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年美國 AGA 水族造景比賽新增荷蘭式水族造景比賽類型

图片
幾天前我走訪了台北水族街的一家知名水族造景設計專門店,
也和專精水族造景的店長閒聊了一會兒。
店長談到了最近的一位客戶在逛完了水族街以後,
決定來到他的店裡來下訂水族設備並且委託造景,
並表示這位客戶看來看去還是比較喜歡水草密植式的造景,
店長認為荷蘭式的水族造景目前越來越受歡迎了。
我則表示水族造景風格本來就只是一種流行,
特別是「天野風格」的水族造景目前已經多到失去了新鮮感,
因此會有越來越多的人想嘗試不同的造景風格或手法。
不過每當有人提到了「荷蘭式」水族造景,
可說就立即觸動我相當敏感的神經。
我也會一而再的重複自己多年來所堅持的看法:
真正標準的荷蘭式水族造景只能在荷蘭、比利時、德國和法國看得到,
離開了這些地區的水族造景,
不論是在兩岸三地、英國、美國或日本,
我從來就沒見過真正的荷蘭式水族造景圖片,
那些宣稱是荷蘭式的許多水族造景,
其實都沒抓到荷蘭式水族造景的精髓,
因此都不能算是荷蘭式的水族造景。
我也向來不假詞色且毫不留情的指出:
這些「偽」荷蘭式水族造景,
其實都只是「東施效顰」或「畫虎不成反類犬」。
水族造景師們或許會抗議並反駁說,
風格看起來是就可以算是了,
何必那麼執著己見或斤斤計較呢。

台灣的水草創意比賽規則很重視紅色水草的比例,雖然這是條未必是很令人滿意的規定,但只要遊戲規則是公平的對待所有的參賽者,那這就是一個大家都可以接受且該遵守的規定。
图片

問題是當一項比賽已經很明確的把規則寫出來時,
參賽者到底要不要遵守?
我們就以台灣每年所舉辦的「水草創意造景比賽」來說吧,
在遊戲規則中已經很明白的寫著:
紅色水草是否達 20% 以上?
雖然我也不認同這條評分標準,
但大會認為這就是台灣水草造景的特色,
在相關單位尚未修改遊戲規則之前,
參賽者若不遵守肯定會遭到扣分,
若因此失去了獲得更好成績的機會,
那豈不是太可惜了。
在 2012 年榮獲世界水草造景大賽(IAPLC)銀賞的陳松儐先生
其實在 2011 年的 IAPLC 也獲得了第 53 名的佳績,
我們在 2011年台灣盃水中花園創意造景比賽成果(上):90 公分組 一文中曾提到了第六名水族造景:
幾乎無紅色水草也能獲得三位評審的共同青睞,
足見水族造景本身的魅力了。
這個沒紅色水草又獲得三位評審一致青睞的水族造景,
就是陳松儐先生的作品。
雖然陳松儐先生專精於自然風格的水族造景,
但遭遇到了台灣水族造景的比賽規則時,
也只能遭到扣分並影響到了最終成績。
所以除非參賽的目的只是為了一時好玩或吸取經驗,
否則若想爭取某項賽事的最高榮譽,
不論比賽規則有多麼的不合常理,
就得珍惜每個細節所可能帶來的加分或扣分。

陳松儐先生的造景技巧極為高超,在日本 IAPLC 多次獲得佳績,在 2011 年台灣的水草創意比賽中,只可惜未注意到必須使用紅色水草的規則,雖然獲得評審們一致的好評,但終究未能獲得更優異的成績。
图片

然而會對水草造景訂出特殊遊戲規則的賽事,
可不僅止於台灣的水草創意造景比賽而已。
就在這兩天在瀏覽美國水族園藝家協會(AGA)時,
意外發現了一則令人耳目一新的訊息:
AGA 在的 2014 年水族造景比賽新增了荷蘭式水族造景(Dutch Aquascaping)類型,
也就是說下一屆的 AGA 水族造景比賽總共分成了四個類型:
水族花園、荷蘭式水族造景、生境水族造景和沼澤缸。
換句話說,
荷蘭式水族造景也正式向國際的水族造景師推廣了,
而且就從美國的 AGA 水族造景比賽開始。
放眼現今的水族造景比賽,
最具規模的要算是日本的 IAPLC 和美國的 AGA 了,
日本的 IAPLC 雖然是獎金最高的一個國際比賽,
但由於天野尚個人風格太過強烈的緣故,
許多美國網友不時表達相當的不滿,
而 2013 年 IAPLC 來自美國的參賽者人數也大幅的下滑。
反觀美國的 AGA 雖然比賽獎金沒那麼高,
但反而能將比賽區分成不同的類別性質,
讓不同風格的水族造景能在各自的領域闖出一片天地。
如今 AGA 將水族造景的比賽類型細分成了三項,
也就是水族花園、生境水族造景和荷蘭式水族造景,
讓各個領域的造景師能進行更為客觀的比賽,
其實是更符合公平原則的作法。
這也是繼荷蘭的水族比賽之後,
第二個將比賽項目加以區分的水族比賽。

