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年頑強水族造景師對抗賽的水族缸分析

作者:Art Pennom(美國 APC 水草論壇創辦人)
翻譯:Erich Sia


水族園藝家協會(AGA)會議在 2010 年所舉辦的頑強水族造景師(The Iron Aquascaper)對抗賽,
乃是以 Luis Navarro 和 Frank Wazeter 兩人之間的熱戰為號召。
Luis 是個老練的水族造景師,
擁有多年的經驗;
Frank 則算是個相當新手,
在短時間內就有很大的進步。
雖然 Luis 在最後出線獲得了勝利,
我相信現場所有的觀眾對於整場比賽都感到很滿意,
這兩位仁兄的確給大家看了一場精采的表演。
在本文當中,
我想依自己的拙見以儘可能客觀的方式,
來探討為何 Luis 會被判定勝過了 Frank。

頑強水族造景師對抗賽並不是一場容易進行的比賽。
爭鬥的雙方被賦予了造景的素材,
透過這些素材,
參賽者必須運用自己的技巧和水族造景的知識,
當場創造出一個水族造景來。
基本上,
這一切都是構圖的問題。
也就是心裡有這樣的看法,
我很快就認定 Luis 的水族造景是個比較好的構圖製作。
在沒有更進一步且更深入的探討兩個造景之前,
我很好奇為何自己能夠如此迅速的就作出決定。
我決定使用數學和一些古老的構圖技術,
來看看是否自己的第一印象是正確的。

我要在開始的時候先插嘴一下,
如果我和水族造景比賽中的其中任何一方為敵,
這兩位先生都大可大大方方的來踹我屁股。
因此,
當我要以批判的眼光來看兩人的作品時,
會覺得有一些忸怩不自在。
不過,
我希望藉著使用於判定藝術作品構圖已經好幾百年的客觀技術,
讓我在此文所分享的思考能以發現和學習的精神來分享,
而不是任何的負面批評形式。
那麼,
主秀上場了...

我相信 Luis 選用了一種傳統的三尊石組(sanzon iwagumi)風格。
在這種風格中,
主要岩石~親石(Oyaishi)組成了構圖的基礎,
並且有一塊大型的第二岩石來支撐,
然後是許多支援性的岩石。
典型的擺設是使用了三塊岩石,
形成一個三角形,
因為這樣看起來較自然。
在這裡很奇怪的是,
Luis 選用了四塊岩石來支援他的親石(看起來像是骷顱頭的那塊岩石)。
在我看來,
這樣的作法傾向於瓦解原本該存在那裏的力道和平衡。
親石雖然某種程度而言是那塊具有骷顱頭紋理的岩石,
但其尺寸以聚焦點而言也稍微小了一點。


相對於 Luis,
Frank 選用了流木當作他的主要素材,
並且使用岩石當作支援的元素。
我的第一印象是那些岩石並沒能真正的支援流木,
反而感覺上像是在打散構圖。
此外,
我發現右邊較高的那塊流木雖然爭著想當構圖中的聚焦點,
放在中間覆蓋著墨絲的那一塊流木,
卻不斷地將我的視線引導回到中央。
這使得整體的效果變弱了。



三分法

大部分的人都知道(構圖)三分法,
這是使用在攝影、繪畫和設計時的構圖經驗法則。
三分法常被用來評判水族造景,
所以我在這裡也加以使用。
這條法則很簡單,
就是將一個圖片用想像的兩條水平線和兩條垂直線成區隔成九塊相同的區塊,
而重要的構圖元素應當要放置在這些線條上或線條的交會點之處。
此一技術的支持者宣稱,
比起單單放置在中央,
將一個物體放置在這些點上,
能夠營造出構圖上更大的張力、能量且引起興趣。
我也是支持者之一。

Luis 的:

由上圖可見,
Luis 的構圖是位於較下方的水平面。
可是我更喜歡他那塊"骷顱頭岩石"能稍微靠右一點,
並且就順著左邊的垂直線。
我覺得這樣能營造出更引人注目的效果。
整體來說,
做得很好。

Frank 的:

就和 Luis 一樣,
Frank 的作品也是落在較下方的水平線。
可是,
格子支持了我最初認為覆蓋墨絲的那塊流木位置太過中央的印象。
如果 Frank 能將那塊流木更往右移並加入較高的那塊流木,
他的構圖就會更強有力了。
這個構圖如果滿分 10 分的話,
我會給 5 分。

黃金比例

也稱為"黃金分割(devine proportion)",
這個比例的定義是 1.618033988749895…。
這個比例被人類使用已經好個世紀了,
能夠在金字塔、著名的藝術作品、人體的比例甚至股市的活動中見到。
有些人相信人類與生俱來的視覺就認得這個比例,
並且會覺得這個比例是非常自然的。
我在此也採用這個比例當作完整的比較。

Luis 的:

