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门拜访荷兰式水草造景比赛的冠军得主(2):大饱眼福

我和内人赶紧转身一看,
两人不约而同的“哇”了一声,
虽然我这些年来看过了非常多的荷兰式水草造景图片,
但这是第一次站在真正的顶尖荷兰式水草缸面前,
亲临现场的感觉和欣赏图片是完全不同的,
而且在还是曾经获得荷兰全国冠军的水草造景大师家里。
内人偷偷地对我说,
都和你在去年演讲时所说的造景方式一样哩。
我瞄了她一眼很小声的说:
“废话!”
而此时我从台湾出发前的所有心理忐忑全都一扫而空,
现在仿佛就像是置身在一个梦幻的世界一样。
我玩水草这么久以来,
怎么做梦也没想过,
有朝一日能亲自登门拜访荷兰式水草缸的全国冠军家里。
我问 Willem 可不可以摄影和拍照,
他微笑点点头说请便,
于是我拿着摄影机而内人拿着照相机,
两人拼命地拍摄个不停。
两个小朋友则坐到客厅的沙发上,
和一只老猫玩了起来。

Willem 的 180 公分和 Fred 的 160 公分水草缸,都动用了两台外置式过滤机,其中的小台过滤器连接上了二氧化碳扩散筒。

不一会儿 Willem 开始自我介绍起来。
他小时候家里就有水族缸,
从八岁就开始养鱼了,
今年已经 64 岁了也有好几个孙子。
Willem 在 19 岁时从莱登(Leiden)搬到祖特尔梅尔(Zoetermeer)来,
搬进这个家已经快 40 年了。
他原本中断水族有好长的一段时间,
曾经养赛鸽有 21 年之久,
他玩赛鸽得过第一名赢过很多钱,
但也曾输得很惨。
说著 Willem 指著后院的鸽子给我们看,
现在虽然还养鸽子,
但已经不玩比赛了。
就在 2002 年时,
Willem 结束了长期的待业状态和赛鸽,
在开始回到工作岗位后,
重拾弃之已久的水族活动,
然后便投入水草造景比赛。
Willem 在在 2005 年和 2006 年连续两年获得“淡水混养水族缸”(也就是俗称的荷兰式水草造景缸)荷兰全国第二名,
在 2008 年时更上一层楼荣获荷兰全国总冠军,
而他在 2010 年时又获得一次荷兰全国第三名。
Willem 指著柜子上琳琅满目的奖杯给我们看,
这些都是他和儿子 Fred 参加荷兰的水草造景比赛的战绩。

二氧化碳钢瓶系统、计泡器和 pH 自动控制器,由于二氧化碳用完了,酸碱值飙升到了 8.6;最右边则是灯管的启动器和定时器。

Willem 很骄傲地指出,
他儿子 Fred 在 2012 年荣获荷兰式水草造景比赛的全国第三名!
我问 Willem 是否有密技传授给 Fred,
帮他拿到这么好的成绩。
Willem 笑说他没有秘密,
任何人想知道什么,
他都会倾囊相授,
现在他也担任一些水草比赛的评审,
也四处演讲指导荷兰的水族爱好者造景技巧。
Willem 表示他在 2002 年重新回到水草世界以后,
Fred 才开始接触水草,
起初 Willem 什么都不告诉儿子,
让他自己去摸索如何把水草种活。
等到 Fred 学会把水草种好时,
Willem 才开始教他如何造景。
Willem 表示他还有两个已经出嫁的女儿也都在种水草。
说着他拿出女儿的水草照片给我们欣赏,
也指著客厅的一个小水草缸,
说那是他太太的。
我稍微观看了一下,
就算是个小水草缸,
也还是走标准的荷兰式造景。

