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族造景分析:山谷里的日出

作者:Art Pennom(美国 APC 水草论坛创办人)
翻译:Erich Sia


前言

巴西的水族造景领域正在蓬勃发展。
巴西人的水族造景最好例子之一,
就是来自圣保罗(Sao Paulo)的水族造景师 Marcelo Tonon Chiovatto 之作品:
“山谷里的日出(Sunrise in the Valley)”。
这是自然风格水族缸的一个漂亮范例,
而且对我而言,
这是水族缸内所能够呈现的最接近童话故事版本。
对了,
这个水族造景不但是 2013 年日本国际水草造景比赛(IAPLC)的银赏得主,
同时也是 2013 年美国水族园艺家协会(AGA)水族造景比赛的全场总冠军。

就像我们大部份的人一样,
Marcelo 从小就爱上了水族。
他成为一个水族造景师已经到了什么样的境界,
是一件令人充满好奇的事。
我很荣幸也很不配地被赋予这个机会,
来探讨并学习“山谷里的日出”这件作品。
谢谢你,
Marcelo!

受限于时间的简短总结

“山谷里的日出”是自然风格水族造景的一个精彩范例。
Marcelo 运用了主要和次要聚焦点(红蝴蝶)引导目光并且稳定住水族造景。
他接着利用比例、色彩、色调和布局,
来传递景深的透视。

Marcelo 并不重度依赖三角型的运用,
而是适度地传递出一个凹字型的构图。
他接着使用各种细节来增添水族造景的景深和复杂度。
虽然我个人并不喜欢红色岩石的使用,
也不喜欢面向前景放置一些较大型的岩石,
不过这些都是小小的吹毛求疵。
整体而言,
大部份的元素都能彼此合作,
给人在视觉上的完整和平衡。

“山谷里的日出”获得 IAPLC 的第三名以及 AGA 的全场总冠军,
可说是实至名归。
我很荣幸能够更深入的探讨这件作品。

完整分析

最初印象
我很难描述自己对“山谷里的日出”之第一印象。
我想这是因为这个造景迎合我的地方太多了,
当我试着要去加以审阅时,
我的感情变得难以承受而秀逗了。
请容许我慢慢回神,
并且列出当我在领会这个水族造景时,
闪过我脑袋里的是怎么回事。

我有个习惯,
会先读一读作品的标题,
这或许能带给我一些水族造景师为何由此创作的线索。
在本案例中,
“山谷里的日出”这个标题是极具叙述性的,
立刻就给我们一种心理上的图像。
我想不出有哪个水族造景之标题,
能够和整体印象如此的相配。
这个水族造景和标题配合得很完美,
不是吗?
读者看得出太阳就即将从山谷的后方破晓,
所有的东西都沐浴在清晨柔美的黄金色调。
这是个如画般的景色,
美极了。
那种感觉和标题是如此的契合。

我也很惊讶于色彩彼此之间是如此的协调。
各种色彩非常的自然且令人看起来很愉悦。
没有任何一种色彩是不和谐的,
不过,
山谷两侧的红色水草对我来说太突兀了,
有点像是余味犹存。
这两处显然是聚焦点。

没错,
瀑布地的确很明显,
不过彼此之间的比例和大小都很调和。
Marcelo 很显然的运用了瀑布来定义透视,
而水族造景给人一种比实际上还要深邃的印象。
瀑布看起来非常的高雅,
这是很难办到的。
瀑布手法通常是留给玩弄噱头的水族缸用的,
不过在“山谷里的日出”中,
却起了非常好的作用。

我从构图中看到了黄金比例和一些三角型。
可是我认这些运用是为是很微妙的。
这个水族造景呈现出柔软的 “V” 字凹陷型构图。
Marcelo 似乎运用了某些设计原则,
但将之保持得微妙到还能水族造景中的一些独特性和个性。

最后,
水族造景的中央细部似乎处理得非常的好。
山谷的周遭都很清楚。
细节随着往两旁的水族造景移动而降低。
这使得水族造景给人一种梦幻般的样式,
这是我喜欢的。
仿佛就像是给一幅肖像一张茫然的面具。

