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年德國「水草缸之藝術」水草造景大賽成績

 
圖片協力:Jan Simon Knispel(德國)

第五屆德國「水草缸之藝術」水草造景大賽,
日前於漢諾威順利落幕了。
在各種國際水族造景比賽林立的大環境中,
像德國這種在會場上造景的比賽可說獨一無二的方式。
也或許是這種現場造景的比賽模式,
才得以讓「水草缸之藝術」水草造景比賽得以延續至今,
此外德國位居歐洲的心臟地帶,
其他國家的選手不太需要舟車勞頓來參賽,
這也是這種現場造景比賽得以國際化的重要原因。
許多同質性很高的水族造景攝影比賽,
例如德國的「歐洲杯國際水族造景大賽」和西班牙的「水生活水族造景大賽」,
雖然在創辦之初受到不少注目,
但如今都已經相繼停辦了。
畢竟以水族造景攝影比賽的角度來看,
目前都很不容易挑戰日本 ADA 國際水草造景比賽(IAPLC)的地位。
仍舊持續舉辦的地方性比賽如台灣的水草造景比賽,
走的也是現場評比而非圖片比賽的方式。

綜觀 2012 年的德國「水草缸之藝術」水草造景大賽,
在國際地位和知名度的提升上,
可謂獲得了相當大的成就。
我們來看看這次比賽總共有來自五個國家的五位評審:
來自丹麥的 Ole Pedersen,
來自波蘭的 Bartlomiej Lipczynski,
來自加拿大的 Oliver Lucanus,
來自德國的 Roland Strößner,
還有來自日本的天野尚。
前四位評審可說是「水草缸之藝術」的固定班底了,
不過在我的理解當中,
這可能是天野尚先生第一次離開日本擔任水草造景比賽的評審,
可說給了德國比賽十足的面子。
當然了,
天野尚遠赴德國的另一個目的,
是要參加德國 ADA 在漢諾威會場上所舉辦的研討會(workshop)。

來自德國的 Jan Simon Knispel 是德國水草缸之藝術水草造景比賽的常客,在本屆的超大組比賽獲得了第九名。
Picture

說到了日本 ADA 的國際水草造景比賽和天野尚先生,
我才在三周前(2011 年 1 月 13 日)的一次聚餐當中,
和台灣水族寵物生態雜誌的周社長聊到了這個話題。
在席間我原本只是自我調侃的表示:
當水族造景比賽評審的最大收穫,
就是得罪的水草造景師越來越多了。
不料,
曾經擔任過日本 ADA 國際水草造景比賽和 2009 年「德國水草缸之藝術」水草造景大賽評審的周社長,
對於日前網路的許多偏頗傳言可說是不吐不快,
也讓我對與許多幕後的真相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周社長語重心長的表示,
每個參賽者對於水族造景比賽的期望都不一樣。
大部分的水草愛好者其實是抱持著學習、觀摩、交流和好玩的心態,
因為水草缸的造景本來就是做給自己看的,
在欣賞和整理水草造景的過程中獲得自我陶醉的樂趣,
比賽的得失心沒看得那麼重要,
自己動手做出喜歡的水草造景那才是最珍貴的。
但也有一部分的水族造景師抱持著志在必得的心理,
認為參加水草造景比賽的目的,
就是要爭取最高的榮譽,
就是期望要能夠名利雙收,
畢竟這能夠為自己本身的水族事業增添不少光環。
可是得失心太重的結果,
往往會過度在意比賽的成績或名次,
一旦成績發表不如自己的期望,
在失望之餘便會對比賽單位進行責難。

周社長接著說,
網路上的激情發言常常會扭曲大部分沉默人士的看法,
也就是說少數負面的聲音或許會鋪天蓋地且震耳欲聾,
可是大多數沉默或冷靜的網民卻可能是抱持著正面的態度。
周社長以日本 ADA 的國際水草造景大賽為例,
當每一年的成績發表以後,
總是會聽到一些負面的評價,
但擺在眼前的事實是,
每一年參加日本 ADA 國際水草造景大賽的選手,
不論在報名數量或國家地區來源,
都一直在屢創新高紀錄。
再也沒有比世界各國的水族造景師們以實際行動報名參加的做法,
更能凸顯這個比賽是否受到越來越多人的肯定了。

