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門拜訪荷蘭式水草造景比賽的冠軍得主(2):大飽眼福

我和內人趕緊轉身一看,
兩人不約而同的「哇」了一聲,
雖然我這些年來看過了非常多的荷蘭式水草造景圖片,
但這是第一次站在真正的頂尖荷蘭式水草缸面前,
親臨現場的感覺和欣賞圖片是完全不同的,
而且在還是曾經獲得荷蘭全國冠軍的水草造景大師家裡。
內人偷偷地對我說,
都和你在去年演講時所說的造景方式一樣哩。
我瞄了她一眼很小聲的說:
「廢話!」
而此時我從台灣出發前的所有心理忐忑全都一掃而空,
現在彷彿就像是置身在一個夢幻的世界一樣。
我玩水草這麼久以來,
怎麼做夢也沒想過,
有朝一日能親自登門拜訪荷蘭式水草缸的全國冠軍家裡。
我問 Willem 可不可以攝影和拍照,
他微笑點點頭說請便,
於是我拿著攝影機而內人拿著照相機,
兩人拼命地拍攝個不停。
兩個小朋友則坐到客廳的沙發上,
和一隻老貓玩了起來。

Willem 的 180 公分和 Fred 的 160 公分水草缸,都動用了兩台外置式過濾機,其中的小台過濾器連接上了二氧化碳擴散筒。

不一會兒 Willem 開始自我介紹起來。
他小時候家裡就有水族缸,
從八歲就開始養魚了,
今年已經 64 歲了也有好幾個孫子。
Willem 在 19 歲時從萊登(Leiden)搬到祖特爾梅爾(Zoetermeer)來,
搬進這個家已經快 40 年了。
他原本中斷水族有好長的一段時間,
曾經養賽鴿有 21 年之久,
他玩賽鴿得過第一名贏過很多錢,
但也曾輸得很慘。
說著 Willem 指著後院的鴿子給我們看,
現在雖然還養鴿子,
但已經不玩比賽了。
就在 2002 年時,
Willem 結束了長期的待業狀態和賽鴿,
在開始回到工作崗位後,
重拾棄之已久的水族活動,
然後便投入水草造景比賽。
Willem 在在 2005 年和 2006 年連續兩年獲得「淡水混養水族缸」(也就是俗稱的荷蘭式水草造景缸)荷蘭全國第二名,
在 2008 年時更上一層樓榮獲荷蘭全國總冠軍,
而他在 2010 年時又獲得一次荷蘭全國第三名。
Willem 指著櫃子上琳琅滿目的獎盃給我們看,
這些都是他和兒子 Fred 參加荷蘭的水草造景比賽的戰績。

二氧化碳鋼瓶系統、計泡器和 pH 自動控制器,由於二氧化碳用完了,酸鹼值飆升到了 8.6;最右邊則是燈管的啟動器和定時器。

Willem 很驕傲地指出,
他兒子 Fred 在 2012 年榮獲荷蘭式水草造景比賽的全國第三名!
我問 Willem 是否有密技傳授給 Fred,
幫他拿到這麼好的成績。
Willem 笑說他沒有秘密,
任何人想知道甚麼,
他都會傾囊相授,
現在他也擔任一些水草比賽的評審,
也四處演講指導荷蘭的水族愛好者造景技巧。
Willem 表示他在 2002 年重新回到水草世界以後,
Fred 才開始接觸水草,
起初 Willem 甚麼都不告訴兒子,
讓他自己去摸索如何把水草種活。
等到 Fred 學會把水草種好時,
Willem 才開始教他如何造景。
Willem 表示他還有兩個已經出嫁的女兒也都在種水草。
說著他拿出女兒的水草照片給我們欣賞,
也指著客廳的一個小水草缸,
說那是他太太的。
我稍微觀看了一下,
就算是個小水草缸,
也還是走標準的荷蘭式造景。

