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水草初學者的觀點(2)

作者:Shawn McBride
翻譯:Erich Sia


一個水草初學者觀點的那篇文章中,
我談到了自己是為何對水族造景有興趣的,
以及我最初的一些小步驟,
學習如何創造美麗的造景。
上一篇文章詳細探討了豐富可用的資訊、許多更願意與初學者分享自己知識和經驗的傑出人物,
還有一個初學者應有的合理期望。

透過閱讀和提問的過程,
我了解到自己需要獲得一些經驗,
日後才能建立起一個高科技的水族造景。
再多的知識或高科技設備也無法取代實際經驗。

踏入水族的下一個合乎邏輯做法,
就是建立一個練習或實驗缸。
我需學習如何實際去栽培水草。
在開始一個水草缸或水族造景時有個很重要的步驟,
那就是確定自己的目的。
我們究竟要達到哪種目標?
這個問題的答案能夠針對需要的設備、照明、底床、日常施肥、水草和動物,
指引出實現目標的方向。
由於實驗缸的預算有限,
我使用的是原本就有的燈具。
水草是在附近購買的,
底床和二氧化碳則是自己動手做的。
140 公升的缸子最終會變成高科技造景,
舊的 76 公升缸子就用來當作實驗水草缸。
隨著我取得更多的設備、學到更多,
並且運用知識或設備到缸子上,
實驗缸將歷經許多的改變。

自製二氧化碳系統很快地就被鋼瓶系統取代,

在諸多的抉擇當中的第一個,
就是該選用哪種底床。
我不想在這個實驗缸投入太多的資源,
因為我的許多資金將投入高科技造景所需要的設備取得上,
於是決定選用從附近水族館取得的底砂混合紅土來當作底床。
我完全不建議採用這個方法。
紅土變成泥濘、水質嚴重混濁,
而且很難做事。
儘管這種底床很差勁,
我靠著頻繁的換水讓水質變得清澈。

我所種植的少數水草品種是從家裡附近水族館買來的。
我對於水草一般所需的二氧化碳、照明和營養條件還是很天真,
並沒有根據缸子內部的條件來挑選水草。
有一部分原因是故意的,
因為我要看看哪些水草能種得很好,
哪些又種不好。
下列的水草剛開始時佔滿了我的第一缸:
大捲浪(Aponogeton ulvaceus)、阿根廷皇冠草(Echinodorus argentinensis)、迷你水蘭(Sagittaria subulata)、麥冬(Ophiopogon japonicus)、鐵皇冠(Microsorium pteropus)和水蕨(Ceratopteris thalictroides)。
在這個計畫剛開始時,
我用西肯的液肥(Seachem Flourish)當作肥料的來源,
而且沒添加任何形式的二氧化碳。
我的照明是兩盞  T12 的 18 瓦老舊燈管。
就用這樣的設缸法,
我開始追求那聽說過太多次的神秘"冒泡"。

增加 LED 光條來增強照明和水草的光合作用。

不用說,
我看到的是水草沒啥生長。
亞馬遜劍草維持著水上葉的樣子好長一段時間,
水草看起來就像是被即時凍結住的樣子。
我持續閱讀並尋找改善系同的方法,
我知道我要添加二氧化碳,
但一點也不喜歡添加戊二醛。
我決定自己建立一個發酵法的二氧化碳設備,
材料是二氧化碳風管、一公升的裝水鋁罐和一個氣泡石。
我在水罐的蓋子頂端鑽了個洞,
穿進了風管,
然後用矽膠封住。
現在回想起來,
我能確定這個系統有些問題。

