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族造景人物聚焦:Gary Wu


問:
你是怎麼獲得靈感創作這個造景的?
你為何會選這個標題?
目的是什麼?

答:

「巢(Nest)」的概念來自下面這則廣告: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VMvWXUkAiM 
在廣告裡面,
小鳥們用吸管來複製北京國家體育館~鳥巢,
我覺得我能夠在自己的造景內複製出類似的東西。
所以我搜尋了許多鳥巢的參考照片,
看看如何以更自然的方式呈現在我的佈景內。

問:
你如何準備這個缸子裡要用的沉木?
用的又是哪種沉木?

答:

我這個造景內所用的所有沉木都是從海灘撿來的,
那個海灘有很多從大海漂浮來的樹枝,
每天曝曬在陽光底下,
已經腐爛沒有樹皮了。
我用雙氧水進行適度的消毒工作,
然後丟入淡水中一個月後才放入魚缸內。

問:
在設缸之前你有準備任何方式的草稿或繪圖嗎?

答:

我通常會為了同一個概念草繪出不同的佈景,
就像這個造景,
我試過了三角型和凸起型,
並把巢放入裡面,
最後我決定用這個佈景結構。
我會參考照片來看看我應該在佈景內用哪種水草。
我最後放棄了大部分生長快速的水草,
而是用了不同的水榕(Anubias),
來呈現樹枝上的葉片。


問:
為了安置硬體和水草,
你是否遵循著先前研究過的比例,
或者在造景時只是很即興或隨著自己的直覺?

答:

不管我是不是針對佈景做計劃,
我都能用自己在設計方面的知識,
構圖出一個基調不錯的佈景。
有時候我會草繪出所有的可能結合,
然後尋找岩石、沉木和水草間正確的組合,
但有時候我會根據某些現成的部件,
並根據其形狀來構圖出一個佈景。
基本上一切都是計畫妥當的。
對這個佈景來說,
水榕是第一個我決定用來複製樹上葉片的部件,
其次是尋找巢的正確材料,
可事實上當我有了巢的構想時,
我已經想到了掛在門外裝飾聖誕節用的藤圈,
最後我找到了一個相當適合我造景的藤圈。
我撿了近二十枝,
並挑選了在我佈景內最正確的組合。

問:
你是如何開始種植水草的?

答:
我習慣有水的時候,
那是我個人的偏好。
很多新手認為種水草是很困難的工作,
不容易把水草固定在底床內,
但也許我已經知道了這些技術,
我認為注滿水對我來說,
比較容易知道在種時的密度,
也必較容易整理水草的高度。

問:
你用的是哪一種過濾器?
用了幾個?

答:

兩台 Tetra P120 外置式過濾機。


問:
你在設缸前幾週的時候如何添加營養?
每天添加還是一周一次?

答:

我並沒在自己的佈景中使用含有肥料的底床,
我用的是砂礫的材質,
所以巨量營養的濃度並不高,
我的底砂已經用了六年,
狀況還不錯。
我偏好對大部分的水草使用根肥而非液肥,
因此我會在設缸時補充一些基肥。
但對這個造景而言,
由於大部分的水草是水榕、黑木蕨(Bolbitis heudelotii)和鐵皇冠(Microsorum),
並不依靠根肥,
所以我在設缸一個月後才開始施肥。
施肥並沒有固定的排程,
完全看水草的反應而定。
通常我會在換水後施肥,
很少去區分要投于哪種營養,
大部分的時候是含有巨量和微量營養的通用肥料,
因為我常換水,
大都是每星期兩三次,
所以施肥頻率與時候每隔一天就一次。

問:
你偏愛用哪些水質?
你用的是哪一種水質?
你的換水標準如何?


