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族造景分析:山谷裡的日出

作者:Art Pennom(美國 APC 水草論壇創辦人)
翻譯:Erich Sia


前言

巴西的水族造景領域正在蓬勃發展。
巴西人的水族造景最好例子之一,
就是來自聖保羅(Sao Paulo)的水族造景師 Marcelo Tonon Chiovatto 之作品:
「山谷裏的日出(Sunrise in the Valley)」。
這是自然風格水族缸的一個漂亮範例,
而且對我而言,
這是水族缸內所能夠呈現的最接近童話故事版本。
對了,
這個水族造景不但是 2013 年日本國際水草造景比賽(IAPLC)的銀賞得主,
同時也是 2013 年美國水族園藝家協會(AGA)水族造景比賽的全場總冠軍。

就像我們大部份的人一樣,
Marcelo 從小就愛上了水族。
他成為一個水族造景師已經到了什麼樣的境界,
是一件令人充滿好奇的事。
我很榮幸也很不配地被賦予這個機會,
來探討並學習「山谷裏的日出」這件作品。
謝謝你,
Marcelo!

受限於時間的簡短總結

「山谷裡的日出」是自然風格水族造景的一個精彩範例。
Marcelo 運用了主要和次要聚焦點(紅蝴蝶)引導目光並且穩定住水族造景。
他接着利用比例、色彩、色調和佈局,
來傳遞景深的透視。

Marcelo 並不重度依賴三角型的運用,
而是適度地傳遞出一個凹字型的構圖。
他接着使用各種細節來增添水族造景的景深和複雜度。
雖然我個人並不喜歡紅色岩石的使用,
也不喜歡面向前景放置一些較大型的岩石,
不過這些都是小小的吹毛求疵。
整體而言,
大部份的元素都能彼此合作,
給人在視覺上的完整和平衡。

「山谷裡的日出」獲得 IAPLC 的第三名以及 AGA 的全場總冠軍,
可說是實至名歸。
我很榮幸能夠更深入的探討這件作品。

完整分析

最初印象
我很難描述自己對「山谷裡的日出」之第一印象。
我想這是因為這個造景迎合我的地方太多了,
當我試着要去加以審閱時,
我的感情變得難以承受而秀逗了。
請容許我慢慢回神,
並且列出當我在領會這個水族造景時,
閃過我腦袋裡的是怎麼回事。

我有個習慣,
會先讀一讀作品的標題,
這或許能帶給我一些水族造景師為何由此創作的線索。
在本案例中,
「山谷裡的日出」這個標題是極具敘述性的,
立刻就給我們一種心理上的圖像。
我想不出有哪個水族造景之標題,
能夠和整體印象如此的相配。
這個水族造景和標題配合得很完美,
不是嗎?
讀者看得出太陽就即將從山谷的後方破曉,
所有的東西都沐浴在清晨柔美的黃金色調。
這是個如畫般的景色,
美極了。
那種感覺和標題是如此的契合。

我也很驚訝於色彩彼此之間是如此的協調。
各種色彩非常的自然且令人看起來很愉悅。
沒有任何一種色彩是不和諧的,
不過,
山谷兩側的紅色水草對我來說太突兀了,
有點像是餘味猶存。
這兩處顯然是聚焦點。

沒錯,
瀑布地的確很明顯,
不過彼此之間的比例和大小都很調和。
Marcelo 很顯然的運用了瀑布來定義透視,
而水族造景給人一種比實際上還要深邃的印象。
瀑布看起來非常的高雅,
這是很難辦到的。
瀑布手法通常是留給玩弄噱頭的水族缸用的,
不過在「山谷裡的日出」中,
卻起了非常好的作用。

我從構圖中看到了黃金比例和一些三角型。
可是我認這些運用是為是很微妙的。
這個水族造景呈現出柔軟的 「V」 字凹陷型構圖。
Marcelo 似乎運用了某些設計原則,
但將之保持得微妙到還能水族造景中的一些獨特性和個性。

最後,
水族造景的中央細部似乎處理得非常的好。
山谷的周遭都很清楚。
細節隨着往兩旁的水族造景移動而降低。
這使得水族造景給人一種夢幻般的樣式,
這是我喜歡的。
彷彿就像是給一幅肖像一張茫然的面具。

