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族造景人物聚焦:Gary Wu


问:
你是怎么获得灵感创作这个造景的?
你为何会选这个标题?
目的是什么?

答:

“巢(Nest)”的概念来自下面这则广告: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VMvWXUkAiM 
在广告里面,
小鸟们用吸管来复制北京国家体育馆~鸟巢,
我觉得我能够在自己的造景内复制出类似的东西。
所以我搜寻了许多鸟巢的参考照片,
看看如何以更自然的方式呈现在我的布景内。

问:
你如何准备这个缸子里要用的沉木?
用的又是哪种沉木?

答:

我这个造景内所用的所有沉木都是从海滩捡来的,
那个海滩有很多从大海漂浮来的树枝,
每天曝晒在阳光底下,
已经腐烂没有树皮了。
我用双氧水进行适度的消毒工作,
然后丢入淡水中一个月后才放入鱼缸内。

问:
在设缸之前你有准备任何方式的草稿或绘图吗?

答:

我通常会为了同一个概念草绘出不同的布景,
就像这个造景,
我试过了三角型和凸起型,
并把巢放入里面,
最后我决定用这个布景结构。
我会参考照片来看看我应该在布景内用哪种水草。
我最后放弃了大部分生长快速的水草,
而是用了不同的水榕(Anubias),
来呈现树枝上的叶片。


问:
为了安置硬件和水草,
你是否遵循着先前研究过的比例,
或者在造景时只是很即兴或随着自己的直觉?

答:

不管我是不是针对布景做计划,
我都能用自己在设计方面的知识,
构图出一个基调不错的布景。
有时候我会草绘出所有的可能结合,
然后寻找岩石、沉木和水草间正确的组合,
但有时候我会根据某些现成的部件,
并根据其形状来构图出一个布景。
基本上一切都是计画妥当的。
对这个布景来说,
水榕是第一个我决定用来复制树上叶片的部件,
其次是寻找巢的正确材料,
可事实上当我有了巢的构想时,
我已经想到了挂在门外装饰圣诞节用的藤圈,
最后我找到了一个相当适合我造景的藤圈。
我捡了近二十枝,
并挑选了在我布景内最正确的组合。

问:
你是如何开始种植水草的?

答:
我习惯有水的时候,
那是我个人的偏好。
很多新手认为种水草是很困难的工作,
不容易把水草固定在底床内,
但也许我已经知道了这些技术,
我认为注满水对我来说,
比较容易知道在种时的密度,
也必较容易整理水草的高度。

问:
你用的是哪一种过滤器?
用了几个?

答:

两台 Tetra P120 外置式过滤机。


问:
你在设缸前几周的时候如何添加营养?
每天添加还是一周一次?

答:

我并没在自己的布景中使用含有肥料的底床,
我用的是砂砾的材质,
所以巨量营养的浓度并不高,
我的底砂已经用了六年,
状况还不错。
我偏好对大部分的水草使用根肥而非液肥,
因此我会在设缸时补充一些基肥。
但对这个造景而言,
由于大部分的水草是水榕、黑木蕨(Bolbitis heudelotii)和铁皇冠(Microsorum),
并不依靠根肥,
所以我在设缸一个月后才开始施肥。
施肥并没有固定的排程,
完全看水草的反应而定。
通常我会在换水后施肥,
很少去区分要投于哪种营养,
大部分的时候是含有巨量和微量营养的通用肥料,
因为我常换水,
大都是每星期两三次,
所以施肥频率与时候每隔一天就一次。

问:
你偏爱用哪些水质?
你用的是哪一种水质?
你的换水标准如何?