答:
很幸運的,
香港的自來水是中性軟水很適合種水草,
所以我能夠經常換水而不用去顧慮水質是否適合水草。
我在換水時用兩條水管,
一條進水的同時另一條則排水。
這樣把水位的升降幅度減到了最低,
因此我能夠更容易清理上半部,
而且水溫也更穩定,
水質轉變很緩慢,
另一個優點是我能夠同時進行修剪,
因為此時很容易就吸走剪掉的枝葉。
如果我不這麼做,
就沒有足夠的時間來清理底部,
因為整缸的水沒多久就會流光了,
而如果我們再把新水重新注滿缸子,
我怕水草和動物都適應。

我不是個追尋數字的人,
很少去測試水質,
直到出現某些錯誤必須對付,
我相信水草生長在野外也必須面對猛烈的變化條件並生存下來,
為何要固定在特定的水質,
水草的忍受範圍,
比我們制訂的標準或偏好,
高出了許多。
我理性的覺得,
不論是施肥出錯、餵食過多甚至爆藻,
通常只要換水就能大幅改善水質。
換水越多,
就越能把我們的缸子轉變成接近自來水的水質,
一旦水草和動物適應了,
就不用擔心換水會造成任何問題。
當然了,
這只適用在我的地區,
如果在極地地區有著很大的溫差,
或者我知道某些歐洲國家的自來水硬度偏高,
他們在使用前就需要逆滲透系同來淨化水質,
也更加的昂貴。


問:
你在水族缸的照明如何?
用的是哪一種色溫?

答:

我用了 12 支 18 W 的 T8 燈管,
全都有很不錯的反射燈罩,
色溫全都是 6500 K。
如果我想加速,
就添加更多的肥料,
並且燈光全開同時延長照明時間;
如果我想減速,
就用較少的肥料和減半光照。
這就要看是在哪個階段。

問:
你遇過藻類嗎?
你認為為何會發生?
又是如何除藻的?

答:

在設缸階段的水質並不穩定,
在大幅修剪或水草生長過密而阻礙水流,
在這些時候,
藻類總是會出現。
不過那只是整個過程的一段時期,
沒甚麼好擔心的。
我們唯一要做的是縮短這段時期,
並且把水質轉呈穩定。
這是從老手的角度來看的,
但新手則不然,
他們可能會擔心,
因為他們不知道硬體或自己所天選的水草和魚隻,
是否為正確的組合,
在這樣的情況下,
我會建議換更多的水,
以減少藻類萌芽,
並且嚴加控制肥料濃度、照明時間,
還有一再強調的,
換更多的水。
有時候爆藻很難避免,
直到我們把所有的東西都嚴加控制。
我們並不是科學家,
沒有必要擔心哪些數據或哪些元素會引發藻類,
就算我們知道,
也沒法在自己缸子裡的每個角落,
把所有的水質控制在那樣的濃度。
如果我們知道氨氮(NH4)可能活化藻類,
但要怎麼去除之?
要更常換水?
從動物清除所有的廢棄物?
要更常測試所有的水質?
算了吧!
我們將會非常的忙碌,
而那也會使我們喪失欣賞水族造景的時間,
所以,
讓我們放輕鬆,
並且享受水族造景的樂趣。


問:
你在第一次進行修剪時,
有任何的偏好作法嗎?


答:

對我來說,
並沒有修剪水草的固定排程或區塊,
一切都看生長速度以及我們想要的形狀。
想要球型,
那就對右側進行更多的修剪,
使更多的枝葉長出以形成球型。
對於過度密集的部分,
當然要加以修剪以免阻礙水流。
過高的密度也會造成問題,
水草下半部會被犧牲掉。
在這個造景中,
我用的水榕並非沉水型的,
所以花了很長的時間來適應,
我必須逐步的修剪其葉片,
以刺激水下葉的生長。

修剪是一種控制水草生長的技術,
也是種植技術的進一皆等級,
最初的等級是讓水草活下來。
很難在簡短的答覆內容中把所有的東西說清楚,
但是一個成功的水族造景師,
很清楚甚麼時候該修剪,
以便讓想要的形體同時能夠繁茂。

問:
在任何時刻中如果覺得結果不好,
你會不會移動硬體。

答:

整體的造景不會改變,
但微調是必須的,
就像我發覺有些水草在缸子裡長不好,
就會用其他的水草來更換,
或如果水草造成水流問題,
我就會看看能不能加以修剪或改變水流方向。
如果我觀察到一種水草的狀況很好,
我會做細微的改變,
讓這棵水草更傑出。

問:
你會對設缸做定期拍照追蹤嗎?
攝影對你能否對水族缸發展能否有清晰印象有幫助嗎?