Willem 的水草照明為五支 58 瓦的 T8 燈管。型號是飛利浦的 865、840、830、840,以及 Aquastar。

緊接著 Willem 帶我們上二樓,
去看看 Fred 房間內的水草缸。
Willem 表示 Fred 今年已經 38 歲了還沒結婚,
到現在還喜歡跟父母住在家裡。
我告訴 Willem 說東亞現在也有很多年輕人喜歡和父母同住。
我們進到 Fred 的房間時,
有一點小小的吃驚。
Fred 的房間其實不大,
目測起來應該有超過 2 坪但不到 2.5 坪(8 平方公尺)!
除了一張窄窄的單人床外,
就是一個和 Willem 幾乎一樣大的水草缸,
另外還有一張小桌子,
上頭擺了好幾罐化學藥品,
一看就知道是水草肥料。
簡單的說,
這個房間的主角簡直就是水草缸而非 Fred 本人。
Willem 說 Fred 的這個缸子今年拿到了南荷蘭北區的區域冠軍,
準備要進入全國大賽,
而 Willem 自己今年只拿到了南荷蘭北區的第四名。
隨後 Willem 引領我們去看另外兩個同樣位於二樓的缸子,
一個是水草安置缸,
也就是水草過多或狀況不佳時的培養缸,
另一個則是單純的魚缸,
裡面大都是自己繁殖出來的滿魚或劍魚。
Willem 表示這房間裡過剩的觀賞魚和水草,
都只送不賣。

Willem 引以為豪的燈管電線收納方式,讓整個燈罩看起來很清爽整齊。

沒多久以後我們聽到了 van Wezel 太太回來的聲音。
我們就下樓去和女主人打招呼。
Willem 拿起餐桌上的小禮物說是我們送的,
女主人於是在我們面前將禮物打開。
我這才明白,
為何 Willem 剛拿到我們的禮物時,
不急著打開而是先放在一旁。
我告訴他們這是喝中國茶專用的瓷杯,
男女主人向我們道謝並說很漂亮,
女主人表示要泡荷蘭茶給我們嚐嚐。
然後 Willem 問我是做甚麼的。
聽到了這個問題後我才發覺,
原來 Marko Aukes 並沒有向 Willem 介紹我們幾位來自遠東的訪客。
於是我告訴男女主人,
我是個醫師,
是婦產科醫師。
不過 Willem 和他太太對於婦產科醫師一詞的英語似乎不是很理解,
於是我換個方式用德語說一次,
他們倆人才知道我是做甚麼的。
我和 Willem 漸漸熱絡地聊起來了,
Willem 表示他的英語不太好請我見諒,
還說他和我的電郵往來都要透過 Google 翻譯來幫忙。
這時候我才恍然大悟,
原來這就是 Willem 回信都很簡明扼要的原因。
我問他會不會說德語,
他表示不太會。
於是 Willem 的談話,
就在英語夾雜荷蘭語的情況下進行。
還好荷蘭語和德語有相當高程度的類似,
因此我大都聽得懂他談話間所夾雜的荷蘭語。
同樣的有時候我覺得用英語溝通不良時,
也以夾雜著德語說出一些專有名詞,
我們彼此也就更容易理解了。

Willem 很大方地分享他以魔鬼氈黏貼方式的燈罩上面的層板,完全不用釘子和螺絲,而且管理維修很方便。

Willem 很大方地打開水族缸的底櫃,
左邊是兩台外置式過濾機,
過濾完的水再連接至二氧化碳擴散筒,
然後才回流至水族缸內。
我問 Willem 過濾機有必要用到兩台或那麼大的總容積嗎?
他回答說是沒有必要用到兩台,
不過魚養得越多就越需要。
接著 Willem 打開了水族缸右側的底櫃,
這裡放置了二氧化碳鋼瓶系統和 pH 自動控制器,
不過最近二氧化碳用光了,
還來不及灌氣換新,
所以水族缸的酸鹼值飄高至 8.6。
我問他最好的水質是甚麼?
他告訴我 pH 6.8 且 KH 5-6 dKH 是最完美且不會長藻類的水質。 
至於換水,
他的六呎大缸每個星期換水 60 公升,
新加的水一半是蒸餾水一半是礦泉水。
Willem 說 Fred 甚至用逆滲透水來換水,
但他覺得是沒必要啦﹒。
底櫃的最右邊則是燈光系統的電源線,
每一盞燈管都各自連接上定時器。
Willem 說他的點燈方式是仿效陽光的漸強和漸弱,
每一盞燈管的點亮和熄滅時間是間隔半個小時,
從第一盞燈點亮至最後一盞燈熄滅,
總點燈時間是每天十二個小時。
說著說著 Willem 站了起來打該燈蓋,
果然就是標準的荷蘭式水草缸燈管排列法。