舉例來說,
一公升的罐子對於我所需的二氧化碳量來說並不足夠,
況且沒法容許累積很多的酒精之前酵母就死掉了。
我用的是一般商店所購買的酵母,
香檳酒酵母其實才是最理想的。
氣泡石對於提供一個水族缸二氧化碳來說,
是效率很低的方法。
我試過很多方法來擴散二氧化碳:
把氣泡石放在水族缸背後的外掛過濾器內,
希望過濾器內的循環有助於溶解率;
我把氣泡石放在外過過濾器的給水口;
最後還放在水族缸的前面玻璃處,
希望從後方流來的過濾器水流能將氣泡壓低。
我的氣泡速率很低,
幾乎沒甚麼空氣從氣泡石慢慢冒出,
所以精確計算氣泡是不可能的。
關於這一點,
我衡量成功與否,
是觀察是否看見水草冒泡,
這是水草生長改善的證據,
然而我沒看見冒泡,
所以我就看不見改善。
冒泡通常被種水草的人當成是否有發生光合作用,
"冒泡"是氧氣的累積,
是葉片行光合作用的副產品。

二氧化碳細化器直接放在水流下方,有助於二氧化碳循環至整個水族缸。

自製二氧化碳系統對我來說是個很挫折的冒險,
最後終於放棄了。
在水族缸旁邊一打開罐子的上蓋時,
我心裡想著自己不再有任何壓力了,
大不了被酵母混合物的"霧氣"噴在身上、房間和缸子裡。
很幸運的,
打開後的味道不會太難聞,
就像是一個麵包店一樣,
但是清理起來就很麻煩了。
這個時候我已經幫高科技缸買了二氧化碳系統了,
決定將這個系統用在練習用的水族缸上,
因為我的最終目的是要用這套系統來建立一個漂亮的高科技造景。
我並沒有用直立式的擴散筒,
因為我還沒有圓桶過濾器。
我把二氧化碳鋼瓶系統連接到氣泡石上,
並且看到二氧化碳氣泡終於令人很滿足的爆炸式的發射出來。

幾天以後我又疑惑了,
為何我看不到缸子裡的冒泡景象。
我已經用了二氧化碳鋼瓶系統了。
我開始尋找缺乏生長和生產的其他原因。
第一個想到的是照明不足。
我不想花錢買新的燈具,
因為我還在摸索自己的高科技水族缸需要哪種照明。
順便一提的是,
這個過程花了好幾個月才定案。
我決定增加另一組裝了新燈管的舊燈具。
我增加了一盞 18 瓦 6500K 晝光色的 T12 燈管。
還是沒冒泡,
現在是怎樣?


我最近收到了我為高科技缸所訂購的黑土,
在設置好水族缸最初的硬景觀以後,
我決定把剩下的黑土用在實驗缸內。
移除水草並不困難,
而且在進行時我發現了更多成長不良的證據。
許多水草的根系結構在兩個月後依舊受限。
大浪草幾乎沒從球莖上成長,
維持著當初我買回來的樣子。
移除骯髒的底砂和紅土又是另一個故事,
但是很快就完成了,
然後黑土和從 Aqua Forest 買回來的整組青龍石一起放入。
我也增添了印度小圓葉(Rotala indica)、綠菊花(Cabomba caroliniana)和牛毛氈(Eleocharis acicularis)。
我對自己的第一個水草缸感到很驕傲,
看起來就像是個水草缸該有的樣子,
可是冒泡依舊對我避而不見。

我回到了照明的議題,
在聽過了許多有關 T5 照明的需要性後,
我並不打算購買 T5 燈具,
而是另尋增加照明的便宜方法。
就在研究高科技缸的照明系統時,
我發現了 LED 照明以及在水族缸內水草種植的可能應用。
燈具本身非常的昂貴,
可是 LED 照明本身並沒有其他的形式。

在增強照明和增加二氧化碳兩個星期後的生長狀況。

我在 Ebay 上搜尋並且發現了一個 LED 燈條,
而且宣稱有相當於 150 瓦的輸出功率。
由於很便宜,
所以我就買了。
當這個 LED 燈條放在缸子上點亮後,
差異之大令人很吃驚。
缸子看起來更亮了,
當然也比昏暗的螢光燈管更接近白天的亮度。