让我来看看这个水族造景是否和禁得起我最初印象的考验。

分析~元素如何运用

三分法
按照惯例,
我们来到“山谷里的日出”之旅程,
就从评判构图本身开始。
要创造出一个愉悦构图的最基本技巧之一,
就是三分法的运用。
我们在下图中可以看到将三分法堆叠以后的图像。

每一条线都代表着图像的 1/3,
而交叉点的位置则是我们心理所预期的强烈聚焦点所在地。
这就是“山谷里的日出”这个案例。
左边垂直线笔直的落在图像的左侧 1/3,
我们会预期构图最重的部分会在那里,
的确也真是如此。
请注意,
左侧垂直线和上方水平线交叉的位置,
不偏不倚的就在红蝴蝶上面。
妙极了,
正如我的推测,
左侧的红蝴蝶丛是图像的一个聚焦点。

Marcelo 运用色彩来凸显聚焦点。
这是个很不错的技巧,
但太多的话反而会令构图失去了平衡。
在这个案例中,
我认为红色的效用极高。

也请注意到,
右侧垂直线座落在河岸的右边,
并且碰触到右边的红蝴蝶丛,
不是吗?
这是在暗示水族造景内的一个次要聚焦点。
Marcelo 运用比例的方式让这个位置不仅是个次要聚焦点而已,
他的意图是要带给视觉上先聚焦在左边,
然后才跨过河岸至右边。

然而,
我觉得瀑布和右边的红蝴蝶彼此竞争要当次要聚焦点。
我的视线首先看到了左边的红蝴蝶,
然后开始移往右边,
但在落到右边的红蝴蝶之前,
视线却被瀑布给牵制了。
或许这是我注意力持续时间不够久,
很容易就注意力分散。

我忍不住想知道,
如果左边的瀑布体积变得更大一些,
而且就位于左侧的垂直线上,
构图会不会变得更强烈一些。
恩,
或许吧。

不论是何种状况,
请重视运用两侧红蝴蝶所带来的重奏和韵律。
红蝴蝶之间似乎彼此产生共鸣。
这令我们感觉到仿佛存在着秩序,
并带给我们舒服的感觉。
这是一种平静和安心的感觉。


黄金比例
就像三分法一样,
下图是黄金比例,
试着要切割出构图的力度和平衡点。
可是,
黄金比例乃是运用数学计算为基础来获得其结论。
这个比例是 1:1.618,
如下图所示。

借着下图的显示方式,
我们看到大瀑布才是座落在左侧的垂直线,
而非红蝴蝶。
同样情况也发生在右侧的瀑布和红蝴蝶。
这意味着,
我觉得红蝴蝶位于聚焦点是不正确的,
瀑布应该才是水族造景的聚焦点?

在继续往下看之前,
请注意黄金比例把水族造景切割成了前景、中景和后景。
Marcelo 对于水草的选用似乎与此是一致的。


黄金螺旋
黄金螺旋分享了各个截面图的数学计算比例,
其目的乃是试着要指引出构图内最自然的聚焦点所在。
还记得吗,
我说过我认为红蝴蝶是聚焦点,
可是瀑布却与红蝴蝶产生竞争。
让我们来看看我的看法是不是正确的!


左侧的黄金螺旋线已经很明确的显示出,
左侧的红蝴蝶丛显然是水族造景的一个聚焦点。
虽然还不够完美,
但也很接近了,
我觉得非常欣慰有这样的结论。

我们从下图也可看出,
右侧的红蝴蝶丛也显示为一个聚焦点。
再一次的,
不是很完美但也接近了,
可以下结论说:
我们的眼睛能够找到天然的聚焦点。
由于右侧草丛的尺寸较小,
我会说左侧红蝴蝶丛才是主要的聚焦点。
可是,
由于右侧红蝴蝶丛比左侧还要明亮,
这是个距离非常近的次要聚焦点。
较明亮的物体比黯淡的物体能够博得更多的注意力,
看起来也更贴近的感觉。

