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水(1):大自然的水

水( H2O),
对地球上的所有生命都具有极重要的意义.
水是生物的第一个生存空间,
水是最好的天然溶剂.
水能够接纳最多样的气体和离子结合的化合物,
所以所有的生物系统都以水当作这些物质的运输工具.

早在西元前 460 年希波克拉底(Hippokrates)就认识了水对人类健康的重要性:
“想要正确研究医学技术的人...
也必须观察水体的作用原理.
水体因味道和重力而有所区别,
所以每一个别水体的作用也就不同...
我们更进一步的要注意,
水质是否泥泞,
软的或硬的,
天上来的或山上来的,
或者含盐而非软化的水质...
因为我们想要健康的话,
就和水质最息息相关.”
(摘录自 "Wasser und Wasseruntersuchung", L. A. HÜTTER)



我们很容易了解,
特别是有些生物的生存环境从来就离不开水(鱼,许多无脊椎动物和藻类),
而有些种类则是又回到了水中的生存环境(许多植物和动物),
例如两栖动物和水草,
极度的依赖水中对本身有益的内容成分;
可是对于生存环境中的有害物质,
也蒙受极大的伤害.

自然水域和水族缸中的生态平衡

对于自然水域我们比较感兴趣的是表层水域.
表层水域基本上区分成流动水域(河流和小溪),静止水域(湖泊,水池,池塘)和暂时水域(大都是雨水累积而成).
我们的观赏鱼绝大多数来自流动水域,
有一些族群来自大型的湖泊(例如马拉威湖和坦噶尼喀湖),
而有一些种类消失于暂时水域(“季节鱼”).

流动水域以两种方式和地下水相连结.
在高水位季节,
表层流水会因压力而流向地下水,
在低水位时则是地下水往上流出.
永久流动水域不断的将污染的水质送走,
同时也平衡了微量元素的营养缺口.
在静止水域的形式可又不同了,
因为在此发生了许多不同的生态变化,
这在流动水域所扮演的角色却很小.
无论如何,
如果静止水域不是小到只靠雨水暂时出现的积水而已,
那么其存在几乎完全要依赖流入和流出的河流.
尤其是水族界很感兴趣的大型内陆湖泊,
受到所注入的大型河川之水质的影响,
地区性的变化之大超乎了我们的想像(马拉威湖,维多利亚湖和坦噶尼喀湖).

在水源地区由于不间断的大量水质交换,对水草和鱼类而言是很理想的条件.



水族缸,
尤其是“旧水”水族缸或者只偶尔小量换水的水族缸,
由水族科学的观点来看,
只能和数量绝少的暂时水域相提并论.
有害物质和水质污染日渐累积,
同时水中的微量元素因不间断的消耗和氧化而损失.
况且和天然水域比较起来,
水族缸的环境更加的拥挤,
所以污染和消耗的速度更快,
后果也更加严重.
除此以外,
水族缸中的鱼只大都漫无节制的过度喂食.
自然环境中完整的水域实际上所存在的生态平衡,
对水族缸而言则是视系统而定,
一个不换水或者绝少换水的水族缸是不可能达成的.

永久“换水”,某一河流水源不远处的鱼只密度稀少且水草成长茂盛.


对于一个生态平衡而言,
如果要符合这个夸张的词语的话,
就必须维持进与出从不间断的平衡.
在完整的天然环境中,
水质交换持续的进行,
因此得以达成平衡.
这样的方式在水族缸中以目前为止的常用的换水量来看,
几乎要完全投降了.
在非人为影响的天然水域中,
营养和空间的供给受到了生产者,消费者和破坏者的调节.
在水族缸则不是这样的,
初级生产者(蓝绿菌和真正的藻类)受到无情的攻击,
同时饲养者相较于自然界又将很大量的营养物质丢入水族缸.
养殖密度的自然毁灭理所当然的受到了制止,
因为我们并不饲养掠食性的种类.
相反的,
我们对于繁殖成功感到很骄傲,
并且以沉重的心情将仔代隔离.

传统使用的过滤器能否改善这个情况?
一般的过滤器除了在视觉上净化水质之外,
将日渐累积的代谢产物之氧化能力可说最强.
这些物质必须透过还原过程,植物成长(包括藻类)来去除或消耗.
然而每天都有新的代谢产物加进来,
透过植物的消耗和还原至少得和增加量相平衡才行,
在一般的环境下是不可能达成的.
有一些的确有效的特殊滤材能够去除硝酸和磷酸,
这种过滤器操作流程的缺点大都不愿多谈,
况且去除硝酸和磷酸的做法也是几乎无法取代换水的.

Ich danke Herrn Bernd Kaufmann für die Zustimmung der chinesischen Übersetzungen.

 
分享到Facebook

最新文章

技术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