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舉消滅整缸藻類的兩拳重擊

 
作者:Chris(美國洛杉磯)
翻譯:Erich Sia



前言:

這是我自己開發的一種技術。
在許多討論串中我都曾經提供過這個資訊,
當變成我個人在私底下的協助方法,
現在我覺得值得寫成一篇文章了。

簡而言之:
這個方法使用了一次正確執行雙氧水(H2O2)劑量的方式來治療整個水族缸,
接著以一次戊二醛(Excel)劑量來治療整個水族缸,
這比藥品單獨使用時提供了盡可能多的除藻效果,
而不會明顯增加動物或植物的危險性。

這個方法我自己進行過好幾次,
而其他人則僅有少數幾次。
雖然所有的案例都沒有觀察到不良的影響,
我還是不能保證百分百的安全。
唯有透過在各種不同缸子的更多測試,
這種方法的安全性才能夠確立。
如果讀者打算嘗試,
請務必牢記這一點,
也歡迎嘗試過的讀者,
能和大家分享自己的經驗。

至於不打算嘗試的讀者,
仍舊可以獲得一些有用的訊息。

滿坑滿谷的噁心藻類肆虐,除了翻缸砍掉重練之外,有沒有快速的除藻方式呢?


第一拳重擊:雙氧水

整個缸子以雙氧水治療的方式並沒獲得太多的重視。
成果通常很差,
除非劑量高到足以傷及水中的動物,
況且在歷經幾次失敗的嘗試之後,
大部分的人就會將這個方法結束掉。

但事實上是,
大部分的人在執行雙氧水治療時完全做錯了

錯誤的作法:

通常,
第一件事就是關掉過濾器和照明。
這個時候,
已經做了一件潛在的錯誤了,
而且還為其他的錯誤鋪平了道路。

關閉過濾器的確能夠防止雙氧水流經生化濾材。
這的確很好,
因為我們不想要雙氧水殺死太多的硝化細菌,
也不想把雙氧水浪費在與這些細菌的反應上。
不過這麼一來,
水族缸通常就鮮有或毫無水流了。

任何化學物質效果都是經由這個方程式決定的:
濃度 x 水流 x 時間

雙氧水的治療之所以在局部無水流時有用,
很單純的是因為在那個位置的超高濃度使用。
但在面對整缸治療時,
雙氧水受到嚴重的稀釋。
所以相反的,
必須要有強水流將雙氧水帶至整個水族缸,
以接觸到藻類並產生一些正面的效果。

沒有這麼做的話,
就只剩一個地方還有強水流,
那就是魚鰓。
而這是我們不願見到雙氧水產生反應的位置之一!

讓我們看下去。
雙氧水已經添加下去了,
經過了一段時間例如半個小時左右,
一般人又把過濾器和照明給打開了,
於是此一治療便遭到了"終止"。
這是第二個錯誤。

幾乎所有的雙氧水都還存在水族缸內,
因為沒有水流的關係,
僅有極少量的雙氧水與水中任何物體產生反應。
雖然光照能夠分解雙氧水,
但甚至是在太陽光底下的分解作用,
這也是要以幾天來計算的,
而不是幾分鐘而已。
所以用我們所執行的時間尺度來看,
此時的照光是沒有作用的。

生化過濾器現在至少是在減少雙氧水的濃度。
當水流恢復時,
雙氧水終於開始能夠對藻類產生一些作用。
但是魚類已經近乎遭受明顯的緊迫了。
高劑量的雙氧水流經魚鰓已經有半個小時的時間,
這完全是說不通的,
因為在這段期間內雙氧水根本沒用來殺藻。
當過濾器緩慢的去除雙氧水時,
魚類將繼續暴露在逐漸降低的雙氧水濃度之中,
更進一步地增添緊迫。
可能要再經過半個小時以後,
雙氧水的濃度才會充分的下降。

有些終極鹿角藻就算缸子的各種變因控制再好,怎麼也除之不盡。

正確的作法:

正如我剛才說過的:
濃度 x 水流 x 時間

所以如果我們要的是有效的治療,
就要在治療期間提供大量的水流
由於水流不斷的經過魚鰓,
為了保護魚類,
我們要縮短時間
不要把時間浪費在對藻類沒作用的那段期間,
並且很正確的將治療終止。
如果這麼做了,
安全性得以確實提升,
足以讓我們提高雙氧水的下藥濃度

首先,
水族缸必須做好準備。
我們要的是盡可能多的水流。
如果我們有多出來的沉水馬達,
就用上吧。
如果我們的唯一水流來源是過濾器,
就必須暫時移除裡面的濾材,
放進一桶裝有水族缸原水的桶子內,
留著過濾機繼續運轉。
還有另外一種做法,
雖是可有可無,
但仍舊有用。
我有一個便宜的造流泵或造浪馬達(Koralia),
流速是每小時 1320 加侖,
對我所有的缸子來說都太強了,
但我還是會留在身邊,
因為這東西對於這個治療來說很理想。