Willem 的水草照明为五支 58 瓦的 T8 灯管。型号是飞利浦的 865、840、830、840,以及 Aquastar。

紧接着 Willem 带我们上二楼,
去看看 Fred 房间内的水草缸。
Willem 表示 Fred 今年已经 38 岁了还没结婚,
到现在还喜欢跟父母住在家里。
我告诉 Willem 说东亚现在也有很多年轻人喜欢和父母同住。
我们进到 Fred 的房间时,
有一点小小的吃惊。
Fred 的房间其实不大,
目测起来应该有超过 2 坪但不到 2.5 坪(8 平方公尺)!
除了一张窄窄的单人床外,
就是一个和 Willem 几乎一样大的水草缸,
另外还有一张小桌子,
上头摆了好几罐化学药品,
一看就知道是水草肥料。
简单的说,
这个房间的主角简直就是水草缸而非 Fred 本人。
Willem 说 Fred 的这个缸子今年拿到了南荷兰北区的区域冠军,
准备要进入全国大赛,
而 Willem 自己今年只拿到了南荷兰北区的第四名。
随后 Willem 引领我们去看另外两个同样位于二楼的缸子,
一个是水草安置缸,
也就是水草过多或状况不佳时的培养缸,
另一个则是单纯的鱼缸,
里面大都是自己繁殖出来的满鱼或剑鱼。
Willem 表示这房间里过剩的观赏鱼和水草,
都只送不卖。

Willem 引以为豪的灯管电线收纳方式,让整个灯罩看起来很清爽整齐。

没多久以后我们听到了 van Wezel 太太回来的声音。
我们就下楼去和女主人打招呼。
Willem 拿起餐桌上的小礼物说是我们送的,
女主人于是在我们面前将礼物打开。
我这才明白,
为何 Willem 刚拿到我们的礼物时,
不急着打开而是先放在一旁。
我告诉他们这是喝中国茶专用的瓷杯,
男女主人向我们道谢并说很漂亮,
女主人表示要泡荷兰茶给我们尝尝。
然后 Willem 问我是做什么的。
听到了这个问题后我才发觉,
原来 Marko Aukes 并没有向 Willem 介绍我们几位来自远东的访客。
于是我告诉男女主人,
我是个医师,
是妇产科医师。
不过 Willem 和他太太对于妇产科医师一词的英语似乎不是很理解,
于是我换个方式用德语说一次,
他们俩人才知道我是做什么的。
我和 Willem 渐渐热络地聊起来了,
Willem 表示他的英语不太好请我见谅,
还说他和我的电邮往来都要透过 Google 翻译来帮忙。
这时候我才恍然大悟,
原来这就是 Willem 回信都很简明扼要的原因。
我问他会不会说德语,
他表示不太会。
于是 Willem 的谈话,
就在英语夹杂荷兰语的情况下进行。
还好荷兰语和德语有相当高程度的类似,
因此我大都听得懂他谈话间所夹杂的荷兰语。
同样的有时候我觉得用英语沟通不良时,
也以夹杂着德语说出一些专有名词,
我们彼此也就更容易理解了。

Willem 很大方地分享他以魔鬼毡黏贴方式的灯罩上面的层板,完全不用钉子和螺丝,而且管理维修很方便。

Willem 很大方地打开水族缸的底柜,
左边是两台外置式过滤机,
过滤完的水再连接至二氧化碳扩散筒,
然后才回流至水族缸内。
我问 Willem 过滤机有必要用到两台或那么大的总容积吗?
他回答说是没有必要用到两台,
不过鱼养得越多就越需要。
接着 Willem 打开了水族缸右侧的底柜,
这里放置了二氧化碳钢瓶系统和 pH 自动控制器,
不过最近二氧化碳用光了,
还来不及灌气换新,
所以水族缸的酸碱值飘高至 8.6。
我问他最好的水质是什么?
他告诉我 pH 6.8 且 KH 5-6 dKH 是最完美且不会长藻类的水质。 
至于换水,
他的六呎大缸每个星期换水 60 公升,
新加的水一半是蒸馏水一半是矿泉水。
Willem 说 Fred 甚至用逆渗透水来换水,
但他觉得是没必要啦﹒。
底柜的最右边则是灯光系统的电源线,
每一盏灯管都各自连接上定时器。
Willem 说他的点灯方式是仿效阳光的渐强和渐弱,
每一盏灯管的点亮和熄灭时间是间隔半个小时,
从第一盏灯点亮至最后一盏灯熄灭,
总点灯时间是每天十二个小时。
说著说著 Willem 站了起来打该灯盖,
果然就是标准的荷兰式水草缸灯管排列法。

