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族造景分析:森林

作者:Art Pennom(美国 APC 水草论坛创办人)
翻译:Erich Sia


我很荣幸有机会来分析“森林(Forest)”这个作品,
这是 Viktor Lantos 极为出色的一个水族造景。
Viktor Lantos 本人是绿色水族(Green Aqua)的拥有人,
这一家水族馆位于匈牙利美丽的布达佩斯附近。
这家店是欧洲少数同时专精于自然风水族缸、水族造景和的水草缸领域的水族馆。
Viktor 是匈牙利水族造景师论坛(Hungarian Aquascaper Forum )的创办人,
也是匈牙利水族造景比赛(Hungarian Aquascaping Contest )的评审之一。
他在国际水草造景大赛(IAPLC)所获得的名次也相当的高。
(2010 年第 96 名、2011 年第 80 名、2012 年第 67 名、2013 年第 171 名)

Viktor 毫无疑问是个真正的水族造景师,
也是我们的美丽休闲嗜好得以成长之巨大且正向的驱动者。
他对于水族具有热情,
并且透过他所有的水族造景和 Green Aqua 这家店的设计来展现。
要找到另一家专精水草和水族造景的水族馆内有更多吸引人的设计,
恐怕是很难了。
可是,
当我和 Viktor 联系时,
惊觉他对于自己的才华很谦虚。
他形容自己的水族造景水准仅是一般但并不杰出。
这个嘛,
我想读者应该会同意,
Viktor 很显然并非只是一般的水族造景师而已。
他的作品具有创意和影响力,
也创造出某种效果,
这是我很喜欢的。
让我们来钻研“森林”这件作品,
看看从我们这位朋友兼大师级水族造景师 Viktor Lantos 身上,
能学到哪些经验。

左起: Viktor Lantos 和绿色水族的团队。


最初印象

这个水族造景是典型呈现U字型的的凹陷型。
当做前景的白沙和岩板与背景的茂密水草形成了良好的对比,
因而增添了造景的景深和复杂度。
我不太确定摆设在前景的树枝之目的为何,
可是我能想像树枝在某种程度上,
是为了要增强森林、树木之主题与整体印象。
我能够看得出来,
只是并不太确定。

这个水族造景第一个迷住我的东西是背景大批被雕塑过的小圆叶(Rotala)。
这令人联想起以法式花园(jardin à la française)风格为基础的对称性,
同时以强迫次序凌驾于自然风格之原理。
看起来像是有些庄严且束缚,
但同时又受到红色色调与对称性之调和。
我认为,
小圆叶的存在代表着森林中的树木,
这也是本作品命名的由来。
两根摆设有些对称的沉木给人一种树干的感觉,
森林之主题似乎因此得以延续发展。
森林的边缘仿佛是借由中景和前景的黑木蕨、小榕和低垂的墨丝来界定的,
这给我一种覆蓋着墨丝的岩石之印象。
青龙石的选用很不错,
我觉得岩板的色彩和绿色形成良好的对比,
并且增强了风化石的古老与坚固之印象。

最后,
我觉得中央部份由左至右的小径,
是个很不错的修饰。
这条小径增强了场景的深度,
也让整体构图更有趣。
很奇妙的是,
这条小径不像其他典型的这类手法,
并不会很快地就转移我的视线。
我很想知道,
透过这次的分析,
会不会告诉我们,
那条小径只是个巧妙的聚焦点?

提到了聚焦点,
读者能轻易说出这个造景的聚焦点在哪吗?
我没办法。
这表示里面的聚焦点可能不只一处,
所以我们的眼睛没法决定,
或者根本就没有聚焦点,
不过后者的可能性较低。
谈到这里,
我打赌这个水族造景有好几个聚焦点,
但都比我们习惯上看得到的都还要微妙。
就让我们透过深入分析把聚焦点找出来吧!

