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年德国“水草缸之艺术”水草造景大赛成绩

 
图片协力:Jan Simon Knispel(德国)

第五届德国“水草缸之艺术”水草造景大赛,
日前于汉诺威顺利落幕了。
在各种国际水族造景比赛林立的大环境中,
像德国这种在会场上造景的比赛可说独一无二的方式。
也或许是这种现场造景的比赛模式,
才得以让“水草缸之艺术”水草造景比赛得以延续至今,
此外德国位居欧洲的心脏地带,
其他国家的选手不太需要舟车劳顿来参赛,
这也是这种现场造景比赛得以国际化的重要原因。
许多同质性很高的水族造景摄影比赛,
例如德国的“欧洲杯国际水族造景大赛”和西班牙的“水生活水族造景大赛”,
虽然在创办之初受到不少注目,
但如今都已经相继停办了。
毕竟以水族造景摄影比赛的角度来看,
目前都很不容易挑战日本 ADA 国际水草造景比赛(IAPLC)的地位。
仍旧持续举办的地方性比赛如台湾的水草造景比赛,
走的也是现场评比而非图片比赛的方式。

综观 2012 年的德国“水草缸之艺术”水草造景大赛,
在国际地位和知名度的提升上,
可谓获得了相当大的成就。
我们来看看这次比赛总共有来自五个国家的五位评审:
来自丹麦的 Ole Pedersen,
来自波兰的 Bartlomiej Lipczynski,
来自加拿大的 Oliver Lucanus,
来自德国的 Roland Strößner,
还有来自日本的天野尚。
前四位评审可说是“水草缸之艺术”的固定班底了,
不过在我的理解当中,
这可能是天野尚先生第一次离开日本担任水草造景比赛的评审,
可说给了德国比赛十足的面子。
当然了,
天野尚远赴德国的另一个目的,
是要参加德国 ADA 在汉诺威会场上所举办的研讨会(workshop)。

来自德国的 Jan Simon Knispel 是德国水草缸之艺术水草造景比赛的常客,在本届的超大组比赛获得了第九名。
Picture

说到了日本 ADA 的国际水草造景比赛和天野尚先生,
我才在三周前(2011 年 1 月 13 日)的一次聚餐当中,
和台湾水族宠物生态杂志的周社长聊到了这个话题。
在席间我原本只是自我调侃的表示:
当水族造景比赛评审的最大收获,
就是得罪的水草造景师越来越多了。
不料,
曾经担任过日本 ADA 国际水草造景比赛和 2009 年“德国水草缸之艺术”水草造景大赛评审的周社长,
对于日前网络的许多偏颇传言可说是不吐不快,
也让我对与许多幕后的真相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周社长语重心长的表示,
每个参赛者对于水族造景比赛的期望都不一样。
大部分的水草爱好者其实是抱持着学习、观摩、交流和好玩的心态,
因为水草缸的造景本来就是做给自己看的,
在欣赏和整理水草造景的过程中获得自我陶醉的乐趣,
比赛的得失心没看得那么重要,
自己动手做出喜欢的水草造景那才是最珍贵的。
但也有一部分的水族造景师抱持着志在必得的心理,
认为参加水草造景比赛的目的,
就是要争取最高的荣誉,
就是期望要能够名利双收,
毕竟这能够为自己本身的水族事业增添不少光环。
可是得失心太重的结果,
往往会过度在意比赛的成绩或名次,
一旦成绩发表不如自己的期望,
在失望之余便会对比赛单位进行责难。

周社长接着说,
网络上的激情发言常常会扭曲大部分沉默人士的看法,
也就是说少数负面的声音或许会铺天盖地且震耳欲聋,
可是大多数沉默或冷静的网民却可能是抱持着正面的态度。
周社长以日本 ADA 的国际水草造景大赛为例,
当每一年的成绩发表以后,
总是会听到一些负面的评价,
但摆在眼前的事实是,
每一年参加日本 ADA 国际水草造景大赛的选手,
不论在报名数量或国家地区来源,
都一直在屡创新高纪录。
再也没有比世界各国的水族造景师们以实际行动报名参加的做法,
更能凸显这个比赛是否受到越来越多人的肯定了。