我们能够透过尺寸和色彩的截面图变化,
在一个构图内建立起一种层次,
这在此案例中被剥夺了。
对于水族造景所造成的不平衡,
我们必须非常的小心,
尤其是在照明方面。
在这个造景中,
我认为左侧的瀑布,
不论是在尺寸和体积,
都比较明亮/鲜明的右侧红蝴蝶丛还要重,
所以,
我会说,
右侧红蝴蝶丛是个次要聚焦点。


运用色彩当作设计元素
我们已经确立了,
左右两丛红蝴蝶都是聚焦点。
我们也学到了,
Marcelo 运用色彩、色调和比例来区分主要和次要的聚焦点。
让我们来看看,
Marcelo 在中景选用了红色水草来添满,
那会对整体的构图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由上图来看,
聚焦点被模糊掉了,
不是吗?
由于到处都是红色的,
我们的眼睛找不到对比点,
聚焦点现在于焉消失了。
比例和打光此时派不上用场。
这就是重点了,
总会有个最具优势的元素提供必要的对比。
在本案例当中,
就是色彩。
当我们运用明亮、具影像力的色彩,
那色彩几乎就是最具优势的元素。

让我来看看,
如果 Marcelo 在两侧使用的是青蝴蝶丛,
只有背面才使用红色水草,
那又会如何?
我们从下图可看出,
聚焦点完全被洗掉了。
如今,
虽然我们很希望聚焦点能够出现,
但没有了正确的色彩和对比,
最终只能获得一个失去平衡的构图。


同样的道理,
如果完全不使用红色水草,
会发生什么事。
读者感觉如何?
对比效果不见了。


就如同经验法则一样,
黄金三角形也是一种检视构图是否看起来很自然的方法。
我在前面的文章写过,
我们的大脑有观看图案的倾向。
图案令我们感到自在,
并能在混乱之中带来秩序。
没有比三角形更好或更令人熟悉的图案了。
我们来看看,
Marcelo 是否利用三角形来强化构图的布景。

黄金三角形
黄金三角形,
如下图所示,
再次强调出左侧的聚焦点(也就是左侧的红蝴蝶丛)。
可是,
在本案例中,
三角形的运用似乎有限。


把整个三角形水平倒转过来,
我们开始看到了些三角形。
请注意对角线的交叉点似乎和背景相当吻合。
回过头来看,
上图也显示出对角线相当的吻合。


让我们把两条对角线叠在一起,
来更进一步的看看这一点。
我们从下图可以看出,
中间上半部似乎形成了一个 “V” 字型,
这是典型的凹陷型构图。
可是,
请注意,
山谷本身也自己形成了一个三角形。
这是我先前没注意到的。
这就是为何我喜欢分析水族造景的原因,
可以让许多隐藏的元素显现出来。


下图是两个微妙的三角形。
两个三角形彼此产生共鸣,
贡献出一种秩序和视觉上一致的感觉。
读者在此之前有看到这两个三角形吗?


现在,
让我们来探索构图中的一些元素,
并且实际的来详加解释。
没有了这些元素,
水族造景就失去了其优雅和复杂度,
也就没有了应有的景深。

透视
第一个元素便是透视。
我们从下图可以看得出,
我认为 Marcelo 在 2D 照片上呈现 3D 空间方面,
做的非常的好。
水族造景看起来比实际上还要深邃,
因为 Marcelo 并入了一些关键元素,
使得“山谷里的日出”看起来有遥远的距离感。


整个构图都很重视前景、中景和后景之间有个很明确的分隔,
Marcelo 运用瀑布间高低的差异来唤起远距离的透视。
三角形的山谷小径,
也给人距离的印象,
因为在前景的位置很宽而后景很窄。
两侧的岩石强化了这种幻觉。
可是,
我的确看到了右侧的一些岩石,
在接近前景的地方实在太大了。
此外,
在“前景”这字后方的大圆石,
在面向前景的部分实在太大了,
有损透视的感觉。

不过,
这些都只是小小的吹毛求疵。
我认为,
Marcelo 在他的佳作内所营造的整体透视,
做得已经非常的好了。

细节
细节是“山谷里的日出”中另一个很强的元素。
无论是哪个水族造景,
细节是用来提供景深和复杂度的。
细节受人欣赏也很有趣。
对于观察者而言,
细节就像是在帮洋葱剥皮,
因为一层下面还有一层,
而且还越来越多汁!

