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门拜访荷兰式水草造景比赛的冠军得主(1):意外旅程

04/25/2013

0 Comments

 
协力:Marko Aukes
感谢:Willem van Wezel
作者:Erich Sia


这是一场惊喜之旅,
是一次完全出乎我预期的梦幻旅程。
话说今年(2013 年)我们的年度欧洲自助旅行之行程,
我原本的规划重点是德国首都柏林(Berlin)之旅,
但偏偏台湾飞往欧洲的最佳班机时刻,
就属荷兰皇家航空(KLM)的直飞,
所以我就决定由荷兰的史基浦(Schiphol)机场进出欧洲。
正当我在规划柏林的行程时,
一位曾在柏林留学多年的女性友人告诉内人,
柏林最漂亮的季节其实是在八月份,
三、四月这个时候风景还不够漂亮,
尤其是今年德国恰逢有气象纪录以来第二寒冷的三月,
她建议可以考虑换个时间再去柏林。
我和内人稍作商量以后,
决定这次的欧洲之旅,
改以德国西部的莱茵河和荷兰为主。
由于 18 年前我对荷兰的水族发展留下了深刻美好的印象,
因此当这次再度前往荷兰旅游,
也想找机会到荷兰的水族相关景点参观,
或至少登记个几个重要地址,
如果“顺路”的话就去走走看看。

从 van Wezel 家的客厅往外看,是个小庭院.。四月份原本该绿意盎然的,如今却依旧一片萧瑟凋零。

我当年到荷兰时曾走访一家创立于 1822 年(清朝道光年间)的水族宠物店,
这家宠物店现今如果还在的话,
可说继续保持着当今世上最古老的水族宠物店之纪录,
在我当时参访那个水族宠物店时,
店内的墙上贴满了许多报导和褒扬的剪报和奖状,
其中有多个来自日本的水族参访团合影留念,
还有荷兰女王亲自颁发的奖牌和合影留念。
只可惜年代久远,
加上当年回台后由于工作忙碌的关系,
我并没写下这家水族宠物店的游记,
如今已经完全忘记了店名和地址,
算是我心中的一点遗憾。
不过没关系,
我可以找荷兰的水族爱好者帮帮忙。
于是我写了电邮给很热心推广荷兰式造景的水草专家 Marko Aukes 先生,
他甚至曾表示很乐意带人在荷兰境内参观一些标准荷兰式的水草造景缸。
这位先生也是2007 年荷兰 VVV 水族造景竞赛成绩一文当中的主审之一,
我之所以会认识 Marko Aukes,
是在英国水草协会(UKAPS)的官方论坛上相遇的,
他很热心地提供了自己的荷兰式水草造景照片,
爽快的答应我可以将他的文章翻译成中文,
并且刊登在本网站上以推广荷兰式水草造景。
只不过 Marko Aukes 的图文暂时被我耽误下来了,
至今我心里还真有些过意不去。

这是爸爸 Willem van Wezel 的荷兰式水草造景缸(180x55x55 公分),他在 2008 年的时候荣获荷兰全国冠军。

话说这次要到荷兰旅游,
我第一个就想到写电邮给 Marko Aukes,
询问他是否知道有这家古老的水族宠物店,
并请他推荐可以欣赏到荷兰式水草造景缸的展示地点。
没想到 Marko Aukes 回复我:
荷兰的水族宠物店好的不多,
标准的荷兰式水草造景更少,
如果我有兴趣的话,
他愿意帮我联系一个住在祖特尔梅尔(Zoetermeer)的人家,
这家内的两个经典的荷兰式水草造景缸,
都是在荷兰具有全国知名的顶尖水草造景缸,
而且他们很乐意让人到家里去欣赏。
看到了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
我岂有轻易放过的道理!
于是我回信给 Marko Aukes 表示有意愿拜访这户人家,
请他居中帮忙联络。
Marko Aukes 请我提供停留在荷兰的日期好让他去跟对方联系,
并且告诉我那就是 Willem van Wezel 的家,
看到他的姓名时我真的大吃一惊!
这位先生正是我们在荷兰式水草造景一文中的主角!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
Marko Aukes 表示我们待在荷兰的那几天,
正巧遇到他太太即将临盆,
因此没法陪同我们前往,
只能由我和 Willem van Wezel 先生直接联系。
而我另一个担心的问题则是语言的沟通,
我回信询问对方是否能说英语或德语,
因为我不懂荷兰语。
还好 Marko Aukes 告诉我 Willem van Wezel 先生的英语和德语能力,
足以清楚表达他自己让我理解,
我这也就放心多了。

琳瑯满目的水草造景比赛奖杯,说明了爸爸 Willem 和儿子 Fred 两人都是荷兰式水草造景比赛的常胜军。

在后续的联系过程之中,
其实我的心里是忐忑不安的!
我真的不知道荷兰的这位造景冠军人物,
是否愿意让一位素未谋面而且来自远东的陌生人,
就这么进到他的家里去参观。
特别是我还是携家带眷的,
如果他只让我一个人去,
那么老婆和小孩要怎么安置?
我和内人因此就多种假设情况进行了该如何因应的沙盘推演。
况且 Willem van Wezel 先生的电邮回复,
内容可说总是简明扼要的。
我问他可否携家带眷去参观,
他很简单的回答可以,
我算是稍微松了一口气;
当我问他何时去拜访比较好,
他很简单的回复 4 月 5 日上午 11:00。
订这个时间点可就尴尬了,
一方面我们在荷兰的行程规划要做大幅度的异动或取消,
另一方面我和内人不断的揣测挑在接近午餐的时间,
到底是什么原因:
是因为他刚好这个时间才有空在家?
或者是因为他只想让我们稍作参观就可离开了?
我们猜想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
我们始终不敢想像他会留我们共进午餐,
因为我们是素为谋面的远方陌生人,
何况还一家四人同时来访。
到底答案是哪一个,
也只能到时候才揭晓了。