答:
很幸运的,
香港的自来水是中性软水很适合种水草,
所以我能够经常换水而不用去顾虑水质是否适合水草。
我在换水时用两条水管,
一条进水的同时另一条则排水。
这样把水位的升降幅度减到了最低,
因此我能够更容易清理上半部,
而且水温也更稳定,
水质转变很缓慢,
另一个优点是我能够同时进行修剪,
因为此时很容易就吸走剪掉的枝叶。
如果我不这么做,
就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清理底部,
因为整缸的水没多久就会流光了,
而如果我们再把新水重新注满缸子,
我怕水草和动物都适应。

我不是个追寻数字的人,
很少去测试水质,
直到出现某些错误必须对付,
我相信水草生长在野外也必须面对猛烈的变化条件并生存下来,
为何要固定在特定的水质,
水草的忍受范围,
比我们制订的标准或偏好,
高出了许多。
我理性的觉得,
不论是施肥出错、喂食过多甚至爆藻,
通常只要换水就能大幅改善水质。
换水越多,
就越能把我们的缸子转变成接近自来水的水质,
一旦水草和动物适应了,
就不用担心换水会造成任何问题。
当然了,
这只适用在我的地区,
如果在极地地区有着很大的温差,
或者我知道某些欧洲国家的自来水硬度偏高,
他们在使用前就需要逆渗透系同来净化水质,
也更加的昂贵。


问:
你在水族缸的照明如何?
用的是哪一种色温?

答:

我用了 12 支 18 W 的 T8 灯管,
全都有很不错的反射灯罩,
色温全都是 6500 K。
如果我想加速,
就添加更多的肥料,
并且灯光全开同时延长照明时间;
如果我想减速,
就用较少的肥料和减半光照。
这就要看是在哪个阶段。

问:
你遇过藻类吗?
你认为为何会发生?
又是如何除藻的?

答:

在设缸阶段的水质并不稳定,
在大幅修剪或水草生长过密而阻碍水流,
在这些时候,
藻类总是会出现。
不过那只是整个过程的一段时期,
没什么好担心的。
我们唯一要做的是缩短这段时期,
并且把水质转呈稳定。
这是从老手的角度来看的,
但新手则不然,
他们可能会担心,
因为他们不知道硬件或自己所天选的水草和鱼只,
是否为正确的组合,
在这样的情况下,
我会建议换更多的水,
以减少藻类萌芽,
并且严加控制肥料浓度、照明时间,
还有一再强调的,
换更多的水。
有时候爆藻很难避免,
直到我们把所有的东西都严加控制。
我们并不是科学家,
没有必要担心哪些数据或哪些元素会引发藻类,
就算我们知道,
也没法在自己缸子里的每个角落,
把所有的水质控制在那样的浓度。
如果我们知道氨氮(NH4)可能活化藻类,
但要怎么去除之?
要更常换水?
从动物清除所有的废弃物?
要更常测试所有的水质?
算了吧!
我们将会非常的忙碌,
而那也会使我们丧失欣赏水族造景的时间,
所以,
让我们放轻松,
并且享受水族造景的乐趣。


问:
你在第一次进行修剪时,
有任何的偏好作法吗?


答:

对我来说,
并没有修剪水草的固定排程或区块,
一切都看生长速度以及我们想要的形状。
想要球型,
那就对右侧进行更多的修剪,
使更多的枝叶长出以形成球型。
对于过度密集的部分,
当然要加以修剪以免阻碍水流。
过高的密度也会造成问题,
水草下半部会被牺牲掉。
在这个造景中,
我用的水榕并非沉水型的,
所以花了很长的时间来适应,
我必须逐步的修剪其叶片,
以刺激水下叶的生长。

修剪是一种控制水草生长的技术,
也是种植技术的进一皆等级,
最初的等级是让水草活下来。
很难在简短的答复内容中把所有的东西说清楚,
但是一个成功的水族造景师,
很清楚什么时候该修剪,
以便让想要的形体同时能够繁茂。

问:
在任何时刻中如果觉得结果不好,
你会不会移动硬件。

答:

整体的造景不会改变,
但微调是必须的,
就像我发觉有些水草在缸子里长不好,
就会用其他的水草来更换,
或如果水草造成水流问题,
我就会看看能不能加以修剪或改变水流方向。
如果我观察到一种水草的状况很好,
我会做细微的改变,
让这棵水草更杰出。

问:
你会对设缸做定期拍照追踪吗?
摄影对你能否对水族缸发展能否有清晰印象有帮助吗?