三分法


我们在这个水族造景运用三分法,
看见这个造景符合了精致艺术的标准。
Viktor 告诉我说,
他事先并没有测量过自己的构图,
只是用眼睛大概瞄过。
他的确具备图像艺术的培养背景,
不过,
三分法告诉我们,
森林这件作品的确符合这条规则。

正如同前面提到过的,
这个水族造景似乎并没有很明确的聚焦点,
三分法证实了这个观点。
我们原本期望在格线和交叉点找到聚焦点,
可是并没见到。
然而我们所见到的,
却是三分法的和谐性。
请注意小圆叶的顶端,
顺着三分法最上面的那条线,
很漂亮地放进了图像里最上层的 1/3 空间。
再来是中层,
主要是黑木蕨和墨丝,
还有界定出来的森林边缘,
同样的也和三分法的 2/3 线很吻合。
在最底层的 1/3 我们发现了墨丝和许多岩石。
我承认,
这些都很微妙,
但三分法的和谐性就是在那里,
有时候,
这样也就够了。

如果左边的树干往右边移动个几英吋,
并且就坐落在三分法的左边垂直线上,
构图是不是就会变得更强烈?
或许吧。
我觉得,
从视觉上来说,
如此一来会给人一种较强的印象,
而那根树干就会成为水族造景的一个聚焦点。
可是,
深色的木头隐藏了自身的美感和结构,
我们在照片上看到的完全只是侧影。
所以,
也许我们不想要这样的木头当作主要的聚焦点,
如果是这样的话,
我们宁可让树干远离那条垂直线。

黄金三角形、和谐三角形与对角线


我提过很多次,
我们与生俱来会以三角形来看东西。
三角形带给我们一种次序与安宁的感觉。
有时候三角形很明显,
有时候则不然。
我觉得在森林这件作品中,
Viktor 在某个程度上,
很直觉的以三角形的方式来放置各种元素。

请看看上面的图片,
此图显示出由左至右方向的黄金三角形。
看见从左上至右下跨越整个水族造景的长对角线了吗?
注意看看构图中的元素是如何顺着这条轴线摆设的。

从左上方开始,
这条对角线区隔了绿色和红色的小圆叶。
沿着对角线继续下去,
和其中一个小黄金三角形发生交叉,
就在树干底座的地方。
还记得我们说过,
这根树干有可能是个聚焦点吗?
看来是有些支持的证据。
还有,
顺着对角线继续走下去,
区分了红色小圆叶和低垂的墨丝,
右侧小圆叶丛中断所在的那个位置,
然后是一丛小榕,
最后才至对角结束。
了解水族造景师为何能基于本能,
把各种元素几乎很精准的摆设在这些三角形的位置,
始终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我从上图还注意到,
左边的岩石构成,
似乎是左下方大三角形的一个共鸣。
这个共鸣不是那么的确切,
但我们显然看得出三角形的结构体。
现在,
让我们来看看森林这件作品在和谐三角形方面的表现如何。


看来,
里面有些很有趣的东西。
和谐三角形支持我们所寻找三角形,
并在三角形之间插入对称性。
这对于观看这一类的设计技术是很有用的,
我们称之为“平衡”。
我提到过,
平衡是森林这件作品最先迷住我想起的东西。
看着上面这张图,
我想我开始明白个中原因了。

首先,
请注意这个水族造景在中点处有个转折,
而且几乎是两侧对等。
这是特意安排的吗?
我不这么认为。
可能是出自于本能?
不论如何,
这的确增强了这个构图的对称面貌。

其次,
我看到的是,
这个水族造景的顶部是如何反射,
某个程度来说,
就是中间上面的三角形。
这是个开放空间(或留白)。
我认为 Viktor 的确是有意这样做的。
他试着要表现出凹陷型的构图,
而水草的修剪方式也很吻合。
右边的小圆叶很精准地终止于水族造景的中点,
这一点很重要。
我认为 Viktor 有意识到这一点,
而且知道就是要在那里终止。

整体而言,
我认为这是个不怎么严谨的式样,
而和谐三角形无疑的告诉我们,
这个水族造景的构图是试着走对称的路线。


如果没看看对角线,
或者我自己称之为用 X 作标记,
任何的分析就不能算是完整。
从和谐三角形所做的结论,
在这里依然适用。
上方的三角形对于留白的回应做得相当好。
右边的小圆叶很精准地终止于构图的中点处。

