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年美国 AGA 水族造景比赛新增荷兰式水族造景比赛类型

图片
几天前我走访了台北水族街的一家知名水族造景设计专门店,
也和专精水族造景的店长闲聊了一会儿。
店长谈到了最近的一位客户在逛完了水族街以后,
决定来到他的店里来下订水族设备并且委托造景,
并表示这位客户看来看去还是比较喜欢水草密植式的造景,
店长认为荷兰式的水族造景目前越来越受欢迎了。
我则表示水族造景风格本来就只是一种流行,
特别是“天野风格”的水族造景目前已经多到失去了新鲜感,
因此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想尝试不同的造景风格或手法。
不过每当有人提到了“荷兰式”水族造景,
可说就立即触动我相当敏感的神经。
我也会一而再的重复自己多年来所坚持的看法:
真正标准的荷兰式水族造景只能在荷兰、比利时、德国和法国看得到,
离开了这些地区的水族造景,
不论是在两岸三地、英国、美国或日本,
我从来就没见过真正的荷兰式水族造景图片,
那些宣称是荷兰式的许多水族造景,
其实都没抓到荷兰式水族造景的精髓,
因此都不能算是荷兰式的水族造景。
我也向来不假词色且毫不留情的指出:
这些“伪”荷兰式水族造景,
其实都只是“东施效颦”或“画虎不成反类犬”。
水族造景师们或许会抗议并反驳说,
风格看起来是就可以算是了,
何必那么执著己见或斤斤计较呢。

台湾的水草创意比赛规则很重视红色水草的比例,虽然这是条未必是很令人满意的规定,但只要游戏规则是公平的对待所有的参赛者,那这就是一个大家都可以接受且该遵守的规定。
图片

问题是当一项比赛已经很明确的把规则写出来时,
参赛者到底要不要遵守?
我们就以台湾每年所举办的“水草创意造景比赛”来说吧,
在游戏规则中已经很明白的写着:
红色水草是否达 20% 以上?
虽然我也不认同这条评分标准,
但大会认为这就是台湾水草造景的特色,
在相关单位尚未修改游戏规则之前,
参赛者若不遵守肯定会遭到扣分,
若因此失去了获得更好成绩的机会,
那岂不是太可惜了。
在 2012 年荣获世界水草造景大赛(IAPLC)银赏的陈松傧先生
其实在 2011 年的 IAPLC 也获得了第 53 名的佳绩,
我们在 2011年台湾杯水中花园创意造景比赛成果(上):90 公分组 一文中曾提到了第六名水族造景:
几乎无红色水草也能获得三位评审的共同青睐,
足见水族造景本身的魅力了。
这个没红色水草又获得三位评审一致青睐的水族造景,
就是陈松傧先生的作品。
虽然陈松傧先生专精于自然风格的水族造景,
但遭遇到了台湾水族造景的比赛规则时,
也只能遭到扣分并影响到了最终成绩。
所以除非参赛的目的只是为了一时好玩或吸取经验,
否则若想争取某项赛事的最高荣誉,
不论比赛规则有多么的不合常理,
就得珍惜每个细节所可能带来的加分或扣分。

陈松傧先生的造景技巧极为高超,在日本 IAPLC 多次获得佳绩,在 2011 年台湾的水草创意比赛中,只可惜未注意到必须使用红色水草的规则,虽然获得评审们一致的好评,但终究未能获得更优异的成绩。
图片

然而会对水草造景订出特殊游戏规则的赛事,
可不仅止于台湾的水草创意造景比赛而已。
就在这两天在浏览美国水族园艺家协会(AGA)时,
意外发现了一则令人耳目一新的讯息:
AGA 在的 2014 年水族造景比赛新增了荷兰式水族造景(Dutch Aquascaping)类型,
也就是说下一届的 AGA 水族造景比赛总共分成了四个类型:
水族花园、荷兰式水族造景、生境水族造景和沼泽缸。
换句话说,
荷兰式水族造景也正式向国际的水族造景师推广了,
而且就从美国的 AGA 水族造景比赛开始。
放眼现今的水族造景比赛,
最具规模的要算是日本的 IAPLC 和美国的 AGA 了,
日本的 IAPLC 虽然是奖金最高的一个国际比赛,
但由于天野尚个人风格太过强烈的缘故,
许多美国网友不时表达相当的不满,
而 2013 年 IAPLC 来自美国的参赛者人数也大幅的下滑。
反观美国的 AGA 虽然比赛奖金没那么高,
但反而能将比赛区分成不同的类别性质,
让不同风格的水族造景能在各自的领域闯出一片天地。
如今 AGA 将水族造景的比赛类型细分成了三项,
也就是水族花园、生境水族造景和荷兰式水族造景,
让各个领域的造景师能进行更为客观的比赛,
其实是更符合公平原则的作法。
这也是继荷兰的水族比赛之后,
第二个将比赛项目加以区分的水族比赛。