如果水族缸裡有毬藻,
也請暫時移往一桶裝有水族缸原水的桶子內。
剛毛藻(毬藻)其實非常耐命,
通常會不受到全缸雙氧水治療的影響。
但這個治療能夠嚴重燒傷毬藻,
特別是直接暴露在水流的部位。
如果毬藻也和其他討厭的藻類一起孳生,
可以將之放進桶子內,
並放置在黑暗地點一個星期。
毬藻能夠長期忍受遮光而毫髮無傷,
但其他藻類就不行了。

造流泵或造浪馬達有助於缸子的水流循環,促進雙氧水在藻類的反應。

繼續點亮照明吧。
光照對於雙氧水是沒有影響的,
只會讓我們看見發生了甚麼變化。

現在,
添加 3% 的雙氧水,
劑量是每 37.85 公升的缸子淨水量(扣除底砂和水草等等)添加 60 毫升的劑量。
沒錯,
這是一般建議劑量的兩倍,
我們先前解釋過,
為何能夠使用更高的劑量。

然後讓水流循環個 15 分鐘。
在這段期間內,
讓直接水流循環個幾次,
好讓所有的區域都能覆蓋的。
如果缸子裡有特殊的困難位置,
試著去確認這些位置在治療的時候,
能接受到直接的水流。

經過 15 分鐘以後就終止治療,
進行 50% 的換水,
或者也可以換更多一些。
將缸子回復原來的樣子,
包括恢復原本移除的濾材。

較難纏的藻類,
只要單這一次的治療,
就能夠很有效地被殺死了,
尤其是在水流良好的情況下。
但至少所有的藻類也都會變得虛弱,
這時候就要進行下一步了:

剛毛藻能夠長期忍受無光環境,但對於雙氧水的耐受性卻不高。


第二拳重擊:戊二醛

所有無法被雙氧水殺死的殘餘藻類,
現在對於戊二醛都極度敏感

不論是不曾用過戊二醛,
或者正在使用標準劑量的戊二醛,
那就都以每 37.85 公升添加 5 毫升的建議劑量來使用戊二醛。
在這樣的情況下,
更大的劑量是不需要的。
藻類多少會對戊二醛產生耐受性,
就像是很敏感的水草一樣,
如大水蘭。
若是遇到這類的案例,
在經過雙氧水治療後,
緊接著用突然一次的戊二醛濃度增高,
就足以快速解決藻類了。

如果我們原本就已經在使用高劑量的戊二醛,
那就維持目前的添加劑量吧。

享受自己沒有藻類的缸子吧。
如果有任何導致爆藻的潛在問題,
也要優先加以改進,
那麼我們的缸子才能保有無藻的狀態。
在某些情況下,
以這種方式的一次性除藻,
就足以促進水草的健康生長,
使得藻類一去不復返。

戊二醛原本推出時主打提供水草碳元素,但現在越來越重視其除藻的功能了。


結語:


我在去年(2012 年)已經多次使用這個治療方法。

這個方法在最初的時候,
是發展來對付 "終極鹿角藻(Staghorn On Steroids)" 的,
終極鹿角藻的行徑相當悖離常理。
就像大部分的藻類一樣,
終極鹿角藻喜歡強光,
但如果在強水流的環境下,
中等光照也能存活。
終極鹿角藻笑傲二氧化碳和雙氧水的局部治療,
戊二醛的局部和全缸治療法亦然。
但終極鹿角藻在"兩拳重擊"的治療方式下摔得很慘,
而我也重度依賴這種治療方式,
試著來找尋如何防止終極鹿角藻的生長,
這花了我好長一段時間。
在這段時間內,
如果不是找到了定期加以消滅它的方法,
而不用在調整各個失敗的水族缸變數之後,
還必須狠狠的拔出我半數的水草,
那麼我可能早就已經受挫放棄了。

我也把這個方法用來對付其他藻類,
大都出於好奇而非必須。
效果都很棒。
燒傷我的毬藻是個令人討厭的意外,
不過這也說明了這個治療方式是多麼有效了,
因為毬藻從來就不受其他除藻劑治療的影響。
如果我有機會遇到剛毛藻的問題,
也預期能用這個方法加以消滅。

我從來就沒在自己的缸子內,
見過較敏感動物有不良的影響,
包括小精靈、老鼠魚、網球蝦、蘋果螺和椎實螺。
我不清楚對於其他蝦類是否安全,
因為我沒養其他的軟體動物。
我想看看有人在養了些玫瑰蝦犧牲品缸子的實驗。
墨絲是不受影響的。
我也有些對於戊二醛特別敏感的琵琶鼠,
被我慢慢調整成能夠適應正常劑量,
用這種治療方法也不會受到傷害。
希望其他人能早日分享經驗。

小蝦缸不要輕易嘗試雙氧水的除藻方式,除非做好了犧牲的準備。


附註:


已經有人報告了小蝦、螺類和魚類的死亡,
特別是敏感的品種。
請仔細讀完全文後再進行實驗。
對於任何初次想嘗試此法的人,
我改變最初的雙氧水建議劑量,
從每 37.85 公升添加 60 毫升降為 30 毫升。
這個方法尤其是針對小蝦而言,
不論成功與否,
我都全然不建議使用這樣的治療法,
除非讀者覺得小蝦是可以被犧牲掉。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魚病及治療資訊?下載【香港水族網】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最新文章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