標準的荷蘭式水族造景有其既定的規則必須嚴格遵守。這些遊戲規則絕非僅是透過一些圖片的欣賞,就能夠輕易的領悟箇中奧妙,因為荷蘭人甚至為了評分標準出版相關的指導書籍。
图片

不過荷蘭人的水族採取的是 “到府審視” 的方式,
因此評審也只能在荷蘭和比利時兩國實地訪查參賽者家裡。
美國 AGA 則採用圖片審閱的方式來評分,
能夠讓世界各地的荷蘭式水族造景愛好者來一較高下。
從推廣荷蘭式水草造景的角度來看,
這也是目前不得不做的變革。
其實我在 2010 年與兩位國外水草專家會談中就已經談到過了,
兩位女士異口同聲的說,
她們都非常喜歡荷蘭式水草造景,
像是荷蘭式水草缸會使用紅色水草,
自然風水族造景則幾乎是綠油油的一片。
只不過現在最流行是天野尚的自然風。
同時身為日本 IAPLC 和美國 AGA 水草造景比賽評審的 Karen Randall 女士表示,
荷蘭式水草造景想要在 ADA 的水草造景比賽拿到好名次,
可以說是不可能的事。
但要在美國 AGA 比賽拿好名次還是可能的,
只不過一些參賽的荷蘭式水草缸作品還不夠漂亮。
另一位身兼德國水草協會會長的 Christel Kasselmann 女士,
在 2007 年荷蘭 VVV 水族造景競賽中也擔任過評審,
對於荷蘭是水族造景的理解深度自然不在話下。
我們更在意的是比賽的遊戲規則之制訂,
也就是說美國 AGA 所舉辦的荷蘭式水族造景,
是否堅守著傳統「荷蘭式」的死板規則,
或者 AGA 會為了推廣的權宜之便,
有所妥協而變成了半弔子「荷蘭式」?

德國水草協會會長 Christel Kasselmann(左)和美國水族園藝家協會(AGA)會刊編輯 Karen Randall(右)於 2010 年來台訪問時,都表達了對荷蘭式水族造景的喜愛。如今美國 AGA 增列了荷蘭式水族造景的比賽類型。
图片

還好 AGA 在官方網頁內詳細記載了評判標準或比賽規則,
由官網所羅列的 20 條評判標準來看,
很顯然是嚴格遵守著傳統「荷蘭式」水族造景的遊戲規則。
其實在荷蘭式淡水混養缸比賽的評分標準(上):生物部分(下):美學與總體部分兩篇文章中,
我們就已經將 NBAT 原版的評分標準翻譯刊登了,
從 AGA 的這些荷蘭式造景評斷條例來看,
只是稍微為簡化了規則的敘述方式,
相信在未來這會成為各地荷蘭式水族造景的遵循標準。
但不論是荷蘭 NBAT 的原版或美國 AGA 的簡化版,
如果沒有針對每條評分標準進行詳細解說,
相信能從中領悟出荷蘭式水族造景精髓的愛好者,
恐怕是寥寥無幾。
老實說如果想真正瞭解荷蘭式水族造景的精義,
就必須詳讀兩本德文書籍:
荷蘭式水草缸(Das Holländische Pflanzenaquarium)和客廳裡的奇景(Das Wunder im Wohnzimmer),
此兩本書都是身兼評審的荷蘭水族界名人以德文撰寫的,
其中在 1980 年出版的「荷蘭式水草缸」,
更是詳盡的解說每條評分項目的「扣分」標準。
當評審都已經表明未達要求時必須扣分,
還有誰敢不遵守「死硬」的遊戲規則?
這也是為何在登門拜訪荷蘭式水草造景比賽的冠軍得主(4):珍重再會的最後留下伏筆,
打算繼續探討外界常忽略的荷蘭式水草造景技巧,
而我在 2013 年 9 月 28 日的台灣水族展覽的座談會中,
也以此為題提醒有志於荷蘭式水族造景的玩家們,
最常被忽略的技巧或遭扣分的項目。

外界若想要深入瞭解並掌握荷蘭式水草造景的訣竅或技巧,荷蘭式水草缸(Das Holländische Pflanzenaquarium)和客廳裡的奇景(Das Wunder im Wohnzimmer)是兩本必讀的書籍。
图片
图片