讓我來看看這個水族造景是否和禁得起我最初印象的考驗。

分析~元素如何運用

三分法
按照慣例,
我們來到「山谷裡的日出」之旅程,
就從評判構圖本身開始。
要創造出一個愉悅構圖的最基本技巧之一,
就是三分法的運用。
我們在下圖中可以看到將三分法堆疊以後的圖像。

每一條線都代表着圖像的 1/3,
而交叉點的位置則是我們心理所預期的強烈聚焦點所在地。
這就是「山谷裡的日出」這個案例。
左邊垂直線筆直的落在圖像的左側 1/3,
我們會預期構圖最重的部分會在那裏,
的確也真是如此。
請注意,
左側垂直線和上方水平線交叉的位置,
不偏不倚的就在紅蝴蝶上面。
妙極了,
正如我的推測,
左側的紅蝴蝶叢是圖像的一個聚焦點。

Marcelo 運用色彩來凸顯聚焦點。
這是個很不錯的技巧,
但太多的話反而會令構圖失去了平衡。
在這個案例中,
我認為紅色的效用極高。

也請注意到,
右側垂直線座落在河岸的右邊,
並且碰觸到右邊的紅蝴蝶叢,
不是嗎?
這是在暗示水族造景內的一個次要聚焦點。
Marcelo 運用比例的方式讓這個位置不僅是個次要聚焦點而已,
他的意圖是要帶給視覺上先聚焦在左邊,
然後才跨過河岸至右邊。

然而,
我覺得瀑布和右邊的紅蝴蝶彼此競爭要當次要聚焦點。
我的視線首先看到了左邊的紅蝴蝶,
然後開始移往右邊,
但在落到右邊的紅蝴蝶之前,
視線卻被瀑布給牽制了。
或許這是我注意力持續時間不夠久,
很容易就注意力分散。

我忍不住想知道,
如果左邊的瀑布體積變得更大一些,
而且就位於左側的垂直線上,
構圖會不會變得更強烈一些。
恩,
或許吧。

不論是何種狀況,
請重視運用兩側紅蝴蝶所帶來的重奏和韻律。
紅蝴蝶之間似乎彼此產生共鳴。
這令我們感覺到彷彿存在着秩序,
並帶給我們舒服的感覺。
這是一種平靜和安心的感覺。


黃金比例
就像三分法一樣,
下圖是黃金比例,
試着要切割出構圖的力度和平衡點。
可是,
黃金比例乃是運用數學計算為基礎來獲得其結論。
這個比例是 1:1.618,
如下圖所示。

藉着下圖的顯示方式,
我們看到大瀑布才是座落在左側的垂直線,
而非紅蝴蝶。
同樣情況也發生在右側的瀑布和紅蝴蝶。
這意味着,
我覺得紅蝴蝶位於聚焦點是不正確的,
瀑布應該才是水族造景的聚焦點?

在繼續往下看之前,
請注意黃金比例把水族造景切割成了前景、中景和後景。
Marcelo 對於水草的選用似乎與此是一致的。


黃金螺旋
黃金螺旋分享了各個截面圖的數學計算比例,
其目的乃是試着要指引出構圖內最自然的聚焦點所在。
還記得嗎,
我說過我認為紅蝴蝶是聚焦點,
可是瀑布卻與紅蝴蝶產生競爭。
讓我們來看看我的看法是不是正確的!


左側的黃金螺旋線已經很明確的顯示出,
左側的紅蝴蝶叢顯然是水族造景的一個聚焦點。
雖然還不夠完美,
但也很接近了,
我覺得非常欣慰有這樣的結論。

我們從下圖也可看出,
右側的紅蝴蝶叢也顯示為一個聚焦點。
再一次的,
不是很完美但也接近了,
可以下結論說:
我們的眼睛能夠找到天然的聚焦點。
由於右側草叢的尺寸較小,
我會說左側紅蝴蝶叢才是主要的聚焦點。
可是,
由於右側紅蝴蝶叢比左側還要明亮,
這是個距離非常近的次要聚焦點。
較明亮的物體比黯淡的物體能夠博得更多的注意力,
看起來也更貼近的感覺。