台灣陳德全先生的水族瀑布造景驚艷一時,但在 2007 年的日本 ADA 國際水草造景比賽中,因為特殊的理由只獲得了第七名。
Picture

周社長對於天野尚先生抱持著相當肯定的態度,
除了天野尚先生的一些辛酸人生經歷外,
他以一個攝影師而非水草專家的身分,
不但創新了水草造景的手法,
甚至還主導了當今世上最大的水草造景比賽。
外界對於 ADA 國際水草造景比賽的諸多批評,
周社長以內行人的身分透漏了不為人知的內幕:
日本 ADA 國際水草造景比賽在決選時,
每個評審都要明白發表為何喜歡或不喜歡哪個作品,
在評審團進行討論時經常可聽到針鋒相對的爭執,
絕非外界所傳說的黑箱作業。
此外在作品決選的會議之中,
每個評審都已經知道了每件作品的作者和國籍。
也就是說如果 ADA 的評審團有所偏袒的話,
那麼日本籍的評審算是佔最多數的,
可是為何近幾年來從來就沒有日本選手獲得總冠軍?
此外網路也盛傳 ADA 為了在越南打開銷售市場,
所以刻意將好成績送給了越南籍的選手。
周社長很不以為然的表示,
越南市場佔 ADA 產品銷售量極少的比例,
日本如果要藉由比賽成績來攏絡並打開市場的話,
那麼目前世上最大的市場根本就是在中國,
最應該獲得大獎的理應是中國選手才對。
但中國的水族造景師歷年來在日本 ADA 國際水草造景比賽的成績如何?

針對 ADA 評審團在決選時的針鋒相對,
周社長還述說了一個令我感到很震驚的內幕。
原來這是在 2007 年的作品決選會議之中,
曾經在 2005 年獲得 ADA 國際水草造景比賽總冠軍的台灣陳德全先生,
在 2007 年又世界水族造景界從未見過的水族瀑布作品來參賽。
這個水族瀑布造景令許多評審們大開眼界,
當然這個作品也獲得了許多評審們給予滿分的殊榮。
然而很遺憾的是,
來自德國的 Bernd Degen 先生,
不敢置信怎麼會有技術可以在水族缸內營造出瀑布的景觀,
因此他個人很主觀的認為這個作品並不是真實的,
於是只給了陳德全先生的水族瀑布作品 60 分的超低分!
一件再好的作品縱使獲得了許多滿分,
也禁不起一個超低分的拖累,
水族瀑布最終只獲得了第七名。
若要說世界水族造景攝影比賽的憾事,
最委屈的要可能算是這件作品了,
完全不靠繪圖軟體造假反而遭到質疑,
這也算是攝影比賽的重大盲點之一吧,
如果能在現場看缸就不會有這種遺憾發生了。 
話又說回來,
這意味著評審們對於水族造景的修圖,
其實是抱持著很高的戒心。

德國的 Bernd Degen 先生曾經擔任日本 ADA 國際水草造景比賽和德國水草缸之藝術水草造景比賽的評審。
Picture

此外 Bernd Degen 先生年也擔任過 2009 年「德國水草缸之藝術」水草造景大賽的評審,
我們在2011年台灣盃水中花園創意造景比賽成果(中):60 公分組一文中提過,
他當時覺得這樣的比賽方式對於許多經年累月用心設計並維護造景的人士來說,
是種非常不公平的比賽方式,
由於理念不合與大會起過爭執。
若由這兩個事件來看,
我們似乎聞到了 Bernd Degen 先生相當主觀且性格的一面。
其實我們在專訪 Annika Reinke 和 Jan Simon Knispel一文中了解到,
想要在德國的水草缸之藝術水草造景大賽獲得好成績,
單靠在現場的「插花技巧」是很不容易的達到目標的,
必須事先設缸讓水草生長並成景,
然後比賽當日再拆解運送至會場內重組,
如此才能表現出自然不做作的感覺。
我們在此也恭賀 Annika Reinke 女士在 2012 年的奈米級獲得了第二名,
而 Jan Simon Knispel 先生本次則獲得了超大級的第九名。

在此要特別感謝 Jan Simon Knispel 先生授權提供照片在本網站刊登。
而由本次獲得奈米組第三名的作品來看,
德國的水草造景比賽在規則上似乎比台灣寬容多了。
和本網站有合作關係的美國水族造景世界雜誌(ASW),
也推派代表以團隊的名義個在超大級和奈米級參賽,
其中超大級的參賽缸獲得了第八名。

不多說了,
我們就一起來賞圖吧:

超大級:

特別獎。作者: Maciej Strzalko。
Picture

第五名。作者:Piotr Dymowski。
Picture

第四名。作者:Adrie Baumann
Picture

第三名。作者: Georg W. Just。
Picture

第二名。作者: Tobias Fricke 。
Picture

第一名。作者: Volker Jochum 。
Picture


奈米級:

特別獎。作者: Oliver Viett 。  
Picture

第五名。作者:Keith Eckardt。
Picture

第四名。作者:Adrie Baumann。
Picture

第三名。作者:Oliver Knott。
Picture
Picture

第二名。作者:Annika Reinke。
Picture

第一名。作者:Tim Schmiedeshoff。
Picture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魚缸/造景資訊?下載【香港水族網】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最新文章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