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天然水草缸屆滿四周年更新

 
時間過得真的好快,
我家的天然水草缸從 2008 年 4 月 6 日設缸至今,
已經堂堂屆滿四周年了!
回想當初娘家天然水草缸毀於一旦,
使得天然水草缸的觀察嘎然中止,
令我感到萬分的遺憾。
因為根據 Diana Walstad 女士的經驗,
以泥土為底質的無二氧化碳水草缸,
可以持續五年的時間。
水草缸是否能在不打二氧化碳的環境下,
維持生長如此長的時間,
真的很令人感到好奇。
至少在台灣的水族界,
還無人能提供相關的經驗分享,
因此一切只能靠我自己來體驗和探索了。

嚴格說起來,
我家的水草缸在過去的四年來,
並不是『純』天然的水草缸,
因為在 2010 年的夏季,
我就進行了為期四個半月的高溫水草栽培實驗
在實驗的期間雖然依舊沒打二氧化碳,
但也每天添加了戊二醛以補充碳元素,
在試驗期間也曾使用過氮磷鉀(NPK)元素來支撐水草的生長。
無論如何,
那樣的環境算是在相對比較「變態」的高溫條件,
一般人對於夏季如何降溫已經夠傷腦筋了,
更別提把水草缸調高到 32.5 ℃ 以上。

已經設置四年的天然水草缸,從水草成長的狀況來看,底泥提供二氧化碳的後勁依舊很強。上圖拍攝於 2012 年 3 月 27 日,下圖拍攝於 2012 年 4 月 5 日,雖然只有短短九天,還是可看得出水草的生長。

在經過了這段充滿刺激的實驗後,
我家的天然水草缸算是進入相對穩定的時期。
或許正因水草缸的生長都還算是順利,
我也就心生惰性懶得做紀錄了。
到了 2011 年的春天,
家裡的水草缸因故移動換了個位置,
為了能夠搬得動水族缸,
我不得不把缸子內的水全部抽掉,
到了幾乎見底的程度,
然後在新的位置才又添加新水。
這也是我家天然水草缸在過去四年以來的唯一一次換水!
而且一口氣就是整缸全換!
還好魚蝦都沒因這次的突然大換水而陣亡,
這可能和底床與過濾器已達到相當穩定狀態有關。
其他的時間都只是在補充水分,
若非位置變動之故,
有可能至今我都懶得去幫水族缸換水。

由於在 2010 年的高溫水草栽培實驗經驗累積,
家裡的水族缸在異動的同時,
我索性把冷風扇給拆掉了,
心想反正到了夏天高溫期,
大不了可以添加戊二醛來協助度過。
令我感到很驚訝的是,
水族缸在變換位置後,
或許是新地點通風良好的關係,
水溫比原本的地點低了許多,
特別是在 2011 年的整個夏季,
水溫從未超過 29 ℃。 
也就是說,
沒靠冷風扇也能維持在 29 ℃ 以下。
當然了,
我的三尺海灣缸自從弱光水草栽培實驗起,
再也沒把拔掉的燈管給加回來了,
況且每日點燈的時間始終只有十個小時,
玩水草缸能省電到這個地步,
已經非常滿意了。

自從 2009 年 9 月只用一支 T5 39W 4000K 的燈管以後,我就再也沒有增加照明了。在高反射效率的燈具使用條件下,以每公升 0.24 W 的照明就足以維持天然水草缸了。不但節省了電費,也緩和了夏季的加溫作用。

而 2011 年的夏秋兩季,
可說是我家天然水草缸爆發力十足的季節。
很多水草的成長欣欣向榮,
縮短了必須修剪的時間。
我們曾經在「將底床種滿水草」和「讓水草挺出水面」一文中提過,
最好讓水草有冒出水面的機會,
不要急著將快要頂水的水草做修剪;
再加上天然水草缸玩久了以後,
變得越來越懶得修剪水草,
一方面是修剪水草時總是會搞得塵土飛揚,
簡直就是噩夢一場。
於是我索性放任水草缸的自由發展,
說明白了就是不理不睬的,
更別說定期做紀錄了。
結果到了秋天時,
小柳、蘇奴草、美國葉底紅和紅雨傘等幾種強勢的水草,
幾乎完全攻佔了水族缸的水表,
終於導致位於水底的弱勢水草完全遭遮蓋。

可想而知的結果,
就是火花百葉、大血心蘭和印度小圓葉等生長較慢的水草,
幾乎從原本的欣欣向榮走向了滅絕之路,
此外迷你椒草和金椒草也同時發生了融解。
迷你椒草可說是我水族缸裡的元老級水草,
多年以來歷經了各種實驗考驗,
從高科技的估計指數(EI)施肥法至高溫水草栽培實驗,
都能夠安然無恙地度過,
可是這麼多年來的第一次融解,
竟然就發生在 2011 年秋季的嚴重遮光!
而我水族缸內的另一元老級水草,
就是遮光的禍首之一:紅雨傘。
有很多水草愛好者認為紅雨傘不易種植,
但我家的紅雨傘怎麼亂操卻都不會死!

