以在汉诺瓦时,
这个缸子还需要一些改进。
感谢 Flowgrower 网友在会场的协助,
我最后取得了足够的水草,
让这个缸子有"成熟"的效果。

FAN:
你对完成缸有何憧憬?
为何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Jan:
目标是撷取大自然的一个细节,
并且以 1:1 的比例来呈现。
细节的工作耗时好几个星期,
而且越来越费工。
由于使用了"特殊"的肥料,
水草的成长实在很难以想像,
使我不可能再保持各个小细节了。
整个缸子的最后关键是在迷你矮珍珠。
我们可以这么说,
肥料才是整体外观的关键所在。

FAN:
为什么你要在这个造景里使用这棵水草?

Jan:
我就是特别喜欢前景草,
一方面和构想吻合,
另一方面很容易修剪。

作品名称:来到日落(Come around Sundown)。25 公升。荣获 2011 年德国“水草缸之艺术”水草造景比赛奈米组冠军。
Picture

FAN:
关于奈米缸就让人有些困惑了。
在缸子旁的标示写着,
这是 Jan 的缸子。
可是我们后来知道,
这个缸子都是 Annika 在照顾。
Annika 你要稍作说明吗?

Annika:
这个缸子在去年来过汉诺瓦一次。
这个缸子陪伴我们已经约有 1.5 年了,
在 2010 年时我们以"马丘比丘(Machu Picchu)"获得了第三名。
这个缸子先前在家里被受到了忽视,
有三个月的时间不曾施肥,
也不曾做过任何的维护。

不过这个缸子的状况却很稳定,
我就怂恿 Jan 把缸子让给我来管。
约在 2010 年六月时进行了一次相当大的修剪,
之后就放在我们的厨房。
慢慢地就被我给改变了,
凤尾苔和迷你矮珍珠被拿掉了,
并且造出了一条"硅石铺设的小径",
石头的摆设也改变了。
以些几毫米大的鹿角苔碎片,
塞入了每个岩石的缝隙之中。
其他的水草则全部留下,
因为我觉得这些水草尺寸很小,
而且也很好照顾。

后来我们意外获得了一小撮的马蹄沟繁缕(Elatine hydropiper),
我就决定在小径上种水草。
由于黑毛藻在珊瑚墨丝上蔓延,
我不加思索的就很勇敢的把珊瑚墨丝完全拿掉,
直到底下的岩石露出为止。
结果是,
珊瑚墨丝顺着岩石的形状再长了回来。

在汉诺瓦比赛之前的三个星期,
缸子还是顺其自然的发展,
那时候 Jan 问我想不想参赛。
说完就立刻动手了:
改善照明、增加施肥,
然后期待结果。
因为我没有足够的勇气置身比赛,
可是 Jan 觉得这个缸子发展得很好,
就用他自己的名义在参赛截止前三天报名了。
所以这个缸就以"来到日落(Come around Sundown)"的名称第二度出游了,
结果获得了奈米组的第一名。

作品名称:色彩与形状(The Color and the Shape)。 63x36x36 公分。
Picture

FAN:
感谢你们这么详尽地回答。
我们还想问你俩几个很一般的问题,
很简单的回答就可以了,
只要第一个反应就可以了。

你们怎么定义水族造景?

Jan:
和周遭很契合的缸子,
结合了高价值的材料。

Annika:
就像电视...只会越来越好!

FAN:
你们对德国的"造景"发展有何看法?
你们对目前的趋势看法如何?

Jan;
水族造景在未来的几年会是水族界最重要的议题,
趋势会走向"即插即用式的水族造景"。
我们对此已经抱持批判的看法,
目前有许多的"水族缸造景师"和"书籍作者",
他们往往忘记了,
要深入探讨缸子维护和施肥等基本的议题。
我希望,
这两个议题在未来能受到更多的重视。

从国际的角度来看,
德国的造景缸不断的在进步,
我认为目前从水草的品质来看,
我们是属于前端的。

Annika:
我认为,
未来在市场上会有越来越多的水族造景议题。
对水草和特定水质之重要性的意识会强化。
然而总是还有一小群人的造景,
会造国际比赛中获得成功,
愿意花很多钱在设备上,
而且疯狂的程度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天真快乐。

尚在发展中的造景缸。60x45x45 公分。
Picture

FAN:
你们目前最喜欢的外国造景是?

Jan:
香港许锦汶的"缘(Destiny)"。

Annika:
菲律宾 Joey L. Gatus 的"大草原的生命循环(Savanna's Cycle of Life)"。

FAN:
Jan 你自己的哪个造景是你最喜欢的?
为什么?

Jan:
我目前的缸子,
因为还在发展当中,
我觉得非常兴奋。

FAN:
Annika 你自己的哪个造景是你最喜欢的?
为什么?

Annika:
"岩石(Rocks)",
因为我喜欢奈米缸,
而且是从迷你矮珍珠发展而来的。

作品名称:岩石(Rocks)。40x25x25 公分。
Picture

FAN:
你们对未来的期望和计画是什么?
你们有想要实现的梦想计画吗?

Jan:
梦想计画是一个"低科技"的七彩神仙缸,
不过还要好几年才能够实现。
下一步应该是客厅的一个大型石组缸。

Annika:
除了客厅的一个大型石组缸,
我希望和 Flowgrow 的网友能有共同的策划,
让整个社群能够更紧密的聚在一起。

FAN:
你们对有类似愿景的人有何建议?

Jan:
遍试各种水草,
要了解肥料和水质的化学。
一个水族的 90% 是由水草组成的,
如果水草生长不够理想,
就算这个缸子有最好的硬景观也没用。
要累积自己的经验,
不要因被批评而丧失勇气,
这些都是每个人都要经历过的。
Flowgrow 网站目前是个难以置信的知识库,
我相信不需要在此提出各种问题,
就能成功的让水草缸运行了。

FAN:
我个人以 Flowgrow 水族造景网的名义,
非常感谢你们拨冗回答我们的问题!
我们都希望你们能更成功!

初次造景试作缸。60x40x55 公分。
Picture


原文网址:
http://aquascaping.flowgrow.de/aquascaping/interviews/177-interview-mit-annika-reinke-und-jan-knispel
 

想在手机阅读更多鱼缸/造景资讯?下载【香港水族网】Android应用
分享到Facebook

最新文章

技术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