我們能夠透過尺寸和色彩的截面圖變化,
在一個構圖內建立起一種層次,
這在此案例中被剝奪了。
對於水族造景所造成的不平衡,
我們必須非常的小心,
尤其是在照明方面。
在這個造景中,
我認為左側的瀑布,
不論是在尺寸和體積,
都比較明亮/鮮明的右側紅蝴蝶叢還要重,
所以,
我會說,
右側紅蝴蝶叢是個次要聚焦點。


運用色彩當作設計元素
我們已經確立了,
左右兩叢紅蝴蝶都是聚焦點。
我們也學到了,
Marcelo 運用色彩、色調和比例來區分主要和次要的聚焦點。
讓我們來看看,
Marcelo 在中景選用了紅色水草來添滿,
那會對整體的構圖產生了甚麼樣的影響?


由上圖來看,
聚焦點被模糊掉了,
不是嗎?
由於到處都是紅色的,
我們的眼睛找不到對比點,
聚焦點現在於焉消失了。
比例和打光此時派不上用場。
這就是重點了,
總會有個最具優勢的元素提供必要的對比。
在本案例當中,
就是色彩。
當我們運用明亮、具影像力的色彩,
那色彩幾乎就是最具優勢的元素。

讓我來看看,
如果 Marcelo 在兩側使用的是青蝴蝶叢,
只有背面才使用紅色水草,
那又會如何?
我們從下圖可看出,
聚焦點完全被洗掉了。
如今,
雖然我們很希望聚焦點能夠出現,
但沒有了正確的色彩和對比,
最終只能獲得一個失去平衡的構圖。


同樣的道理,
如果完全不使用紅色水草,
會發生甚麼事。
讀者感覺如何?
對比效果不見了。


就如同經驗法則一樣,
黃金三角形也是一種檢視構圖是否看起來很自然的方法。
我在前面的文章寫過,
我們的大腦有觀看圖案的傾向。
圖案令我們感到自在,
並能在混亂之中帶來秩序。
沒有比三角形更好或更令人熟悉的圖案了。
我們來看看,
Marcelo 是否利用三角形來強化構圖的佈景。

黃金三角形
黃金三角形,
如下圖所示,
再次強調出左側的聚焦點(也就是左側的紅蝴蝶叢)。
可是,
在本案例中,
三角形的運用似乎有限。


把整個三角形水平倒轉過來,
我們開始看到了些三角形。
請注意對角線的交叉點似乎和背景相當吻合。
回過頭來看,
上圖也顯示出對角線相當的吻合。


讓我們把兩條對角線疊在一起,
來更進一步的看看這一點。
我們從下圖可以看出,
中間上半部似乎形成了一個 「V」 字型,
這是典型的凹陷型構圖。
可是,
請注意,
山谷本身也自己形成了一個三角形。
這是我先前沒注意到的。
這就是為何我喜歡分析水族造景的原因,
可以讓許多隱藏的元素顯現出來。


下圖是兩個微妙的三角形。
兩個三角形彼此產生共鳴,
貢獻出一種秩序和視覺上一致的感覺。
讀者在此之前有看到這兩個三角形嗎?


現在,
讓我們來探索構圖中的一些元素,
並且實際的來詳加解釋。
沒有了這些元素,
水族造景就失去了其優雅和複雜度,
也就沒有了應有的景深。

透視
第一個元素便是透視。
我們從下圖可以看得出,
我認為 Marcelo 在 2D 照片上呈現 3D 空間方面,
做的非常的好。
水族造景看起來比實際上還要深邃,
因為 Marcelo 併入了一些關鍵元素,
使得「山谷裡的日出」看起來有遙遠的距離感。


整個構圖都很重視前景、中景和後景之間有個很明確的分隔,
Marcelo 運用瀑布間高低的差異來喚起遠距離的透視。
三角形的山谷小徑,
也給人距離的印象,
因為在前景的位置很寬而後景很窄。
兩側的岩石強化了這種幻覺。
可是,
我的確看到了右側的一些岩石,
在接近前景的地方實在太大了。
此外,
在「前景」這字後方的大圓石,
在面向前景的部分實在太大了,
有損透視的感覺。

不過,
這些都只是小小的吹毛求疵。
我認為,
Marcelo 在他的佳作內所營造的整體透視,
做得已經非常的好了。

細節
細節是「山谷裡的日出」中另一個很強的元素。
無論是哪個水族造景,
細節是用來提供景深和複雜度的。
細節受人欣賞也很有趣。
對於觀察者而言,
細節就像是在幫洋蔥剝皮,
因為一層下面還有一層,
而且還越來越多汁!