在 2010 年五月起所進行的四個半月高溫水草栽培實驗,幾乎導致紅雨傘奄奄一息,然而紅雨傘的生命力超乎想像,與迷你椒草並列我水族缸的元老級水草。原本在高溫環境下的生長極佳的印度小圓葉,後來遭到遮光幾乎滅絕。

大血心蘭( Alternanthera reineckii 'lilacina' )是讓我感到很惋惜的一棵水草。
我們若翻開許多水草參考資料,
可發現大血心蘭是較高難度的水草,
甚至不適合水溫過高的環境。
讓我感到很驚喜的是,
大血心蘭在 2011 年夏天的 28-29 ℃ 環境中,
還能維持生長而未凋零。
也就是改變了我對大血心蘭原本需要低溫的印象。
只可惜我當時未能勤勞的拍攝照片做紀錄,
如今只能靠著文字來回憶和描述,
這種作法實在沒甚麼說服力。
真枉費我先前為了天然水草缸做了那麼多的紀錄。

在許多水草滅絕急需重整魚缸之際,
友人阿華在此時及時伸出援手,
在今年(2012 年)二月底的時候,
提供了一些水草回補至我家的天然水草缸。
由於強勢水草尚未進行修剪,
我先讓這些新來的水草在水族缸內漂浮,
直到驚覺我家天然水草缸即將屆滿四周年了,
才捲起衣袖大幅整頓水族缸,
同時好好的清洗快要斷流的外置式過濾機。
新種植的水草有粉紅虎耳、台灣青蝴蝶、火花百葉、紅水竹葉和一種新的紅柳,
這些新加入的水草在天然水草缸的表現算是令人滿意,
一方面可能這些水草很適合種植在無二氧化碳的天然水草缸,
另一方面也可能我家天然水草缸雖然即將屆滿四年,
但還是能夠提供相當濃度的二氧化碳。

左起:台灣青蝴蝶、殘存的印度小圓葉、粉紅虎耳。這三種有莖水草的葉形都是我很喜歡的,在天然水草缸的環境中若能長期種植,將提供造景方面更多可以選用的水草,相信對於天然水草缸的推廣將更有助益。

撇開嚴重遮光所導致的弱勢水草滅絕不談,
在夏秋兩季時水溫較高的期間,
水草生長特別旺盛是很值得推敲的現象。
天然水草缸的碳元素主要來源,
乃是依賴異養菌對於有機質分解所產生的二氧化碳,
而培養異養菌的最大位置有三處,
即底床、過濾器和水草表面,
其中底床可說是最重要或培菌數最多的位置。
因此若說天然水草缸是在玩爛泥巴裡的細菌,
其實一點也不為過。
如何促進底床內的異養細菌生長,
以間接增加二氧化碳的產量,
這才是天然水草缸能否繼續維持下去的重要關鍵。

參與底土有機質分解的生物,
主要有細菌、放射菌(actinomycete)、真菌和原生動物,
其中又以細菌的數量最多也最活躍。
這些分解者需要營養來生長,
因此在有機質濃度較低的底土裡,
這些微生物的活性就較低。
可是底土有機質過多的結果,
又容易導致底床的腐敗,
所以我們也不能太過貪心,
這也是我們一再叮嚀天然水草缸的底床不可太厚的原因。
那麼要如何促進細菌的活性或繁殖以增加二氧化碳的產量呢?
我們只能從其他的管道來思考並下手了,
也就是氧氣、酸鹼值、營養和溫度等四大要素。

這幾株大血心蘭在 2011 年夏季的時候長得很高,花團錦簇的模樣非常漂亮,打破了一般人認為需要低溫且不易種植的印象。只可惜我去年並未認真拍照做紀錄,也未能勤勞的修剪水草,終於導致大血心蘭的滅絕。

氧氣可說是異養細菌生存所必需的元素。
水中底質是屬於氧氣相當缺乏的環境,
如果能帶給底床一些氧氣,
將有助於細菌的繁衍。
但我們有不可能隨時攪動底床,
至少所引發的塵土飛揚就沒人受得了。
這時候在底床內鑽動的螺類就成了最佳幫手。
螺類不但能協助分解較大的有機質,
當螺類在底床內緩慢的移動過程中,
又能適度地帶來水流和氧氣,
況且也不會搞得塵土飛揚的。
缺點是許多水草愛好者認為螺類有礙觀瞻,
但如果我們從生態功能性的角度來看待,
便能屏除對螺類的偏見了。