台湾陈德全先生的水族瀑布造景惊艳一时,但在 2007 年的日本 ADA 国际水草造景比赛中,因为特殊的理由只获得了第七名。
Picture

周社长对于天野尚先生抱持着相当肯定的态度,
除了天野尚先生的一些辛酸人生经历外,
他以一个摄影师而非水草专家的身分,
不但创新了水草造景的手法,
甚至还主导了当今世上最大的水草造景比赛。
外界对于 ADA 国际水草造景比赛的诸多批评,
周社长以内行人的身分透漏了不为人知的内幕:
日本 ADA 国际水草造景比赛在决选时,
每个评审都要明白发表为何喜欢或不喜欢哪个作品,
在评审团进行讨论时经常可听到针锋相对的争执,
绝非外界所传说的黑箱作业。
此外在作品决选的会议之中,
每个评审都已经知道了每件作品的作者和国籍。
也就是说如果 ADA 的评审团有所偏袒的话,
那么日本籍的评审算是占最多数的,
可是为何近几年来从来就没有日本选手获得总冠军?
此外网络也盛传 ADA 为了在越南打开销售市场,
所以刻意将好成绩送给了越南籍的选手。
周社长很不以为然的表示,
越南市场占 ADA 产品销售量极少的比例,
日本如果要借由比赛成绩来拢络并打开市场的话,
那么目前世上最大的市场根本就是在中国,
最应该获得大奖的理应是中国选手才对。
但中国的水族造景师历年来在日本 ADA 国际水草造景比赛的成绩如何?

针对 ADA 评审团在决选时的针锋相对,
周社长还述说了一个令我感到很震惊的内幕。
原来这是在 2007 年的作品决选会议之中,
曾经在 2005 年获得 ADA 国际水草造景比赛总冠军的台湾陈德全先生,
在 2007 年又世界水族造景界从未见过的水族瀑布作品来参赛。
这个水族瀑布造景令许多评审们大开眼界,
当然这个作品也获得了许多评审们给予满分的殊荣。
然而很遗憾的是,
来自德国的 Bernd Degen 先生,
不敢置信怎么会有技术可以在水族缸内营造出瀑布的景观,
因此他个人很主观的认为这个作品并不是真实的,
于是只给了陈德全先生的水族瀑布作品 60 分的超低分!
一件再好的作品纵使获得了许多满分,
也禁不起一个超低分的拖累,
水族瀑布最终只获得了第七名。
若要说世界水族造景摄影比赛的憾事,
最委屈的要可能算是这件作品了,
完全不靠绘图软件造假反而遭到质疑,
这也算是摄影比赛的重大盲点之一吧,
如果能在现场看缸就不会有这种遗憾发生了。 
话又说回来,
这意味着评审们对于水族造景的修图,
其实是抱持着很高的戒心。

德国的 Bernd Degen 先生曾经担任日本 ADA 国际水草造景比赛和德国水草缸之艺术水草造景比赛的评审。
Picture

此外 Bernd Degen 先生年也担任过 2009 年“德国水草缸之艺术”水草造景大赛的评审,
我们在2011年台湾杯水中花园创意造景比赛成果(中):60 公分组一文中提过,
他当时觉得这样的比赛方式对于许多经年累月用心设计并维护造景的人士来说,
是种非常不公平的比赛方式,
由于理念不合与大会起过争执。
若由这两个事件来看,
我们似乎闻到了 Bernd Degen 先生相当主观且性格的一面。
其实我们在专访 Annika Reinke 和 Jan Simon Knispel一文中了解到,
想要在德国的水草缸之艺术水草造景大赛获得好成绩,
单靠在现场的“插花技巧”是很不容易的达到目标的,
必须事先设缸让水草生长并成景,
然后比赛当日再拆解运送至会场内重组,
如此才能表现出自然不做作的感觉。
我们在此也恭贺 Annika Reinke 女士在 2012 年的奈米级获得了第二名,
而 Jan Simon Knispel 先生本次则获得了超大级的第九名。

在此要特别感谢 Jan Simon Knispel 先生授权提供照片在本网站刊登。
而由本次获得奈米组第三名的作品来看,
德国的水草造景比赛在规则上似乎比台湾宽容多了。
和本网站有合作关系的美国水族造景世界杂志(ASW),
也推派代表以团队的名义个在超大级和奈米级参赛,
其中超大级的参赛缸获得了第八名。

不多说了,
我们就一起来赏图吧:

超大级:

特别奖。作者: Maciej Strzalko。
Picture

第五名。作者:Piotr Dymowski。
Picture

第四名。作者:Adrie Baumann
Picture

第三名。作者: Georg W. Just。
Picture

第二名。作者: Tobias Fricke 。
Picture

第一名。作者: Volker Jochum 。
Picture


奈米级:

特别奖。作者: Oliver Viett 。  
Picture

第五名。作者:Keith Eckardt。
Picture

第四名。作者:Adrie Baumann。
Picture

第三名。作者:Oliver Knott。
Picture
Picture

第二名。作者:Annika Reinke。
Picture

第一名。作者:Tim Schmiedeshoff。
Picture
 

想在手机阅读更多鱼缸/造景资讯?下载【香港水族网】Android应用
分享到Facebook

最新文章

技术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