水族缸櫃子在左右兩旁都故意留下一些空間以利通風。為了加強夏季時的降溫,還在此處加裝了風扇,以利空氣的迅速循環。

Willem 指給我看水族缸最右邊的一束電線,
並且告訴我這些電線全走到上蓋內部,
接著 Willem 很自豪地掀開了燈罩上面的層板,
這是以魔鬼氈黏貼的方式蓋上的,
很容易拆裝維修燈具,
Willem 告訴我這是他獨創的燈具電線隱藏法,
完全不用釘子或螺絲,
而且都是自己動手製作的。
我問 Willem 關於燈管的色溫和照明的強度,
他不但告訴我組合的方式,
為了怕我忘記,
還好心的寫了張紙條給我,
由於 Willem 使用的都是 8 系列的飛利浦燈管,
我問 9 系列的燈管如何?
他表示 9 系列的燈管不好買且比較貴,
效果雖然是比較好一點,
但可能也只有 5% 吧,
所以他都使用 8 系列的燈管。
他個人一概使用 T8 的燈管。
Willem 接著告訴我說,
水草照明的建議是每 10 公分水族缸長度使用 0.3 瓦,
以一個 160 公分的水族缸為例,
就要用到 58 瓦的燈管,
而深度每 10 公分就需要一支燈管,
因此 60 公分深的水族缸就需要六支燈管。
Willem 還指著水族缸兩旁和櫃子的縫隙說,
水族缸旁的下方安裝了風扇,
透過經熱風往櫥櫃底下抽的方式,
來改善夏天的高溫。

以日本簀藻營造出蜿蜒小徑,路的盡頭是一株大簀藻。

時間過得真的好快,
Fred 此時也從外面回到家裡,
看來是中午休息時刻到了。
我向 Fred 打招呼並自我介紹,
Fred  表示他們很期待我們的到來好久了。
我問 Fred 和 Willem 除了荷蘭人以外,
到他們家裡參觀的外國人多嗎?
Willem 表示來過他們家的外國人,
有比利時(如果算的話)、德國、美國和日本,
現在又多了個台灣。
他說德國的 Christel Kasselmann 女士來過好幾次。
我向 Willem 表示我認識 Christel Kasselmann 女士,
也曾經在台灣和她碰面聊過。
其他國家的人士來訪我覺得不怎麼稀奇,
倒是日本人來訪我感到比較新鮮,
Willem 說日本人來過兩次,
我很好奇日本人也對荷蘭式水草造景有興趣嗎?
他們應該比較偏愛天野尚的造景風格吧。
Willem 表示日本人對荷蘭式水草造景感興趣的人還不少喔,
說著拿起電腦桌上的一本日本水族雜誌給我看,
那是一篇日本人針對 Willem 所做的專訪。
我則向 Willem 表示回台灣後也會寫個報導,
讓更多華人知道他在荷蘭式水草造景方面的成就。

二樓的一個小房間內放了兩個大型水族缸。左邊的純粹是養魚,有很多是家裡自己繁殖出來的;右邊的是存放或調理水草專用。

由於 Fred 的歸來,
使得內人警覺到時間已經超過中午 12:30 了,
她提醒我該是離開的時候了,
不要打擾到 van Wezel 家人吃午餐。
於是我向 Fred 和 Willem 致謝並道別。

待續......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魚缸/造景資訊?下載【香港水族網】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最新文章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