底土的酸鹼值對細菌的活性也很重要。
每種微生物都有自己最理想的酸鹼值生長範圍,
真菌類在酸鹼值較低(酸性)的環境中生長最好,
不過真菌類並不是我們主要仰賴提供二氧化碳的對象。
分解效率最佳的細菌,
生長最佳的酸鹼值在 pH 7-8 的鹼性範圍內。
有些池塘甚至會灑石灰以改善酸化的底土。 
對於天然水草缸來說,
這樣鹼性環境完全不是問題。
至少對於一些擔憂水質偏鹼的天然水草缸玩家而言,
可以換個角度來思考鹼性水質所帶來的好處,
不要再執著於種植水草非得弱酸性水質不可。

底土表面到處蔓爬的螺類,如果跳離有礙觀瞻的偏見,這些螺類的生態功能可大囉。一方面可協助分解較大的有機質以利細菌的進一步利用,另一方面螺類緩慢的翻動底床,有助於提供氧氣給底土內的異養細菌。

就營養的需求來看,
細菌生長所需的必要礦物元素其實不高,
從底床有機質的分解過程中即可獲得。
不過細菌的生長也需要大量的氮元素,
因為氮元素占了微生物乾重的 5-10%。
所以底床有機質內的氮元素含量,
也是控制細菌生長的重要因子。
就天然水草缸的角度來看,
可以仿效 Diana Walstad 女士在用無水啟動法設置天然水草缸所提到的,
在設缸之時就先塞入含有氮磷鉀(NPK)的錠肥。
對於已經設置好的天然水草缸,
只能依賴底床生物的死亡和分解,
藉以補充氮元素的來源。
從這個角度來看,
死在底床內的螺類,
也算是很不錯的含氮營養來源吧。

溫度可說是控制細菌快速生長的一個很重要利器。
從 0 ℃ 至 30 ℃ 的溫度範圍內,
細菌的呼吸和生長速率與溫度上升呈現了線性的增加,
到了 30 至 35 ℃ 左右則出現了一個水平;
溫度超過了 35 ℃ 後,
細菌的生長則出現急速的衰退。
換個角度來說,
對於底土細菌而言,
最佳的生長溫度介於 30 至 35 ℃ 之間。
不過此溫度對於水草來說可就不怎麼好了,
雖然細菌的活性增加提供了更多的二氧化碳,
但水草對於二氧化碳的需求也同樣巨幅增加。
所以我們只能權衡或取捨,
不宜一昧的追求高溫。

迷你椒草算是我水族缸內的元老級水草,歷經各種極端的實驗考驗都能屹立不搖,但竟然在 2011 年秋季的嚴重遮光後發生了整片溶解,經過了好一段時間才又慢慢地恢復往日的榮景。

以細菌活性和溫度的線性關係來看,
每當溫度每增加 10 ℃,
細菌的呼吸和生長通常便能增加一倍。
所以當底土溫度從 20 ℃ 增加至 30 ℃ 時,
細菌的分解作用通常也會跟著增加一倍。
如此一來,
我們就恍然大悟了。
以 2011 年來說吧,
我家天然水草缸的溫度,
介於冬天的 20 ℃ 至夏天的 29 ℃ 之間,
相差達 9 ℃ 的水溫變化,
細菌的分解活性當然有著顯著的變化。
我們此時就不難理解,
為何在 2011 年夏秋兩季的期間,
我家的天然水草缸會出現如此欣欣向榮的茂盛景象,
而到了冬天的時候,
一切的生長卻又如此的緩慢。

家裡的天然水草缸在歷經四年以後,
目前算是存活了下來。
日後能否繼續維持下去,
我們已經不能太過期待當初設缸時所鋪設的底土,
雖然我在設缸時鋪設了較厚的底土,
或許能撐得更久一些。
如何讓底土內的細菌繼續生生不息的繁衍下去,
乃是能否提供水草生長所需碳元素重要的關鍵。
如今我們了解到,
氧氣、酸鹼值、營養和溫度,
都是影響底質細菌活性的關鍵因子。
我們利用螺類來翻動底床,
適度提供底床所需的氧氣;
至於營養的提供,
我們也可以透過魚飼料變水草肥料的方式,
來持續提供細菌生長所需的有機質。
至於水溫的調整,
那就要看個人的決定了,
想要見到水草生長快速的玩家,
就狠狠的把水溫提高至 28 ℃ 吧;
至於把懶得修剪水草的玩家,
那就一切順其自然吧。

當初大膽突破 Diana Walstad 女士所建議的 4 公分底泥厚度,我鋪設了 5 公分的底泥高度,在歷經四年以後雖有局部發黑,但目前仍並不會影響水草的生長。未來的日子會有何變化,就只能靜待時間來證實了。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水草知識資訊?下載【香港水族網】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最新文章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