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lermo Barrientos 接受日本水族雜誌專訪


我從小就有水族缸了,
不過認真接觸"水草缸"則是約 10-12 年前開始的。
在水族造景方面我還有待磨練,
但是也「嘗試」了大概六年左右。

一般而言我喜歡小型的觀賞魚,
不過最愛的是紅連燈和某些鼠魚。
至於水草,
我喜歡所有的水草種類,
特別是椒草和小型葉的有莖水草。

我目前只有兩個水族缸:
  • 一個小型缸 50x30x30 公分(45 公升),
  • 一個大型缸 90x55x45 公分(223 公升)。

問:
你是怎麼得知 ADA 的國際水草造景大賽(IAPLC)的?

答:
我不太記得了,
不過 IAPLC 由於品質很高非常受歡迎,
而且可能是很難得到好名次,
因為有太多的參賽者和嚴謹的評審,
所以在網絡上很容易就找到相關的評論以及比賽的連結。

本文受訪主角:Guillermo Barrientos,本身是個牙醫師。


問:
當你看到自己今年的名次時,
第一個反應是甚麼?

答:
很高興,
因為這是個好名次,
不過更高興的是對於結果的分析,
我是第一個進入前 100 名的智利人,
也是今年度西班牙裔成績最好的,
同時也是中南美洲參賽者的第二佳積。

問:
請告訴我們你今年比賽的造景,
例如概念、設計、動機等等。

答:
最原始的概念只是要建構一個以智利原生水草所組成的造景,
而且是我自己採集來的水草。
至於設計的目標是要有"自然的感覺",
透過岩石、沉木和各種元素擺設所形成的不同視覺層次。

問:
請告訴我們"幕後花絮":
在創造這個造景的過程中,
有沒有遭遇到任何的困難或煩惱?
關於造景方面,
最令你感到高興的是甚麼?

答:
實際上,
這個缸子的造景沒有太大的困難。
最初的兩三個星期有極少量的常見藻類,
之後就水草成長健康,
而且整體發展良好。
不幸的是,
此缸設置時距離參賽時間只有三個月,
所以寄給 IAPLC 的照片並非成景圖。
我自己認為七個月之後寄給 AGA 的照片才是成景圖。

對我來說,
能在水族缸中看到新品種或罕見品種,
是個非常珍貴的經驗,
這一點對我"個人"的挑戰來說是很重要的。
至於造景,
我很高興這種"狂野"的感覺。
尤其是前景,
底砂上仍可見沉木和小樹枝:
這是我刻意安排出「無拘無束」的感覺。



問:
在比賽成績當中,
你的維護技巧受到了高度的肯定。
你是如何獲得這些技術的?

答:
我認為這是透過對水草缸觀察和實驗的成果。
關於一個水草缸的"健康",
最基本的是了解光照、營養和二氧化碳之間的關係。
光照刺激水草新陳代謝,
而成長需要二氧化碳和營養。
意思就是說:
光照越強就等於需要更多的二氧化碳和營養以及更快速的成長;
光照越弱就等於需要較少的二氧化碳和營養。
任何特定的短缺,
都能夠降低成果的品質。
光照和打二氧化碳兩者,
關係到水草的選擇和整體的目標。

至於造景設計,
整體平衡是個基本的觀念;
先有構想,
然後才找出合適的水草和飾物。

問:
我們看到許多種類的水草,
在佈景的組合中安置得非常的好。
關於水草安置有哪個環節,
是你最注意的地方。

答:
我試着找出和諧中帶有狂野的水草造景,
並沒有針對哪個區域特別關注。

問:
你向大家展示了非常獨具特色的岩石和沉木擺設方式.
你通常是如何找到造景材料的?
是從水族館買來的嗎?

答:
謝謝誇獎.
關於材料,
我是在休假期間直接從野外蒐集來的,
例如河川和湖泊等。
因為我注在都市裏面,
距離大自然很遙遠。



問:
你有沒有任何喜歡的水族造景師?
有的話,
請告訴我們你對這位水族造景師作品的看法。

答:
現今,
沒有任何一位"知名"的水族造景師向我們展示出美妙的造景,
所以很難選出一個來。
很顯然,
天野尚的作品和自然風,
對我和全世界許多水族造景師都有很大的激勵.
不過智利本地一些很棒的玩家,
對我也很有啟發作用。

通常來說,
我喜歡的水族造景或陸地風景,
是精心設計過的硬景觀,
並且和健康的植物形成平衡的感覺。
硬景觀非常的重要,
因為這是一個造景的靈魂,
而水草的重要性,
則在於對色彩、對比和成長方面,
提供視覺上的作用。

問:
請告訴我們貴國水族發展的趨勢。

答:
水族休閒在智利處於擴張的狀態,
在許多的領域如海水缸或非洲生態缸,
都可找到很專精的玩家。
我個人的話只喜歡水草缸。
這個特殊領域已經經歷了大幅的發展,
因為許多新水草品種的引入,
此外水草缸相關交易的增加,
以及玩家對水草缸興趣的增多。

問:
在智利的水族界發展,
有沒有任何的困難或挫折?
例如非常難維持水族缸的理想溫度,
而且保溫的花費很昂貴;
或者水草的種類非常稀少...等等。

答:
水族造景在智利仍處於發展階段,
但過去幾年在玩家之間大受歡迎。
網絡對於這門藝術的興趣和擴散,
有者很重要的影響。

在我看來,
今天不論是設置健康的水草缸甚至認真的造景,
都沒有任何的限制了。
過去幾年來可買到的水草種類一直在增加,
要維持種植水草的理想溫度,
也都很容易辦得到。



問:
是什麼原因吸引你接觸自然風水族缸的?
在你個人的生命中,
有受到自然風水族缸的任何影響嗎?

答:
對大自然之美的着迷和自己對生物科學的傾向。
對我來說,
水草造景是藝術結合科學的一種美麗形式。
在我的日常生活當中,
放鬆和省思的一刻,
是解除壓力和煩躁的時刻。

譯註:
原文網址:acuariorosa.com/2010/02/25/entrevista-a-guillermo-barrientos-en-aquajournal/
圖文經 Acuario Rosa 站長同意翻譯使用。
 
分享到Facebook

最新文章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