就像大部分的新手且對於增強照明的經驗有限,
我很快地就發現我是種藻類的效率相當好,
而不是水草。
綠斑藻、剛毛藻和黑毛藻在水族缸佔據了主導地位。
由於已經有廣泛的閱讀,
我預期爆藻有一部分原因是自己的水草缸經驗不足。
記得有很多文章和其他人的建議提及照明、二氧化碳和營養的關係。
我開始思索如何解決自己的藻類的問題。
Tom Barr 強調營養並不會造成藻類問題,
大部分的藻類問題是因二氧化碳不當使用造成的(不論是不穩定或濃度不足)。
他也是諸多"知道實情"的低光量擁護者之一,
而不是常聽聞的每公升幾瓦的經驗法則。


我不相信我的問題是照明問題,
因為我先前沒有藻類問題而且水草也沒成長,
所以我查看了另兩個來源:
二氧化碳不足或營養不良。
由於已經添加了 ADA 的黑土,
裡面含有豐富的營養。
我傾向以二氧化碳當作對付爆藻的手段。
很清楚的,
氣泡石是不妥當的。
氣泡太大顆了,
無法有效的溶解,
或者提供水草穩定的二氧化碳霧氣。
我把氣泡石給拆掉了,
然後買了個 DoAqua 的細化器,
後來增加了一組圓桶過濾器來改善水流。

很多人用滴液測試來監控二氧化碳濃度,
可是在這個缸子我不要依靠任何設備,
因為我要學會看魚隻的行為和水草的生長,
這兩個能夠提供我二氧化碳是否恰當的線索。


我從觀察魚隻的緊迫狀態來調整二氧化碳,
過程很緩慢花了好幾天的時間。
只要我看到魚隻在水表游動並且待在那裏喘氣,
我就知道二氧化碳濃度到了緊迫的程度,
就會關閉或轉小一點。
我最初設定在每秒鐘兩顆氣泡,
將自己的二氧化碳設定在點燈前半個小時開啟,
然後在熄燈前一個小時關閉。
最後我看到了藻類開始消退。
缸子內唯一的食藻動物是一尾小精靈,
所以這個結果是改善水流和二氧化碳分布造成的。
我也開始看見穩定的水草冒泡。
一個有效的二氧化碳系統,
才是我建議讀者該花的辛苦錢。
照明、底床和肥料的效果,
不如很多人所認定的那麼好。

從這個經驗所學到的一課,
我喜歡用一個簡單的比喻來形容:
光照是油門、二氧化碳是汽油而營養是空氣,
引擎如果沒有這些共同運作是不會運轉的。
沒有這些元素的適當平衡,
水草的生長就會不良,
更可能遇到的是藻類的優異生長。
這再度凸顯,
為何弱光對初學者來說是個很棒的構想。
弱光允許任何人更容易地學習管理其他層面。

第一次嘗試用沉木和岩石組合來創作造景。

實驗缸在我的學習過程中歷經了許多改變,
看到了水草來來去去、硬景觀的改變、設備的添加和移除,
藉此我開始獲得展開真正高科技水族造景所需的經驗。
然而如果我以為解決了第一次練習所遇到的問題,
就代表下次設缸可以不必奮鬥了,
那可就太天真了。
事實上還歷經了許多奮鬥,
但我因著第一個水草缸,
更加的了解所面臨的挑戰和可能的解決方法。
我們有很多人所以能持續這個嗜好,
是因為我們很享受這個過程而非最後的結果。
初學者一定要知道最後成果是如何達成的,
也要有切實際的期望,
才能步履艱難的穿越挫折。
挫折肯定是有的。

在下一篇文章中,
我將分享我的奮鬥,
以及在高科技缸所學到的教訓,
有些類似的如一般的二氧化碳、照明和營養平衡,
還有其他涉及動物方面的奮鬥,
我的頭號敵人鹿角藻、入侵的"外星"生物,
希望最後也以一個值得參加水族造景世界比賽的參賽造景來當作結尾。



全文完。
 
分享到Facebook

最新文章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