下面兩張特寫鏡頭揭露了一些細節,
大部分集中在水族造景~山谷的中央。
細節吸引我們的目光進入構圖,
然後朝向後面(距離)。
Marcelo 利用不同尺寸的岩石來做到這一點。


看看上圖,
我的確發現有些地方令我停頓。
岩石呈現微紅色,
立刻吸引了我的目光。
對我來說,
這些泛紅岩石由於色彩的原因,
似乎產生了一些分心的作用。
請記得我先前說過的,
紅色元素的運用是很棘手的。
在運用紅色元素的時候,
要很小心翼翼,
以免紅色壓倒其他的元素。

透過電腦的神奇效果,
我可以恣意移除岩石上的紅色成分,
就如下圖所示。
這樣子看起來是不是和其他的元素比較吻合?
元素之間並不會競爭吸引我們的視線。


在下圖中,
我把所有的岩石的變成了統一的石板色彩。
現在請注意,
是不是幾乎都變成了黑和白的顏色?
覺得很無趣且懷念彩色人生嗎?
以顯示我們需要一些顏色,
例如帶有褐色色調的黃綠色岩石。
不過,
太多的色彩(例如紅色),
就會破壞平衡。


整體來說,
色彩可說扮演着一個主要的角色。
一般而言,
在設定水族造景模式之時,
色彩是極為重要的。
請記住,
這一切都關係到感受問題。
透過照明所帶來的氛圍,
能夠造就或破壞一個水族造景。
請注意下圖,
我把原圖中的陰影移除掉許多。
這感覺起來是否還像是日出?
對我來說並不像,
現在看起來更像是日正當中的山谷!
童話故事般的氣氛已經沒了。
我們必須聚焦在自己想傳遞的物體上,
並且運用元素(如細節或環境)來達成你想要的感覺。


現在,
讓我們來看看一些更微妙的細節,
看看我們是否能理解為何 Marcelo 要如此的運用這些細節。
首先,
讓我們看看上圖中左上方的大岩石。
我們看得出這塊岩石在左側紅蝴蝶後方和上方顯得很突出。
對我來說,
這塊岩石增加了那邊重量和興趣。
這給人聯想起一座大山從遠方突破樹冠層,
這個景象述說著滄桑和永恆。
如果沒有了這座大山,
整體的水族造景又會變得如如何?
下圖是移除了那座大山以後的樣子。


沒有了那座大山,
水族造景是不是少了什麼似的?
有一條經驗法則是這麼說的,
如果沒有了它會更好,
那就拿掉它吧。
可是,
相反的來說也是成立的。
如果沒有了它會較差,
那就把它留在那裡吧。
本案例就是這種情形。
在我看來,
這個水族造景裡有這座大山會比沒有來得好。

那麼右後方的水草(羽裂水蓑衣)呢。
當我注意到那裏的水草時,
並不是很確定。
我們可以從上圖來看看,
右後方的水草是必要的嗎?
這些水草有加分效果嗎?
我們來看看。
下圖是把右後方的水草移除後的樣子。


再一次,
我認為這個水族造景如果沒有了右後方的羽裂水蓑衣,
會變得沒那麼好。
羽裂水蓑衣增添了視覺上的興趣,
也增加了右側的重量。
雖然起先我並不清楚為何 Marcelo 決定要增添這些水草,
現在看起來很合理了。
如果 Marcelo 選用的是其他的東西,
例如一塊較小的岩石,
以增加右側的對稱性,
又會如何?
我不知道。
無論如何,
此處的水草發揮了效果。