答:

我在設缸階段會拍照,
以查明硬景觀的位置是否落在正確的透視關係上。
這對自然風的佈景來說非常重要。
在拍攝最終照片的前一個月,
我會拍個照片來看看是否要進行最後的調整,
就像有時候我們覺得痕不錯,
可是在拍照後,
會發現水草太過茂密而看不到細節,
就好像是一顆綠球而無水草的形狀和外型。
在這樣的情況下,
我必須修剪水草,
才能在拍照後顯現出形狀和外型。

問:
你參加攝影比賽時這個缸子設置多久了?

答:

這個造景幾乎是九個月,
因為大部分的水榕是從水草場拿來的,
當地的環境和我的設缸不同,
所以幾乎花了三個月的時間來適應,
在那段時間裡,
我必須經常修剪以活化新葉的生長。

問:
對於最後的完成圖,
你用的是哪種照相器材和技術?

答:

攝影是我的強項,
過去幾年來我協助我們的團隊拍攝了許多獲獎的缸子。
如果攝影師也能在水族造景比賽獲得獎品,
我想我應該會有很多才對。
哈!哈!
我用的是數位單眼相機(DSLR)搭配專業的閃光燈來拍攝自己的水族造景。
如何設置打光以顯現自己的最後景色,
在屬於一種進階的攝影技術層級。
我很幸運具備設計的背景,
策畫過很多的商業攝影,
所以我知道怎麼運用不同的打光設置,
以提升我水族造景的結果。
基本上,
從上部打光只能有一種一般的景色,
我必須在不同的位置調整打光角度,
聚光燈、柔光罩、遮光罩...等等,
基本上就像商業攝影工作室的設置,
以構圖出最終的圖片。
通常我會用三至四盞燈源,
在拍照之前,
會幾乎花了半天的時間來調整燈源。
目的是要調整我想要凸顯的區域,
並讓整個水族造景圖片看起來更立體感。
控制明亮和陰暗的區域是很重要的,
柔光罩以些許陰影提供了柔性的對比,
聚光燈提供強烈的對比和較暗的陰影,
我們稱之為照片氣氛的控制。
每個水族造景都是獨一無二的,
打光的需求、位置和打光的角度都不同,
沒有固定的規則。

問:
你認為是否應更重視水族造景內的動物運用,
或者只要有很好的設計就夠了?

答:

水族造景並非一定要植物或動物,
純粹的岩石或石頭搭配非洲慈鯛的造景,
也能夠成為一個沒有水草的不錯水族造景,
可是植物和動物間的平衡,
將讓整個環境更自然。
事實上,
當人們在談論水族造景時,
總是歸類成水草缸,
就算放進了高級的慈鯛、七彩或燈魚,
這些魚全都變成了配角。
對一個平衡的水族缸來說,
環境內兩者之間正確的選擇是很重要的。


問:
如果我們分析最近幾次比賽的結果、水族造景的趨勢還有不惜代價渴望革新。
你認為是否錯失了真正"自然水族缸"的本質?

答:

說得好,
但這要看我們怎麼定義代價,
是金錢還是時間?
如果水族造景師花了很多時間去準備一個構造體或一個很難維護的缸子,
這是水族造景師自己的努力。
如果水族造景師花了很多的錢在高科技設備上,
這我就不認同是自然風了。

我也觀察到水族造景師趨向去建造一個造型,
而不是去構思自然風的佈景,
那只不過是個看起來很自然的造型,
既不是自然風的佈景,
也不是自然水族缸。
對我來說,
有時候也會陷入這種陷阱,
然而有時候當我們有新的構想要呈現時,
就要打破常規。
就想我們想要呈現一座岩山,
我們不能就只放一塊大岩石在缸子裡,
而不努力去加以裝飾,
並以看起來更自然的方式去種植一些水草,
我們不能只等待水草自然而然的生長至想要的位置,
而必須運用某些結構和裝飾技術。
我認為重點是,
我們是只要最後看起來更自然並去構思,
或者同時也想以更自然的方式來維護。
對我來說,
我建造並令其以自然的方式生長成我想要的形狀,
可是有些人就只想要建構最終的樣貌,
就像是插花和速食麵一樣。
自然水族缸應該讓其生長成最終的樣貌,
而不是直接擺設成最終的樣貌。