这是儿子 Fred van Wezel 的荷兰式水草造景缸(160x60x55 公分),他在 2012 年的时候荣获荷兰全国第三名。

就在 2013 年 4 月 5 日上午,
我们在阿姆斯特丹的中央车站购买火车票,
从阿姆斯特丹的中央车站至前往祖特尔梅尔(Zoetermeer),
最快火车的路线需要一个小时又二十分钟且必须转车两次。
在此顺便一提的是,
荷兰对于儿童搭车的福利不像德国那么大方,
搭火车没法在随同父母时免费,
还是要购买儿童票的。
到了祖特尔梅尔的火车站后,
我们已经较约定的时间晚了近半个小时,
于是就直接撘乘出租车前往 Willem van Wezel 的家。
从搭出租车的沿路市镇景观看来,
祖特尔梅尔的这个社区应该不是古老城镇区,
见不到典型的荷兰古老建筑物,
都是较新的社区型房舍,
而且整个街道相当冷清,
很有可能年轻人大都外出工作去了。
就在上午 11:30 分左右,
我们总算抵达 Willem van Wezel 的家门口。
我们从前院的窗户就瞧见了 Willem van Wezel 先生坐在电脑前面,
他从屋内则看见到了一对亚洲夫妇带着一对小孩,
立刻就起身前来开门迎接。

女主人陪着两个小朋友和猫玩耍,这只公猫已经十九岁了,另一只母猫则于去年十一月过世。

大门打开了以后,
我和 Willem van Wezel 用英语握手寒喧,
并表示抱歉晚到了半个小时,
Willem 请我们进门并表示等我们好久了,
他问我们怎么来的,
我告诉 Willem 是搭火车过来的,
他表示以为我们会开车来,
回复了一则电邮告诉我路线走法,
不过在我出门前还没收到这封电邮,
况且就算收到了也帮助不大,
因为我们并非租车旅行。
进门后 Willem 请我们把身上厚重的大衣脱下挂在玄关的衣帽架上,
话说我们这次到欧洲旅行,
巧遇异常严寒的气候,
原本我们是要来荷兰欣赏春暖花开的,
如今却到处依旧是一片萧瑟凋零的秋冬景观,
三月底四月初了还几乎每天碰到下雪,
前几日在德国时还遇过两次大雪纷飞,
两位小朋友遇到飘雪时倒是高兴极了,
我却是默默的担心着下雪会不会影响到交通运输。
不论如何,
外出时每个人总是要穿上厚重的外衣。
我们挂好大衣后便往屋内走,
第一眼看到的是个精致的小厨房。
Willem 说他太太出门购物去了,
所以目前不在家。

这是女主人的小型水草缸,也是走标准的荷兰式水草造景风格。

我和内人此时感到十分尴尬,
在接近中午的时候才登门拜访,
对东方人的文化而言,
实在是件很失礼的事,
特别是内人留学日本多年,
对于人际关系之间的礼节和礼数特别重视。
我们私下嘀咕必须加快速度拍摄影片和照片,
否则等女主人回来时,
肯定会耽误到 van Wezel 家人的午餐时间。
我们随后左转进入了餐厅,
我向 Willem 表示我们来自台湾,
是位于远东的一个小岛,
在 350 年前还曾经是荷兰的殖民地。
我之所以会这样介绍,
是因为我网站上的一些文章被连结至国外的水族论坛,
我发觉有三个东欧国家的水族论坛,
至今都还把台湾(Taiwan)当成了泰国(Thailand)。
Willem 露出微笑点点头说他知道,
因为偶而会看到和台湾有关的新闻。
我心想不要是负面的新闻就好了。

莱登街道可说是荷兰式水草缸的标志之一。

我们紧接者赶紧把从台湾带来的小礼物送给 Willem,
这是台湾喝老人茶专用的小茶杯组,
一组四个小瓷杯上各有不同的中国水墨画图案。
其实我们在行前也为了要送什么小礼物给荷兰人,
犹豫不决有过一番讨论。
我较属意的是印有故宫博物院字样的中国古代铜钟型盐罐与胡椒罐,
因为盐罐和胡椒罐是西方人餐桌上必备的用品。
内人则认为故宫博物院的纪念品,
只要走一趟故宫就买得到了,
来到台湾的旅行的游客,
有哪个不去故宫博物院的?
因此她觉得太庸俗了。
反倒是台湾喝老人茶用的小茶杯,
既精致漂亮又能充分反映传统文化的特色,
最重要的是,
就连台湾本地人知道这种漂亮瓷杯的就不多了,
更何况是千里之外的荷兰人。
送给对方,
反而因较稀有而受到重视珍藏。
于是我采纳内人的建议,
决定赠送 van Wezel 家人一组小瓷杯。
我们向 Willem 稍微解说了这组小瓷杯,
他收到了礼物后向我们道谢,
然后把还没打开的礼物放置在一旁的餐桌上。

Willem 和我蹲在水族缸前,热烈的讨论水草栽培和造景相关议题。

接着 Willem 指着我们的背后说,
这就是你想要看的水族缸。

待续......
 

想在手机阅读更多鱼缸/造景资讯?下载【香港水族网】Android应用
分享到Facebook

最新文章

技术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