标准的荷兰式水族造景有其既定的规则必须严格遵守。这些游戏规则绝非仅是透过一些图片的欣赏,就能够轻易的领悟个中奥妙,因为荷兰人甚至为了评分标准出版相关的指导书籍。
图片

不过荷兰人的水族采取的是 “到府审视” 的方式,
因此评审也只能在荷兰和比利时两国实地访查参赛者家里。
美国 AGA 则采用图片审阅的方式来评分,
能够让世界各地的荷兰式水族造景爱好者来一较高下。
从推广荷兰式水草造景的角度来看,
这也是目前不得不做的变革。
其实我在 2010 年与两位国外水草专家会谈中就已经谈到过了,
两位女士异口同声的说,
她们都非常喜欢荷兰式水草造景,
像是荷兰式水草缸会使用红色水草,
自然风水族造景则几乎是绿油油的一片。
只不过现在最流行是天野尚的自然风。
同时身为日本 IAPLC 和美国 AGA 水草造景比赛评审的 Karen Randall 女士表示,
荷兰式水草造景想要在 ADA 的水草造景比赛拿到好名次,
可以说是不可能的事。
但要在美国 AGA 比赛拿好名次还是可能的,
只不过一些参赛的荷兰式水草缸作品还不够漂亮。
另一位身兼德国水草协会会长的 Christel Kasselmann 女士,
在 2007 年荷兰 VVV 水族造景竞赛中也担任过评审,
对于荷兰是水族造景的理解深度自然不在话下。
我们更在意的是比赛的游戏规则之制订,
也就是说美国 AGA 所举办的荷兰式水族造景,
是否坚守着传统“荷兰式”的死板规则,
或者 AGA 会为了推广的权宜之便,
有所妥协而变成了半吊子“荷兰式”?

德国水草协会会长 Christel Kasselmann(左)和美国水族园艺家协会(AGA)会刊编辑 Karen Randall(右)于 2010 年来台访问时,都表达了对荷兰式水族造景的喜爱。如今美国 AGA 增列了荷兰式水族造景的比赛类型。
图片

还好 AGA 在官方网页内详细记载了评判标准或比赛规则,
由官网所罗列的 20 条评判标准来看,
很显然是严格遵守着传统“荷兰式”水族造景的游戏规则。
其实在荷兰式淡水混养缸比赛的评分标准(上):生物部分(下):美学与总体部分两篇文章中,
我们就已经将 NBAT 原版的评分标准翻译刊登了,
从 AGA 的这些荷兰式造景评断条例来看,
只是稍微为简化了规则的叙述方式,
相信在未来这会成为各地荷兰式水族造景的遵循标准。
但不论是荷兰 NBAT 的原版或美国 AGA 的简化版,
如果没有针对每条评分标准进行详细解说,
相信能从中领悟出荷兰式水族造景精髓的爱好者,
恐怕是寥寥无几。
老实说如果想真正了解荷兰式水族造景的精义,
就必须详读两本德文书籍:
荷兰式水草缸(Das Holländische Pflanzenaquarium)和客厅里的奇景(Das Wunder im Wohnzimmer),
此两本书都是身兼评审的荷兰水族界名人以德文撰写的,
其中在 1980 年出版的“荷兰式水草缸”,
更是详尽的解说每条评分项目的“扣分”标准。
当评审都已经表明未达要求时必须扣分,
还有谁敢不遵守“死硬”的游戏规则?
这也是为何在登门拜访荷兰式水草造景比赛的冠军得主(4):珍重再会的最后留下伏笔,
打算继续探讨外界常忽略的荷兰式水草造景技巧,
而我在 2013 年 9 月 28 日的台湾水族展览的座谈会中,
也以此为题提醒有志于荷兰式水族造景的玩家们,
最常被忽略的技巧或遭扣分的项目。

外界若想要深入了解并掌握荷兰式水草造景的诀窍或技巧,荷兰式水草缸(Das Holländische Pflanzenaquarium)和客厅里的奇景(Das Wunder im Wohnzimmer)是两本必读的书籍。
图片
图片