下面两张特写镜头揭露了一些细节,
大部分集中在水族造景~山谷的中央。
细节吸引我们的目光进入构图,
然后朝向后面(距离)。
Marcelo 利用不同尺寸的岩石来做到这一点。


看看上图,
我的确发现有些地方令我停顿。
岩石呈现微红色,
立刻吸引了我的目光。
对我来说,
这些泛红岩石由于色彩的原因,
似乎产生了一些分心的作用。
请记得我先前说过的,
红色元素的运用是很棘手的。
在运用红色元素的时候,
要很小心翼翼,
以免红色压倒其他的元素。

透过电脑的神奇效果,
我可以恣意移除岩石上的红色成分,
就如下图所示。
这样子看起来是不是和其他的元素比较吻合?
元素之间并不会竞争吸引我们的视线。


在下图中,
我把所有的岩石的变成了统一的石板色彩。
现在请注意,
是不是几乎都变成了黑和白的颜色?
觉得很无趣且怀念彩色人生吗?
以显示我们需要一些颜色,
例如带有褐色色调的黄绿色岩石。
不过,
太多的色彩(例如红色),
就会破坏平衡。


整体来说,
色彩可说扮演着一个主要的角色。
一般而言,
在设定水族造景模式之时,
色彩是极为重要的。
请记住,
这一切都关系到感受问题。
透过照明所带来的氛围,
能够造就或破坏一个水族造景。
请注意下图,
我把原图中的阴影移除掉许多。
这感觉起来是否还像是日出?
对我来说并不像,
现在看起来更像是日正当中的山谷!
童话故事般的气氛已经没了。
我们必须聚焦在自己想传递的物体上,
并且运用元素(如细节或环境)来达成你想要的感觉。


现在,
让我们来看看一些更微妙的细节,
看看我们是否能理解为何 Marcelo 要如此的运用这些细节。
首先,
让我们看看上图中左上方的大岩石。
我们看得出这块岩石在左侧红蝴蝶后方和上方显得很突出。
对我来说,
这块岩石增加了那边重量和兴趣。
这给人联想起一座大山从远方突破树冠层,
这个景象述说著沧桑和永恒。
如果没有了这座大山,
整体的水族造景又会变得如如何?
下图是移除了那座大山以后的样子。


没有了那座大山,
水族造景是不是少了什么似的?
有一条经验法则是这么说的,
如果没有了它会更好,
那就拿掉它吧。
可是,
相反的来说也是成立的。
如果没有了它会较差,
那就把它留在那里吧。
本案例就是这种情形。
在我看来,
这个水族造景里有这座大山会比没有来得好。

那么右后方的水草(羽裂水蓑衣)呢。
当我注意到那里的水草时,
并不是很确定。
我们可以从上图来看看,
右后方的水草是必要的吗?
这些水草有加分效果吗?
我们来看看。
下图是把右后方的水草移除后的样子。


再一次,
我认为这个水族造景如果没有了右后方的羽裂水蓑衣,
会变得没那么好。
羽裂水蓑衣增添了视觉上的兴趣,
也增加了右侧的重量。
虽然起先我并不清楚为何 Marcelo 决定要增添这些水草,
现在看起来很合理了。
如果 Marcelo 选用的是其他的东西,
例如一块较小的岩石,
以增加右侧的对称性,
又会如何?
我不知道。
无论如何,
此处的水草发挥了效果。


那么,
如果我们把左侧的岩石以及右边的水草都拿掉了,
又会如何?
构图会不会就变得平衡了?
读者以为如何?
我自己的看法是,
这会破坏复杂度和视觉上对于整体水族造景的兴趣。
高山的点醒感觉不见了,
高耸有茎水草所带来的高度感觉也不见了。
很显然的,
Marcelo 对于这些元素的选择是正确的。