答:

我在设缸阶段会拍照,
以查明硬景观的位置是否落在正确的透视关系上。
这对自然风的布景来说非常重要。
在拍摄最终照片的前一个月,
我会拍个照片来看看是否要进行最后的调整,
就像有时候我们觉得痕不错,
可是在拍照后,
会发现水草太过茂密而看不到细节,
就好像是一颗绿球而无水草的形状和外型。
在这样的情况下,
我必须修剪水草,
才能在拍照后显现出形状和外型。

问:
你参加摄影比赛时这个缸子设置多久了?

答:

这个造景几乎是九个月,
因为大部分的水榕是从水草场拿来的,
当地的环境和我的设缸不同,
所以几乎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来适应,
在那段时间里,
我必须经常修剪以活化新叶的生长。

问:
对于最后的完成图,
你用的是哪种照相器材和技术?

答:

摄影是我的强项,
过去几年来我协助我们的团队拍摄了许多获奖的缸子。
如果摄影师也能在水族造景比赛获得奖品,
我想我应该会有很多才对。
哈!哈!
我用的是数位单眼相机(DSLR)搭配专业的闪光灯来拍摄自己的水族造景。
如何设置打光以显现自己的最后景色,
在属于一种进阶的摄影技术层级。
我很幸运具备设计的背景,
策画过很多的商业摄影,
所以我知道怎么运用不同的打光设置,
以提升我水族造景的结果。
基本上,
从上部打光只能有一种一般的景色,
我必须在不同的位置调整打光角度,
聚光灯、柔光罩、遮光罩...等等,
基本上就像商业摄影工作室的设置,
以构图出最终的图片。
通常我会用三至四盏灯源,
在拍照之前,
会几乎花了半天的时间来调整灯源。
目的是要调整我想要凸显的区域,
并让整个水族造景图片看起来更立体感。
控制明亮和阴暗的区域是很重要的,
柔光罩以些许阴影提供了柔性的对比,
聚光灯提供强烈的对比和较暗的阴影,
我们称之为照片气氛的控制。
每个水族造景都是独一无二的,
打光的需求、位置和打光的角度都不同,
没有固定的规则。

问:
你认为是否应更重视水族造景内的动物运用,
或者只要有很好的设计就够了?

答:

水族造景并非一定要植物或动物,
纯粹的岩石或石头搭配非洲慈鲷的造景,
也能够成为一个没有水草的不错水族造景,
可是植物和动物间的平衡,
将让整个环境更自然。
事实上,
当人们在谈论水族造景时,
总是归类成水草缸,
就算放进了高级的慈鲷、七彩或灯鱼,
这些鱼全都变成了配角。
对一个平衡的水族缸来说,
环境内两者之间正确的选择是很重要的。


问:
如果我们分析最近几次比赛的结果、水族造景的趋势还有不惜代价渴望革新。
你认为是否错失了真正"自然水族缸"的本质?

答:

说得好,
但这要看我们怎么定义代价,
是金钱还是时间?
如果水族造景师花了很多时间去准备一个构造体或一个很难维护的缸子,
这是水族造景师自己的努力。
如果水族造景师花了很多的钱在高科技设备上,
这我就不认同是自然风了。

我也观察到水族造景师趋向去建造一个造型,
而不是去构思自然风的布景,
那只不过是个看起来很自然的造型,
既不是自然风的布景,
也不是自然水族缸。
对我来说,
有时候也会陷入这种陷阱,
然而有时候当我们有新的构想要呈现时,
就要打破常规。
就想我们想要呈现一座岩山,
我们不能就只放一块大岩石在缸子里,
而不努力去加以装饰,
并以看起来更自然的方式去种植一些水草,
我们不能只等待水草自然而然的生长至想要的位置,
而必须运用某些结构和装饰技术。
我认为重点是,
我们是只要最后看起来更自然并去构思,
或者同时也想以更自然的方式来维护。
对我来说,
我建造并令其以自然的方式生长成我想要的形状,
可是有些人就只想要建构最终的样貌,
就像是插花和方便面一样。
自然水族缸应该让其生长成最终的样貌,
而不是直接摆设成最终的样貌。

最自然的方式是不去影响环境并顺其生长,
可是这样的能见度并不佳。
然而为了取其平衡,
对我来而言,
通常会让水草自由的生长一阵子,
好让整个环境稳定下来,
那段时期是整个过程中最自然的方式,
可是那并不是为了比赛,
而只是整个过程中的一个点。

Picture

问:
一旦完成造景并拍摄最终照片了,
你觉得在设缸时有哪些可以改进的吗?