我认为,
左边的小圆叶如果能够修剪得更矮一点,
然后让左边的留白更多一些,
这样子一来构图就会变得更强烈。
这样做会营造出右侧整片小圆叶的一个聚焦点,
而两侧的尺寸也会有所不同。
让我们来探索这个水族造景所呈现的谜样聚焦点。

黄金螺旋和聚焦点


我使用黄金比例,
这是三分法的一个表亲,
试着来看看构图的整体位置。
黄金比例也有助于检验对称性。
正如同上图所看到的,
对称性已经被标示出来了。
构图似乎不像我先前所想像的那么对称,
最主要是因为左右两侧的小圆叶高度并不一样。
不过,
刚好位于这些小圆叶草丛上之线条交叉点,
也许暗示著那里有个微妙的聚焦点。

黄金比例也给我们前景、中景和后景的一个很好的指示。
就森林这件作品而言,
我们能看得出 Viktor 在这点保持得很好。
他的中景摆设尤其出色。
可是,
如果我们试着回答“森林”的聚焦点在哪,
所能得到的就非常之少。
那么就让我们用上更强大的武器,
黄金螺旋。


太好了!
黄金螺旋告诉我们,
右边的树干可能是个聚焦点。
很有趣,
对吧?
Viktor 是有意让这里当作聚焦点的,
或者他只是单纯的要走对称路线,
所以就在左边放了根更大的树干?
不过,
请注意,
照片中深色的树干隐藏了木头本身的美感和细节。
我们从这里看到的大都是侧影。
水族造景师故意要这样做的吗?
我不知道。

那么,
把黄金螺旋放到另外一侧,
又会如何?


哇~!
似乎再次指示树干是个聚焦点。
现在,
读者是否觉得 Viktor 将此列入了考量,
并且蓄意把两根树干放置在准确的位置上?
这个嘛,
我不知道。
我们必须问 Viktor 才知道。
我们能说的是,
这两根树干所在地位置,
是相关数学方程式告诉我们聚焦点应该所在的位置上。
或许,
我们说得更详细一点,
如果树干的色彩更明亮一些,
聚焦处的水平线可能会再高一些。

到现在,
我想我们已经解开了谜底,
能够说“森林”的确具有超过一个聚焦点,
而且彼此间具有某种程度的竞争。
具优势的聚焦点是在左边,
这是因为树干尺寸的关系。

景深与透视


透视乃是物体基于其空间属性在我们眼中所呈现的方式,
也可说是,
物体的外形尺寸在我们眼中相对于其他物件的位置。
在这里所说的景深,
是指一个水族造景相对于实际的深度,
在我们眼中看起来的深度是如何。
不要想成了摄影学方面的术语,
我并不是在谈那方面的意义,
重点也不是在摄影学。

对我而言,
“森林”所呈现给我们的是一种直线透视。
也就是说,
我们以直线往前的方式来观看。
为了要加深直线透视图,
水族造景师必须在对比方面下功夫,
让某些元素比其他元素给人距离更远的印象。
典型的做法是运用尺寸、色调等等。

由左至右在中间切割水族造景的小径,
是用来提供深度的技术。
我不认为小径增强了“森林”太多的深度,
因为这条小径很难得见。
小径入口处若有较大的视觉对比,
更有助于在我们眼中突显这条小径。
举例来说,
留着岩石更多的裸露部位,
此外再放置一些小石头,
或许更能吸引目光进入小径。

读者可以看见在下图中,
背景全部以深色来处理。
我们注意到,
左右两边其实并不是分得很开。


话又说回来,
我倒是认为这个水族造景中央的红色调小圆叶,
肯定增添了景深。
请注意,
Viktor 是有意在两旁种植绿色调的小圆叶,
而在中央则是红色调的小圆叶。
就算这可能是中间部分的照明较强,
是因为强光才造成的不同色调结果。
不论如何,
在这里是很管用的。

请注意,
色调方面并没有做过了头。
Viktor 身为一个有经验的水族造景师与视觉艺术家,
在提供必要的景深和复杂性之时,
不至于发生霸气十足且华而不实的状况。
就因对比被认为是必要的,
有太多的水族造景初学者就因此做过了头。
请看看下图,
我随意调高了小圆叶的红色调,
就像是使用了红蝴蝶(Rotala macrandra)一样。


这个水族造景失去了原有的涵养,
不是吗?