整体色彩
最后,
我们来关注水族造景中的色彩使用。
我们从下图的色轮中可见,
水族造景的色彩倾向集中于色轮的两侧。


有三色一体的色彩布置,
或许会呈献给水族造景更动态的色彩选择。
下图显示出我所说的意思。
请注意增添蓝色的那只脚补充了另外两色,
形成一个三色一体。


问题是,
要如何在一个水族造景内增添蓝色?
况且,
水的颜色并不算数。
水质应该很清澈,
不是吗?

那么,
通常蓝色时透过水族造景的背景来添加。
但是,
在本案例中,
我们想描述日出,
这是很清楚且应该要做的。
另一种方式是添加蓝色的观赏鱼。
在“山谷里的日出”当中,
我感觉观赏鱼的色彩被冲淡融入水族造景当中。
我很确定,
如果在现场实际观看,
观赏鱼的动作会加入阵容,
并且造成足够的对比。
然而,
我们如今只能看着一张图片(就像比赛的评审一样),
观赏鱼的动作就毫不相干了。

如果把观赏鱼变成了蓝色的,
所需的对比和色彩就添加进去了。
下图把观赏鱼涂成了蓝色的。
观赏鱼看起来是不是更醒目了?
况且也与红色和绿色之间形成了良好的对比。
我的朋友们,
真感谢有色轮帮忙。


修剪整齐?
有个区块是我觉得这个水族造景比较弱的,
那就是两侧。
在一开始的时候,
我说过两侧蓄意丧失焦点,
以创造出我们在观看肖像图片时的遮膜效应。
可是,
当我们更仔细观察时,
我看到了两侧更为狂野的一面。
请看下面两张局部放大图,
就能了解我所说的意思。

我希望两侧可以修剪得更整齐一些。
不过,
或许这是 Marcelo 故意要留下两侧不去修剪,
以强化自然丛林的效果。
如果是这样的话,
我能够理解。
但是我还是情不自禁的认为,
无论如何,
这稍微贬低了整体的水族造景。

解读-找出涵义

对我而言,
“山谷里的日出”是属于自然风格的水族缸。
这种风格试着要在水族缸内描绘出自然之一景,
而近来 IAPLC 的获胜水族造景,
全都是关于大自然的描绘。
这些造景大都令人思绪困惑。

“山谷里的日出”很完美地传递其涵义,
从远处注视一个山谷的破晓,
东升的旭日将一切沐浴成金黄色的色调。
这个作品有自己的风格和特色。
我几乎能感受到凉爽清新的空气,
以及破晓的气味。

作为 Marcelo 所选用的设计成果,
这个水族造景给人一种超凡、宁静和安心。

我的个人看法

在详尽探讨过“山谷里的日出”之后,
我认为这是自然风格水族缸中,
凹陷型布景的一个精采实例。
不论是娴熟的色彩运用以突显聚焦点,
或者是比例的微妙运用,
都令“山谷里的日出”成为一件最佳作品。
荣获 IAPLC 世界第三名和 AGA 全场首奖,
可说是实至名归。

Marcelo 是个真正有才华且努力不懈的水族造景师。
我等不及想看到他继续为世界舞台所带来的惊喜。
事实上,
我也等不及想看巴西水族造景师的表现!

Marcelo,
感谢你给我这个机会来探讨并学习你的艺术作品。

如果读者对于“山谷里的日出”有任何的看法,
欢迎写下评论!

祝大家一切顺心

重要声明:本文中所使用“山谷里的日出”之未修改影像,版权均为 Marcelo Tonon Chiovatto 所拥有,且在此经授权使用。
Important notice: All original images of Sunrise in the Valley are the copyrighted property of Marcelo Tonon Chiovatto and used here with permission.

想在手机阅读更多水草知识资讯?下载【香港水族网】Android应用
分享到Facebook

最新文章

技术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