那麼,
如果我們把左側的岩石以及右邊的水草都拿掉了,
又會如何?
構圖會不會就變得平衡了?
讀者以為如何?
我自己的看法是,
這會破壞複雜度和視覺上對於整體水族造景的興趣。
高山的點醒感覺不見了,
高聳有莖水草所帶來的高度感覺也不見了。
很顯然的,
Marcelo 對於這些元素的選擇是正確的。

整體色彩
最後,
我們來關注水族造景中的色彩使用。
我們從下圖的色輪中可見,
水族造景的色彩傾向集中於色輪的兩側。


有三色一體的色彩佈置,
或許會呈獻給水族造景更動態的色彩選擇。
下圖顯示出我所說的意思。
請注意增添藍色的那隻腳補充了另外兩色,
形成一個三色一體。


問題是,
要如何在一個水族造景內增添藍色?
況且,
水的顏色並不算數。
水質應該很清澈,
不是嗎?

那麼,
通常藍色時透過水族造景的背景來添加。
但是,
在本案例中,
我們想描述日出,
這是很清楚且應該要做的。
另一種方式是添加藍色的觀賞魚。
在「山谷裡的日出」當中,
我感覺觀賞魚的色彩被沖淡融入水族造景當中。
我很確定,
如果在現場實際觀看,
觀賞魚的動作會加入陣容,
並且造成足夠的對比。
然而,
我們如今只能看着一張圖片(就像比賽的評審一樣),
觀賞魚的動作就毫不相干了。

如果把觀賞魚變成了藍色的,
所需的對比和色彩就添加進去了。
下圖把觀賞魚塗成了藍色的。
觀賞魚看起來是不是更醒目了?
況且也與紅色和綠色之間形成了良好的對比。
我的朋友們,
真感謝有色輪幫忙。


修剪整齊?
有個區塊是我覺得這個水族造景比較弱的,
那就是兩側。
在一開始的時候,
我說過兩側蓄意喪失焦點,
以創造出我們在觀看肖像圖片時的遮膜效應。
可是,
當我們更仔細觀察時,
我看到了兩側更為狂野的一面。
請看下面兩張局部放大圖,
就能了解我所說的意思。

我希望兩側可以修剪得更整齊一些。
不過,
或許這是 Marcelo 故意要留下兩側不去修剪,
以強化自然叢林的效果。
如果是這樣的話,
我能夠理解。
但是我還是情不自禁的認為,
無論如何,
這稍微貶低了整體的水族造景。

解讀-找出涵義

對我而言,
「山谷裡的日出」是屬於自然風格的水族缸。
這種風格試着要在水族缸內描繪出自然之一景,
而近來 IAPLC 的獲勝水族造景,
全都是關於大自然的描繪。
這些造景大都令人思緒困惑。

「山谷裡的日出」很完美地傳遞其涵義,
從遠處注視一個山谷的破曉,
東昇的旭日將一切沐浴成金黃色的色調。
這個作品有自己的風格和特色。
我幾乎能感受到涼爽清新的空氣,
以及破曉的氣味。

作為 Marcelo 所選用的設計成果,
這個水族造景給人一種超凡、寧靜和安心。

我的個人看法

在詳盡探討過「山谷裡的日出」之後,
我認為這是自然風格水族缸中,
凹陷型佈景的一個精采實例。
不論是嫻熟的色彩運用以突顯聚焦點,
或者是比例的微妙運用,
都令「山谷裡的日出」成為一件最佳作品。
榮獲 IAPLC 世界第三名和 AGA 全場首獎,
可說是實至名歸。

Marcelo 是個真正有才華且努力不懈的水族造景師。
我等不及想看到他繼續為世界舞台所帶來的驚喜。
事實上,
我也等不及想看巴西水族造景師的表現!

Marcelo,
感謝你給我這個機會來探討並學習你的藝術作品。

如果讀者對於「山谷裡的日出」有任何的看法,
歡迎寫下評論!

祝大家一切順心

重要聲明:本文中所使用「山谷裡的日出」之未修改影像,版權均為 Marcelo Tonon Chiovatto 所擁有,且在此經授權使用。
Important notice: All original images of Sunrise in the Valley are the copyrighted property of Marcelo Tonon Chiovatto and used here with permission.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水草知識資訊?下載【香港水族網】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最新文章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