结构元素

结构元素对于任何构图而言都非常的重要。
森林这件作品对我来说,
一切都指向了对称性。
对称性给了我们一种次序和安宁的整体印象。
请看看下图,
我把主要的对称点标示了出来,
造景里面当然还有其他许多小的对称点。


我们讨论过布局的风格。
虽然本次的造景分析即将告一个段落,
布局风格是我在看水族造景时,
第一眼会观察的项目。
布局风格告诉我可以预见哪些事物,
也提供我审视水族造景的一个起始点。
“森林”是个原型的 "U" 字型布局,
而且执行得很彻底,
给人非常热情、开放且友善的感觉。
读者注意到橘色笑容了吗?


留白的运用也是极为重要。
我们并不想要一个压迫感很重的水族造景。
很不幸的是,
留白对于初学者而言,
是最难学会的技巧之一。
如果没有了很好的留白,
一个水族造景便会失去平衡。

在“森林”这个案例里,
我用橘色把留白得部分标示出来。
我觉得留白大概占了 1/3 的空间。
根据我的经验,
对于整体的良好构图,
这是个很棒的比例。


有一样元素是我先前感觉不太确定的,
那就是左下方埋在底砂内的那根树枝。
就像我提到过的,
我觉得我能理解为何 Viktor 会把那根树枝放进来,
那根树枝与树木和森林的主题产生共鸣。
树枝或许让左侧感觉重了一些,
但我还是不太确定。
那么,
何不看看水族造景没了那根树枝以后会变成怎样?
在下图中,
我用魔术橡皮擦把左下方那根树枝删掉了。


看起来,
留白空间更大了,
而黑色区块也变得太多了。
或许在岩石上覆蓋著一片墨丝,
对整体的水族造景会更好一些?
嗯,
我不知道。
两种做法都行。

色彩的选择


我们从上图的色盘可看出,
“森林”在某个程度上具备色彩三等分(triadic color scheme),
这意味着具有在视觉上很愉悦的相当好对比。
色彩之间并不会相互牴触,
可是,
蓝色主要是来自 Viktor 所选用的绿莲灯。
从照片来看这个水族造景,
绿莲灯并不容易看得见,
所以我不清楚这造成色彩对比的影响程度。
或许亲临现场观看时,
绿莲灯会更明显一些。

纵使我没法从照片看得出来,
但我认为在这个水族造景里,
能有一团醒目的绿莲灯会是很具震撼力的。

最后印象

整体而言,
森林这件作品是一位大师级水族造景师所创作的精彩水族造景。
Viktor 的确遵循着现有的视觉规则,
虽然是走自己的路,
况且也不是很严格遵守。
那倒是没关系。
当我们后退一步并注视著“森林”的美景,
便可看见遵守和打破现有规则的协同作用,
这是来自同时具有经验和天赋的一双手,
而成果是令人如此的惊异。

对称性是这个水族造景最先让我感觉到的印象,
而分析的结果只是增强了我这种感觉。

谢谢你,
Viktor,
给我能够从你的作品有所学习的特权。
在此致上最高的敬意,
并期盼看到你的下一个作品。

读者呢?
读者对于“森林”有什么看法呢?


重要声明:本文中所使用之未修改影像,除了色轮以外,版权均为 Viktor Lantos 所拥有,且经授权使用。修改过之影像之版权则为 ScapeFu.com 所拥有。原作者保留所有的权力。

Important Note: The unmodified images used in this article except for color wheel are the copyrighted work of Viktor Lantos
 and used with permission. Modified images are copyrighted by Scape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想在手机阅读更多水草知识资讯?下载【香港水族网】Android应用
分享到Facebook

最新文章

技术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