最自然的方式是不去影響環境並順其生長,
可是這樣的能見度並不佳。
然而為了取其平衡,
對我來而言,
通常會讓水草自由的生長一陣子,
好讓整個環境穩定下來,
那段時期是整個過程中最自然的方式,
可是那並不是為了比賽,
而只是整個過程中的一個點。

Picture

問:
一旦完成造景並拍攝最終照片了,
你覺得在設缸時有哪些可以改進的嗎?

答:

對我大部分的水族造景來說,
最終圖片是我認為應維持的最佳時刻,
就像花朵在最佳狀態時盛開。
我唯一想要的是,
如何把這樣的狀況維持得更久,
所以最美好的記憶應生氣蓬勃的停留更久,
而不是只在圖片裡面。
我會逐漸降低生長速率,
以便將自然的樣貌維持更久。
在那之後,
我就會期待新的創作了。
我總是在整個過程之內回顧是否有可改進之處,
而不是在整個過程結束之後,
所以大部分的變動在拍攝最終圖片前都已經完成了。

問:
我認為你的水族造景很創新也很奇特,
可是在上屆的國際水草造景大賽(IAPLC)中並未活得好名次。
你個人有何看法?

答:

沒錯,
我失望了一陣子,
但也不是第一次了,
看到一些垃圾造景(rubbish layout)獲得更高的名次,
我有被羞辱的感覺。
那的確令許多真的想要公平比賽的人感到很沮喪。
也有些像我一樣的水族造景師很消沉,
和我討論如何冷靜下來並繼續創作。
這是世上最大的水族造景比賽,
但那也只是場競賽,
一場商業競賽。
沒錯,
我也當過其他比賽的評審,
我知道幫上百個水族造景打分數已經很難了。
要從上千個作品中篩選出一百個進入最後的評比,
是一件更加困難的工作,
所以有很多很不錯的水族造景在第一回合就被刪掉了。
一旦自己的造景淘汰了,
其他的只是幸運中獎者。
我很感激它們組織這個比賽,
我自己和我們的團隊因此能有機會見到世上許多專業的水族造景師。
如果未來能有更公平的比賽,
或者有一個比賽是屬於我們所有水族造景師的,
那肯定會更完美。
一個藝術家無法總是受到大眾的認同,
這是事實。
我並沒獲得比賽的好成績,
但我受到其他水族造景師的敬重和認可,
接受不同團體的採訪,
還有很多來自不同比賽的評審邀請,
這些都鼓舞我繼續自己的創作。


問:
在這個造景上你有用過任何 Photoshop 的技巧嗎?
你認為影像編輯在比賽中是可以接受的嗎?
如果有的話,
你的修正程度如何?

答:

照片潤飾工具對於數位照片來說,
是個不可或缺的夥伴。
就像暗房用來沖洗傳統照片。
那只是個強化影像品質的過程。
大部分的數位相機都內建了軟體來自動調整輸出。
如果從照片比賽的角度來看,
也能接受照片的潤飾,
所以可以歸類至一個新構成的影像部門,
讓攝影師以自己的想像結合不同的照片產生最終的景色。

當然了,
水族造景比賽並非攝影比賽,
焦點是不同的,
所以從自己的水族造景添加或刪除某些東西,
這是無法接受的,
可是也很難追蹤影像是否被 Photoshop 專家潤飾過。

我自己的看法是,
增加明亮度、銳利度、色彩平衡或調準,
應該是可以接受的,
而我所有的照片也都這麼做。


問:
我很榮幸有機會訪問你,
你還有想補充的嗎?

答:

我也很高興你讓我能表達自己的看法,
事實上如果沒有比賽和網路,
水族造景會是個非常私人的東西。
我們沒法把自己的造景帶給朋友們看,
所以我們需要更多的互動和溝通管道,
那麼所有的水族造景師就有更多的機會互動,
並分享他們的經驗,
這能協助更多新手喜愛這項活動。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魚缸/造景資訊?下載【香港水族網】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最新文章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