Luis 的構圖就黃金比例來看,
從兩側和垂直而言做得非常好。
我認為這或許是他的水族造景能夠在第一印象令人感覺較正確的原因。
我會給他 10 之中的 9 分。

Frank 的:

我認為 Frank 的構圖在右側的整塊構圖,
就黃金比例來看也做得很好。
我覺得在切割方面沒有像 Luis 做得那麼清楚,
所以無法給人一開始平衡的感覺。
我會給 10 之中的 7 分。

黃金螺線

黃金螺線是建立在黃金比例的基礎上,
在大自然通常就看得見。
在設計和攝影的領域裡,
黃金螺線被用來引導視線至構圖的聚焦點。
讓我們也用黃金螺線來看看這兩件作品。

Luis 的:

從上圖可見,
黃金螺線的結束位置的確是落在聚焦點上,
但我看不出能順著螺線的建議走勢引導我的視線至聚焦點。
我個人對於在石組風格運用黃金螺線是沒那麼熱中。
我會給 10 之中的 5 分。

Frank 的:

我認為 Frank 的構圖的確運用了黃金螺線,
並且也引導了我的視線進入。
可是由於聚焦點是塊覆蓋著墨絲的流木,
我的視線又偏離了螺線。
這強化了我先前認為覆蓋著墨絲的流木應當再靠右邊一點的看法。
我會給這個作品 10 之中的 5 分。

黃金三角形

我發覺水族造景構圖真的能從三角形獲得益處,
因為三角形似乎能給人一種平衡和平穩的感覺。
運用三角形的設計,
尤其是使用黃金三角型,
似乎能更有動感和活力。
讓我們來看看吧。

Luis 的:

我們從這裡可看見,
Luis 的構圖對於黃金三角形的依附性做得非常好,
並且是放置在斜線上。
這真的是很不可思議的。
對我而言,
這是為何他的水族作品在第一眼感覺比較正確的另一個原因。
不過 Luis 可不是就此為止,
他是個三角形瘋子!
看看下面的圖片:

就算是運用另外一種稱為和諧三角形的技術,
Luis 的作品也很符合:

對於 Luis 與生俱來的三角形技巧,
我給他 10 分之中的 10 分。
如果我不是用三角形來加以覆蓋,
我也不會相信,
但事實就擺在眼前。

Frank 的:

Frank 的構圖在迎合黃金三角形方面做得很好。
他們倆人是有意識這麼做的嗎?
雖然沒像 Luis 那麼密合,
但依舊是做得非常好,
10 分之中可得 7 分。
讓我們來看看和諧三角形。

Frank 的作品迎合了一些三角形,
但顯然沒有 Luis 那麼多個。
我會給 10 分之中的 7 分。
這再次顯示出為何我在第一眼見到 Frank 的作品時,
就有不同的感覺。

移動

我要使用的最後一項判斷標準是移動。
我覺得移動的感覺對於水族造景的整體觀感來說很重要,
同時也增添了一層複雜性,
與我們想要達成的目的能夠相吻合。
畢竟,
一個水族造景絕非一件靜態的藝術作品,
而是自然、流暢且動態的。

Luis 的:

從 Luis 的水族造景我感覺不到任何移動的感覺。
對我來說看起來非常的靜態。
現在我明白了,
要讓石組風格有似乎有移動感覺是很困難的,
而且石組風格先天就是為了描繪永恆和力量而設計的。
不過,
我還是認為岩石能夠布置成一個角度,
給人一種風吹或水流風向的感覺。
我給 10 分之中的 4 分。

Frank 的:

和 Luis 的造景形成強烈對比的是,
Frank 的作品傳達了朝著一個方向很強的移動感覺,
這使得他的構圖在這方面變得非常的動力。
我幾乎就能描繪出水流或風吹往那個方向。
對吧?
我給 10 分之中的 9 分。

結論

在最後,
讀者能看見我的評分,
如果從人類如何察覺的知識所發明的古老設計規則來嚴格看待,
Luis 的構圖勝過了 Frank 的。
以這樣的方式來分析作品,
使我能夠了解並且解釋我的第一印象,
為何 Luis 的整體水族造景比 Frank 好要好。

我們如果考慮到這兩人受限於硬景觀和植物的選擇,
這兩個水族造景都很令人感到驚奇。
加上時間只有一個小時,
況且是在玩家級水草缸觀眾的壓力之下,
使你處於一個壓力鍋的情況。
對我而言,
2010 年的頑強水族造景師對抗賽是完全的成功,
這樣的比賽讓兩位技術高操的水族造景師碰頭競爭。
在現場觀看充滿了樂趣,
而我也從中學了很多。

我感謝 Luis 和 Frank 接受這樣的挑戰,
也想知道誰會是下一組......

祝大家萬事如意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魚缸/造景資訊?下載【香港水族網】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最新文章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