由于传统标准的荷兰式水族造景技巧,
都已经能写成了数十页的指导书籍了,
想要三言两语解说各条评分标准,
可以说是不可能的。
在可预见的未来几年,
我们在美国 AGA 荷兰式水族造景所能见得到的佳作,
应当会以来自荷兰和比利时两国的参赛者为主,
毕竟只有这少数地区的水族造景师才充分掌握了游戏规则,
其他的外界人士大概就只能抱持着陪榜或观摩的心情。
唯有彻底了解荷兰式水族造景的规则,
并经过了数年的临摹和揣摩之后,
其他国家地区的参赛选手,
才有可能在荷兰式水族造景的领域中获得佳绩。
不过在此向先将其中的一条评判标准提出来探讨,
因为这与我目前所进行的实验息息相关。
我在无二氧化碳流木水草缸(01):设缸过程无二氧化碳流木水草缸(04):自讨苦吃两篇文章中,
都提到了流木或沉木对于荷兰式水族造景非常重要,
许多对荷兰式水草造景抱持刻板错误印象的玩家,
始终认为荷兰式水族造景中并无使用大量的沉木,
所以至今很难接受我个人的片面说法。
在美国 AGA 荷兰式水族造景中评判标准之中,
恰巧有一条规则可以用来当作佐证:
如果有硬景观,是否很节制的使用以作为一种单独的元素?(根据 NBAT 的规定,如果能增进水族造景,一件单独的流木或岩石是可以接受的。流木和/或岩石作为结构用途且大部分位置被附生植物所覆蓋著则不在此限。)
这条规则能够一眼看过就完全理解的人肯定是资质极为优异。

在传统的荷兰式水族造景中,流木从来都是容许多量使用的,特别是当作被隐藏起来的结构体,例如垫高后景底床平台或作为水草集团之间的区隔。很遗憾的是,外界将无硬景观的密植式水草造景误解成才是荷兰式水族造景。
图片

用最简单的白话文来说,
在荷兰式的水族造景之中,
是可以充分运用流木和岩石的,
而且也可以让流木和岩石裸露出来,
但硬景观的裸露部位仅限于一处。
至于水族缸内所使用的流木和岩石,
并没有数量上的限制,
只要这些流木和岩石覆蓋著附生性植物即可。
不过请注意囉,
荷兰人只说是“附生性植物(epiphytes)”,
可没指名必然就是水草喔,
我们千万别忘了,
藻类也是附生性植物之一。
换句话说,
在流木和岩石上长满了藻类是可以接受的,
目的是为了不让这些硬景观裸露出来,
况且沉木和岩石上的藻类或水草也被视为造景之一。
而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
荷兰式水草缸本来就运用了大量的流木,
这些流木是当作被隐藏起来的“结构体”,
或说是用来垫高底床平台或区隔水草集团的用途。
简单的说,
这条规则破除了外界长期以来对于荷兰式水族造景的误解,
荷兰人在水族缸内使用的流木数量可多著了,
只不过大都加以隐藏且仅准露出一个部位而已。

荷兰式水族造景内所使用的流木和岩石,并没有数量上的限制,只要这些流木和岩石覆蓋著附生性植物即可。附生植物包含了水草和藻类。在图片左下方的流木部位长满了刚毛藻,沉木的中央部位则长满了墨丝。
图片

美国 AGA 的水族造景比赛,
虽然仍旧以水族摄影为比赛的基础,
但已经更往前跨出了一步,
将比赛的模式细分为四个类型。
虽然距离荷兰人传统的水族比赛分组方式,
还有相当大的差距,
但至少给世界各国水族造景师一个很明确的讯息:
水族造景的风格并非只有一种而已。
令我感到很有趣的是,
在水族花园、荷兰式水族造景、生境水族造景和沼泽缸这四组之中,
哪一组才是“天野风格”或“自然风格”水族造景所应该报名的类型?
沼泽缸(Paludarium)涉及陆生植栽区,
生境水族造景(Biotope Aquascape)则是针对某种动物的特殊造景,
而荷兰式水族造景(Dutch Aquascape)又有很严格的造景手法规则或“扣分”标准;
如此看来,
不论是传统的密植式水草缸或天野风格的水族造景,
都只能参加水族花园(Aquatic Garden)的这个项目了。
如果在参赛报名时填错组别的话,
很容易因未能遵守相关规则而惨遭严重扣分,
那就真的输得非常冤枉了。
无论如何,
既然荷兰式水族造景已经正式走向国际化的比赛,
我酝酿已久的荷兰式水族造景系列文章,
看来也该加把劲赶紧刊出了,
也期盼能早日见到华人在这个领域获得佳绩。

我的无二氧化碳流木水草缸设置灵感来源,便是传统的荷兰式水族造景中运用了大量的流木或沉木。实验设缸至今刚好满十六周,虽然有两三种高难度水草的栽培并不理想,但中低难度有茎水草目前可说是一片欣欣向荣。
图片


附录:
 photo 0_zps8d71d82b.jpg
 

想在手机阅读更多鱼缸/造景资讯?下载【香港水族网】Android应用
分享到Facebook

最新文章

技术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