由於傳統標準的荷蘭式水族造景技巧,
都已經能寫成了數十頁的指導書籍了,
想要三言兩語解說各條評分標準,
可以說是不可能的。
在可預見的未來幾年,
我們在美國 AGA 荷蘭式水族造景所能見得到的佳作,
應當會以來自荷蘭和比利時兩國的參賽者為主,
畢竟只有這少數地區的水族造景師才充分掌握了遊戲規則,
其他的外界人士大概就只能抱持著陪榜或觀摩的心情。
唯有徹底瞭解荷蘭式水族造景的規則,
並經過了數年的臨摹和揣摩之後,
其他國家地區的參賽選手,
才有可能在荷蘭式水族造景的領域中獲得佳績。
不過在此向先將其中的一條評判標準提出來探討,
因為這與我目前所進行的實驗息息相關。
我在無二氧化碳流木水草缸(01):設缸過程無二氧化碳流木水草缸(04):自討苦吃兩篇文章中,
都提到了流木或沉木對於荷蘭式水族造景非常重要,
許多對荷蘭式水草造景抱持刻板錯誤印象的玩家,
始終認為荷蘭式水族造景中並無使用大量的沉木,
所以至今很難接受我個人的片面說法。
在美國 AGA 荷蘭式水族造景中評判標準之中,
恰巧有一條規則可以用來當作佐證:
如果有硬景觀,是否很節制的使用以作為一種單獨的元素?(根據 NBAT 的規定,如果能增進水族造景,一件單獨的流木或岩石是可以接受的。流木和/或岩石作為結構用途且大部分位置被附生植物所覆蓋著則不在此限。)
這條規則能夠一眼看過就完全理解的人肯定是資質極為優異。

在傳統的荷蘭式水族造景中,流木從來都是容許多量使用的,特別是當作被隱藏起來的結構體,例如墊高後景底床平台或作為水草集團之間的區隔。很遺憾的是,外界將無硬景觀的密植式水草造景誤解成才是荷蘭式水族造景。
图片

用最簡單的白話文來說,
在荷蘭式的水族造景之中,
是可以充分運用流木和岩石的,
而且也可以讓流木和岩石裸露出來,
但硬景觀的裸露部位僅限於一處。
至於水族缸內所使用的流木和岩石,
並沒有數量上的限制,
只要這些流木和岩石覆蓋著附生性植物即可。
不過請注意囉,
荷蘭人只說是「附生性植物(epiphytes)」,
可沒指名必然就是水草喔,
我們千萬別忘了,
藻類也是附生性植物之一。
換句話說,
在流木和岩石上長滿了藻類是可以接受的,
目的是為了不讓這些硬景觀裸露出來,
況且沉木和岩石上的藻類或水草也被視為造景之一。
而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
荷蘭式水草缸本來就運用了大量的流木,
這些流木是當作被隱藏起來的「結構體」,
或說是用來墊高底床平台或區隔水草集團的用途。
簡單的說,
這條規則破除了外界長期以來對於荷蘭式水族造景的誤解,
荷蘭人在水族缸內使用的流木數量可多著了,
只不過大都加以隱藏且僅准露出一個部位而已。

荷蘭式水族造景內所使用的流木和岩石,並沒有數量上的限制,只要這些流木和岩石覆蓋著附生性植物即可。附生植物包含了水草和藻類。在圖片左下方的流木部位長滿了剛毛藻,沉木的中央部位則長滿了墨絲。
图片

美國 AGA 的水族造景比賽,
雖然仍舊以水族攝影為比賽的基礎,
但已經更往前跨出了一步,
將比賽的模式細分為四個類型。
雖然距離荷蘭人傳統的水族比賽分組方式,
還有相當大的差距,
但至少給世界各國水族造景師一個很明確的訊息:
水族造景的風格並非只有一種而已。
令我感到很有趣的是,
在水族花園、荷蘭式水族造景、生境水族造景和沼澤缸這四組之中,
哪一組才是「天野風格」或「自然風格」水族造景所應該報名的類型?
沼澤缸(Paludarium)涉及陸生植栽區,
生境水族造景(Biotope Aquascape)則是針對某種動物的特殊造景,
而荷蘭式水族造景(Dutch Aquascape)又有很嚴格的造景手法規則或「扣分」標準;
如此看來,
不論是傳統的密植式水草缸或天野風格的水族造景,
都只能參加水族花園(Aquatic Garden)的這個項目了。
如果在參賽報名時填錯組別的話,
很容易因未能遵守相關規則而慘遭嚴重扣分,
那就真的輸得非常冤枉了。
無論如何,
既然荷蘭式水族造景已經正式走向國際化的比賽,
我醞釀已久的荷蘭式水族造景系列文章,
看來也該加把勁趕緊刊出了,
也期盼能早日見到華人在這個領域獲得佳績。

我的無二氧化碳流木水草缸設置靈感來源,便是傳統的荷蘭式水族造景中運用了大量的流木或沉木。實驗設缸至今剛好滿十六週,雖然有兩三種高難度水草的栽培並不理想,但中低難度有莖水草目前可說是一片欣欣向榮。
图片


附錄:
 photo 0_zps8d71d82b.jpg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魚缸/造景資訊?下載【香港水族網】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最新文章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