答:

对我大部分的水族造景来说,
最终图片是我认为应维持的最佳时刻,
就像花朵在最佳状态时盛开。
我唯一想要的是,
如何把这样的状况维持得更久,
所以最美好的记忆应生气蓬勃的停留更久,
而不是只在图片里面。
我会逐渐降低生长速率,
以便将自然的样貌维持更久。
在那之后,
我就会期待新的创作了。
我总是在整个过程之内回顾是否有可改进之处,
而不是在整个过程结束之后,
所以大部分的变动在拍摄最终图片前都已经完成了。

问:
我认为你的水族造景很创新也很奇特,
可是在上届的国际水草造景大赛(IAPLC)中并未活得好名次。
你个人有何看法?

答:

没错,
我失望了一阵子,
但也不是第一次了,
看到一些垃圾造景(rubbish layout)获得更高的名次,
我有被羞辱的感觉。
那的确令许多真的想要公平比赛的人感到很沮丧。
也有些像我一样的水族造景师很消沉,
和我讨论如何冷静下来并继续创作。
这是世上最大的水族造景比赛,
但那也只是场竞赛,
一场商业竞赛。
没错,
我也当过其他比赛的评审,
我知道帮上百个水族造景打分数已经很难了。
要从上千个作品中筛选出一百个进入最后的评比,
是一件更加困难的工作,
所以有很多很不错的水族造景在第一回合就被删掉了。
一旦自己的造景淘汰了,
其他的只是幸运中奖者。
我很感激它们组织这个比赛,
我自己和我们的团队因此能有机会见到世上许多专业的水族造景师。
如果未来能有更公平的比赛,
或者有一个比赛是属于我们所有水族造景师的,
那肯定会更完美。
一个艺术家无法总是受到大众的认同,
这是事实。
我并没获得比赛的好成绩,
但我受到其他水族造景师的敬重和认可,
接受不同团体的采访,
还有很多来自不同比赛的评审邀请,
这些都鼓舞我继续自己的创作。


问:
在这个造景上你有用过任何 Photoshop 的技巧吗?
你认为影像编辑在比赛中是可以接受的吗?
如果有的话,
你的修正程度如何?

答:

照片润饰工具对于数位照片来说,
是个不可或缺的伙伴。
就像暗房用来冲洗传统照片。
那只是个强化影像品质的过程。
大部分的数位相机都内建了软件来自动调整输出。
如果从照片比赛的角度来看,
也能接受照片的润饰,
所以可以归类至一个新构成的影像部门,
让摄影师以自己的想像结合不同的照片产生最终的景色。

当然了,
水族造景比赛并非摄影比赛,
焦点是不同的,
所以从自己的水族造景添加或删除某些东西,
这是无法接受的,
可是也很难追踪影像是否被 Photoshop 专家润饰过。

我自己的看法是,
增加明亮度、锐利度、色彩平衡或调准,
应该是可以接受的,
而我所有的照片也都这么做。


问:
我很荣幸有机会访问你,
你还有想补充的吗?

答:

我也很高兴你让我能表达自己的看法,
事实上如果没有比赛和网络,
水族造景会是个非常私人的东西。
我们没法把自己的造景带给朋友们看,
所以我们需要更多的互动和沟通管道,
那么所有的水族造景师就有更多的机会互动,
并分享他们的经验,
这能协助更多新手喜爱这项活动。
 

想在手机阅读更多鱼缸/造景资讯?下载【香港水族网】Android应用
分享到Facebook

最新文章

技术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