水族缸柜子在左右两旁都故意留下一些空间以利通风。为了加强夏季时的降温,还在此处加装了风扇,以利空气的迅速循环。

Willem 指给我看水族缸最右边的一束电线,
并且告诉我这些电线全走到上盖内部,
接着 Willem 很自豪地掀开了灯罩上面的层板,
这是以魔鬼毡黏贴的方式盖上的,
很容易拆装维修灯具,
Willem 告诉我这是他独创的灯具电线隐藏法,
完全不用钉子或螺丝,
而且都是自己动手制作的。
我问 Willem 关于灯管的色温和照明的强度,
他不但告诉我组合的方式,
为了怕我忘记,
还好心的写了张纸条给我,
由于 Willem 使用的都是 8 系列的飞利浦灯管,
我问 9 系列的灯管如何?
他表示 9 系列的灯管不好买且比较贵,
效果虽然是比较好一点,
但可能也只有 5% 吧,
所以他都使用 8 系列的灯管。
他个人一概使用 T8 的灯管。
Willem 接着告诉我说,
水草照明的建议是每 10 公分水族缸长度使用 0.3 瓦,
以一个 160 公分的水族缸为例,
就要用到 58 瓦的灯管,
而深度每 10 公分就需要一支灯管,
因此 60 公分深的水族缸就需要六支灯管。
Willem 还指著水族缸两旁和柜子的缝隙说,
水族缸旁的下方安装了风扇,
透过经热风往橱柜底下抽的方式,
来改善夏天的高温。

以日本箦藻营造出蜿蜒小径,路的尽头是一株大箦藻。

时间过得真的好快,
Fred 此时也从外面回到家里,
看来是中午休息时刻到了。
我向 Fred 打招呼并自我介绍,
Fred  表示他们很期待我们的到来好久了。
我问 Fred 和 Willem 除了荷兰人以外,
到他们家里参观的外国人多吗?
Willem 表示来过他们家的外国人,
有比利时(如果算的话)、德国、美国和日本,
现在又多了个台湾。
他说德国的 Christel Kasselmann 女士来过好几次。
我向 Willem 表示我认识 Christel Kasselmann 女士,
也曾经在台湾和她碰面聊过。
其他国家的人士来访我觉得不怎么稀奇,
倒是日本人来访我感到比较新鲜,
Willem 说日本人来过两次,
我很好奇日本人也对荷兰式水草造景有兴趣吗?
他们应该比较偏爱天野尚的造景风格吧。
Willem 表示日本人对荷兰式水草造景感兴趣的人还不少喔,
说著拿起电脑桌上的一本日本水族杂志给我看,
那是一篇日本人针对 Willem 所做的专访。
我则向 Willem 表示回台湾后也会写个报导,
让更多华人知道他在荷兰式水草造景方面的成就。

二楼的一个小房间内放了两个大型水族缸。左边的纯粹是养鱼,有很多是家里自己繁殖出来的;右边的是存放或调理水草专用。

由于 Fred 的归来,
使得内人警觉到时间已经超过中午 12:30 了,
她提醒我该是离开的时候了,
不要打扰到 van Wezel 家人吃午餐。
于是我向 Fred 和 Willem 致谢并道别。

待续......
 

想在手机阅读更多鱼缸/造景资讯?下载【香港水族网】Android应用
分享到Facebook

最新文章

技术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