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的街市魚:紅友、花鱸、白鱲

一般人眼中,紅友都是街市魚,市面見到的絕大部份都是養魚。
香港唯一有介紹此魚的魚書《魚魚得水》第二版中的紅友照,頭崩額裂,甩鱗爛鰭,
很明顯都是街市買回來的養魚,像是待宰的羔羊,瑟縮於魚缸一角,沒精打彩,令人慘不忍睹。
查實野生的紅友有不錯的外觀,可惜很少人看到。
為了替紅友討回靚魚真正形象,所以摷返舊照出來整理一下,
順便介紹埋牠的老友:百花鱸和白鱲。
一般香港潛水友在香港潛水時,都很少見到紅友,那是因為紅鮪較為怕人。
如人多下水,佢地會自行迴避。
如果是一人下水,佢地仍會小心奕奕,知道潛客沒有惡意後,
會在混濁水域掩護之下跟蹤潛客,
牠們淡紅體色,在水中變成暗灰,混在濁水中,除非很近距離
否則一般不易察覺牠們。
我幾次單拖徒潛時,眼尾睄到有東西跟蹤,
於是在另一次徒潛中,我突然回頭看,果然見有一群紅友在腳尾。

這便是徒潛時,突然回頭見到跟蹤我的魚群。
這是回頭時第一時間拍攝的照片。
當中原來除了紅友外,還混雜了白鱲同百花鱸。
被三種不同科的魚跟蹤,確實有點興奮及意外。
紅友查實都幾靚,全身紅裹透白。
起碼比起在海鮮缸時時或上碟時好睇好多。

在西貢的陀地紅友,當有人入侵其地盤,
便會靜靜雞在那人後面跟蹤,
在視野不清的水域,當那人以為周邊冇魚睇時,
其可能己有一群紅友跟蹤著,也慒然不知。
所以若要水底見到紅鮪,要時不時突然轉身望各後面,
令紅友避不閞伙突如其來的視線,才容易見到紅鮪。
當紅友被人發覺,又會走開唔想被你見到。
大家好似玩捉迷藏一樣。
西貢陀地紅友近照,,此魚最大可達120cm,算是香港海底大魚之一了。

紅友見發現我回頸拍攝牠們,便走夾唔抖。

混在紅友群中還有白鱲,白鱲也有多個品種,
照片中的應該是Acanthopagrus australis。(Black bream/Surf Bream)
牠們的『遷移性』是指從覓食場至產卵場,
但離不開沿岸礁岩區及河口區。是一種localised movement。
照片於海下單拖徙潛時拍攝。
白鱲對於入侵的潛客採取的監視行動又和紅友不同。
佢地多數也是單拖,在以潛客為中心點距離約5米圍圈巡迴。
以下照片都是徒潛時拍攝的。
這條白鱲正在離我幾米距離打圈而巡迴監視。
如果不留意,會以為是幾條白鱲游過,
原來是同一條魚圈在身邊兜圈來回。

最後是一條百花鱸(Lateolabrax japonicus)。
香港可以見到一米以上的『大魚』已經不多,百花鱸也是其中之一。(別名:七星鱸、花鱸、青鱸、鱸魚)
百花鱸最長達102cm, 在香港亦算是大魚之一。

百花鱸分佈於日本及南中國海,也是香港陀地魚之一。
因撈捕過度,現己很少見。
以後在街市或酒樓海鮮缸見到佢地傷痕瘰瘰,或碟上見佢地被蒸到甩皮甩骨,
都唔好唔記得佢地其實原本都好靚架。
此文2007年刊於:
http://www.hkwildlife.net/viewthread.php?tid=15298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水族攝影資訊?下載【香港水族網】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最新文章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